60

 

  放學時間一到,紫琳就跟語娟說缺曠課紀錄有錯,要去學務處一趟,今天不能一起回家了。

  語娟不疑有他,因為紫琳常常遲到,所以有時副班長會錯記她遲到,除此之外也常常請事假或病假,因此幾乎每週都會去學務處一次。

  然而,當語娟一離開教室時,一個短髮女生卻叫住了她。

  說是依玲有話要跟她說,問她可不可以跟她去一個地方。一聽見是依玲找她,語娟也沒有猶豫,馬上就答應了。

 

  另一邊,瞞著語娟要去學務處調閱監視器的紫琳,以及被她拉著去的彥丞,則在學務處遊說主任幫忙。

  然而主任始終不願意幫忙,說這不是霸凌,也不是教室遭竊,沒必要調閱監視器。

  「現在怎麼辦?」一走出學務處,彥丞就向前方垂頭喪氣的人問。

  紫琳幽幽地嘆了一口氣,然後堅定地說,像早就想好的B計畫,「去找輔導老師幫忙吧。」

  「妳覺得有用?」

  「輔導老師人那麼好,請她幫忙去說服主任應該可以吧。而且輔導老師不就是要幫學生處理這種事。」她頭頭是道地說。

  一旁的彥丞沒有回應,只是笑了笑,還好今天他沒補習,不然今天一定會遲到,課後還要留下來繼續補考課前考……才怪,是根本就會掉頭就走!

 

  一間學校裡總有幾處隱密地。

  一排老舊的教室窗外,只有一條石磚鋪成的道路,路的兩旁種滿了花草樹木。

  一道睥睨的女聲在這幽靜的空間裡,顯得無比清亮與刺耳:

  「妳以為他真的會喜歡妳啊,要不是他甚麼都忘記了,妳根本沒機會。」

  另一個女生緊接說,聲音不如前一個高亢:「長得也沒依玲漂亮,個性又那麼安靜,怎麼可能會有男生會不喜歡依玲,而是喜歡妳這種啞巴啊。」

  又一個女生語帶嘲諷說:「我原本還以為妳只是乖乖女,沒想到妳居然會搶別人的男朋友,果然人不可貌相啊。」

  聽見一句句惡意中傷自己的話語,被女生包圍的語娟始終沒有開口說話,始終只是靜靜垂著眼眸,沒有任何表情。

  「欸,妳一定是暗中耍了甚麼手段吧?」高個子的女生問。

  過了三秒,見眼前的語娟仍然沒有說話,也沒有看她,她忍不住用力推了她的肩膀,「說話啊!妳是啞巴啊。」

  看見語娟踉蹌地退後了幾步,唯一沒開口的短髮女生這時緊張地喊:「筱萍!」似乎是在說,說傷人的話就算了,但動手就是錯的。

  「妳們……是不是誤會了甚麼。」聽見這一道靜如水的聲音,不只是罵人的三個女生,連出聲遏止的人都立時望向了語娟。

  她抬起眼,靜靜地說:「天祈他沒有喜歡我。」

  「可是,妳喜歡天祈吧?」推她的女生冷冷問,被這麼一問,語娟又再次沉默了。

  「妳明明知道他是依玲的男朋友,但卻還是喜歡他,誰都會懷疑妳吧,不然好端端的為甚麼會提分手呢?」

  「還是說,妳覺得自己的條件比依玲還要好?」

  語落,四個女生都看著她,包括──

  始終站在距離她們一公尺處,抱著胸,冷冷看著一切的依玲。

  半晌,她再度開口:「請問妳們還有其他話要說嗎?如果只是想罵我,那麼就請妳們一次罵完吧,我想早點回家。」

  「妳……」聽見那些淡然處之的話,高個女似乎氣的不知道該說什麼,只是瞪著語娟看,但忽然間又笑了。她看了一眼擺在旁邊的幾桶水,說:「妳看到那些裝滿水的水桶了嗎?」

  順著她的視線,語娟望向了水龍頭旁的幾個水桶。由於這裡種滿了花草,所以有水龍頭可以裝水澆花澆樹,不用特地去洗手台裝水。

  看著語娟這時皺了眉,染了紅髮的女生笑說:「妳覺得我們為甚麼會約妳來這個地方呢?」

  「那些水桶可是我們特地去女廁借來的喔。」高個女笑道,「不過妳只要乖乖按我們說的去做,我們不會對妳怎樣的,因為我們也不想把自己弄濕。

  「妳們……」語娟緊抓著書包的背帶,警戒地望著她們問:「要我做甚麼?」

  「道歉。」高個女加重了語氣說。見語娟露出一臉愣然,於是繼續說:「我們要妳向依玲道歉,還要答應我們不會和胡天祈在一起。」

  紅髮女生接著說:「可以做到吧?妳自己都說了胡天祈不喜歡妳,而且道歉也只要說幾句話就好了,和依玲的難過比起來根本沒甚麼。」

  見語娟遲遲沒有回應,短髮女生也誠懇地勸說:「只要妳照做,我們不會對妳怎麼樣的。」

  將目光從眼前四個女生轉到左手邊的依玲,語娟抿了抿唇,定定看著依玲問:「只要道歉就好了嗎?」

  被她的目光望住,依玲往前走了幾步,微笑道:「對,只要妳道歉,而且發誓不會和天祈在一起,我就原諒妳。」

  「好。」語娟應了一聲,然後說,「但請告訴我向妳道歉的理由。」

  「難道妳剛剛聽的還不夠清楚嗎?是妳害她和天祈分手的,這就是妳要道歉的原因!」高個女嘲諷地說,覺得她根本沒有心要道歉。

  「虧妳成績還不錯,沒想到頭腦這麼笨。」聲音較低的女生也忍不住開口說。

  看見她不是開玩笑的認真神情,依玲微微揚起笑容,望著她輕聲說:「把水桶端過來。」

  看著三個女生將兩個裝滿水的水桶端來,短髮女生再度緊張地了起來,她看向依玲慌張地說:「原本說水桶只是嚇嚇她而已吧,沒必要真的做吧。」

  「我是有答應妳們可以拿水桶嚇嚇她,但──」她轉頭朝女生笑了笑說,「沒說不可以真的做啊。」

  獨自將一個水桶端來的高個女,將水桶放到地上後,喘了幾口氣,向語娟說:「說一聲對不起不難吧?」

  其他兩個女生也放下水桶,接著說:

  「我們也不想花太多時間和妳耗,只要妳說一句對不起,答應我們不會和胡天祈在一起,我們就會放過妳。」

  「而且這裡除了我們,也沒有其他人了,妳也不必怕被誰知道。」

  面對這樣的情況,短髮女生也不趕忤逆她們,只是擔憂地看著語娟。

  氣氛逐漸變得凝重,高個女手叉著腰瞪視她,紅髮女和另一個女生則是抱胸直視她,眼神少不了對她的睥睨。

  唯獨依玲臉上仍是帶著一抹笑。

  她沒有抬高下巴,脣角微彎,但那股高傲而壓迫的女王氣勢在她身上仍舊顯露無遺,落在語娟身上的目光凜冽而無情。

  幾乎是已經到了等待的地步,每個人都在等著語娟開口。

  高大蔽天的樹,擋住了光,讓這裡佈滿了滿地森冷的陰影。

  初冬的清冷,則加重了此地的陰寒,每一口空氣都有著寒涼的冷意。每個人的視線都停在牆邊的女生身上。

  那一道淡漠的聲音,一響起,就很快地融進了周圍的冷空氣裡,彷彿沒有任何的餘音,就像清水一樣乾淨冰涼,一下就流走了,不留痕跡。

  可是──

  女生深深彎下腰的舉動,卻深深映入了每個人眼裡──

  「對不起。」

  那是在話語消散後,依舊定格的一幕畫面。

  在場沒人想到女生會彎下腰道歉,因為那份幾乎是直角的誠懇,絕不是遭人威脅後會出現的反應。

  大約五秒之久,語娟緩緩站直身子,直視著冷冷看她的依玲,靜靜地說道:「我會答應妳……」

 

  「潑。」

 

  聽見那道不帶猶豫的命令音節,語娟愣住了。

  依玲抱著胸,冷然說:「書包放下,課本濕了會讓人起疑的。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
沫晨優

∴°☆.幸福的大門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