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-真實(4) 

 

  放學時分。

  校園寧靜而冷清。

  少女走過一棟棟典雅的建築,裙襬隨著步伐輕輕搖曳。

  她停佇在一棟教學樓前,不同於方才那些華美的教學大樓,眼下這棟是無人使用的荒廢大樓。

  為何一看就知道是荒廢,是因為這裡一共有兩棟大樓,一棟是剛蓋好的教學樓,另一棟則是還沒完工的廢棄大樓,只有鋼筋水泥而已,頂多只能讓人行走,裡頭除了梁柱外幾乎空無一物。

  少女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,隨之輕瞥一眼,紙上只有一段用電腦列印的端正字體:「今天放學,後棟大樓。」

  四周吹起一了陣詭譎的秋風,少女的臉上隱約有一絲冷笑,腦後的黑髮隨風飄揚。

  她放開手中的紙張,任它隨風飄落,「羅梓月,這就是妳的把戲嗎……」

 

 

  教室裡。

  夕陽的光暈輕輕落在桌面上,翔羽闔上了書本,閉上疲憊的雙眼,接著開始收拾書包,最後順手靠上桌椅才離開教室。

  一出教室,他就聞到空氣中有一股刺鼻的香水味。

  一位散發高傲氣息的少女正經過他面前,這讓翔羽不禁疑惑出聲:「羅梓月?」

  忽然聽見自己的名字,羅梓月這時也停下腳步,朝他扭頭一看。

  「妳怎麼在這?」他皺眉問,看著距離自己沒幾步的羅梓月。

  面對這個問題,羅梓月又好笑又好氣地反問:「為甚麼我不能在這裡?」

  「妳不是應該在後棟大樓。」他記得亞依說她今天放學要和羅梓月在後棟大樓會面,所以要他一個人先回去。

  「為甚麼我要在那啊?」聽著羅梓月不以為然的聲音,翔羽不禁握緊拳頭,面露懊悔,一股不安感油然而生。

  「喂!」見他一個箭步就轉身離去,羅梓月感到更加氣憤了,耍她是不是?

 

 

  眼前的景物快速飛過身邊,少年不斷跑著,呼吸急促。

  他從口袋掏拿起對講機,一戴上便隨即喊:「楓晨!」

  不需幾秒,另一頭就傳來了楓晨低沉的聲音:「怎麼了?」

  此刻,翔羽正跑下樓梯,「亞依現在很可能有危險了。」

  「小依嗎?」一道纖細的女聲從楓晨那傳來,是憫希。

  「等一下,妳們說亞依有危險?」這次是媛心成熟的嗓音。

  翔羽正穿過一樓的川堂,雙腳依舊不停地往前跑。

  「反正你們現在立刻到後棟大樓。」語畢,他轉身跑向了操場,距離後棟大樓還有幾百公尺遠。

 

 

 

  鮮血從牆上緩緩流淌到地面,空氣中充斥著刺鼻的血腥氣味。

  亞依緊咬下脣,臂膀止不住顫抖,一股未曾有過的恐懼佔據了她全身。

  她瞪著眼前被鮮血染紅的牆壁,隨著時間流逝,那對美麗的墨綠色雙眸彷彿也逐漸被鮮血染紅了。

  她緩緩閉上眼,深吸一口氣,再度張開──

  此刻,那雙冷然的眼眸只剩下一片血紅,與往常翡翠般漂亮的瞳色截然不同。

  「誰──你究竟是誰?」她緊握拳頭,向空曠的四周大喊,指尖深深刺入了發紅的肉裡,少女冷冽的聲音裡,隱隱帶有一絲懼怕。

  「出來啊!」她轉身對著空氣大吼,現在的她已經非常確定,給她紙條的人不是羅梓月,而是這次復仇計畫的人。

  此刻,她的腦中忽然閃過了牆上那幾道鮮紅的文字。

  殺人兇手、

  惡魔、

  殺人魔、

  魔鬼、

  冷血、

  字字都那麼地清晰,那麼地令她感到恐懼。

  此時此刻,夕陽染紅了地面,讓鮮血看起來更加紅豔,刺鼻的血腥氣味不斷竄進她的嗅覺。她的腦海閃過一幕幕怵目驚心的畫面,但最後全都被血液浸染成一片血淋淋的紅。

  「八年前……」

  不知從何處傳來了一道聲音,亞依立刻繃緊了神經,細細諦聽。

  「一場原本華麗而熱鬧的宴會,不知為何,最後卻成了一樁慘不忍賭的血案,好幾十個人倒入血灘之中,可是當警方終於抵達時卻找不出兇手,最後認定是在場的賓客互相射殺對方……」

  聽著這道不知是男是女的聲音,亞依不自覺顫抖,心頭泛起一陣寒意,她很清楚這次的目標就是她。

  「但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,兇手其實是一位年僅八歲的小女孩……」

  亞依摀住雙耳,忍不住低聲吼道:「要我的命嗎?」

  「出來啊!」她死死低吼,聲音迴盪在空曠的大樓內。

  她緊咬下脣,原本鮮紅欲滴的雙脣瞬間變得蒼白而微微泛紫。

  那些藏在記憶深處的畫面越來越清晰,清晰到足以在內心形成一團巨大的黑霧,將她完全包裹。

  她想起那些人苦苦哀嚎的模樣,想起他們懼怕死亡的無助眼神,可是,她始終只回以一抹冰冷的微笑。

  砰──槍聲響起,子彈刺穿身體,鮮紅的液體汩汩流出。那些人的表情只有驚恐,彷彿看見了死神,眼睛瞪大。

  閃過腦海的那些畫面讓亞依的胸口感到一陣劇痛,她數不清在自己的槍口底下究竟死了多少人?

  是幾個人?

  幾十個人?

  還是幾百個人?

  「出來!」一想到這,她忍不住再度低吼。

  一道微弱的聲響從她的制服口袋裡傳出,她拿起對講機,但雙手依舊止不住顫抖。

  「亞依,妳還好吧?」是翔羽的聲音。

  她緊緊抿著脣。

  「小依,我們快到後棟教室了!」這次是憫希急促的聲音,應該是在跑來的路上了。

  亞依望著眼前鮮紅的牆壁,目光冰冷,一語不發。

  「妳聽到了嗎,亞依?」這次是楓晨。

  她不自覺咬破了下脣,蒼白的嘴角此時正流出一道鮮澀的血。

  「你們都不要來……」驀地,她開口,恬淡的聲音裡不見任何一絲感情。

  「為甚麼小依?」憫希緊張地問。

  「我說你們都不要來。」她再度重複,嘴角的鮮血順著下巴緩緩流下,她的視線依舊停在牆上。

  「為甚麼亞依!」這次是媛心。

  她的眼底彷若有一道赤紅的烈火在燃燒,但語氣依舊平靜如水:「你們會死的……」

  而這道堅忍的語氣,同時也傳進了其他四個人的耳中。

  空氣中有血腥的氣味在氤氳,牆上扭曲的大字映落在少女那雙比鮮血還要赤紅的瞳眸之中。

 

  「來救妳的人……都將會……

  「死……」

 

  來救妳的人都將會死……

  她關掉通訊器,兩手垂放在身側微微晃動,最後握緊──

  「你們會死的──」

  她的指尖用力插進了早已紅腫的肉裡。

  「會死的──」幾乎是用僅存的力氣嘶吼,她無力地跪坐在血灘之中,雙手緊緊抱住頭。

  我不要……

  她緊閉雙眼。

  我不要你們為了救我而死!

  不要……

  止不住的劇烈疼痛從心臟猛烈傳來,她在內心用力嘶吼──

 

 

  我不要你們死!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