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-真實(5)

 

  「亞依!」楓晨邊跑邊向對講機呼喊,但另一頭卻始終沒有任何聲音,想必她一定是把對講機關掉了,不然怎麼會這麼安靜?

  憫希拼命往前衝,上氣不接下氣問:「小、小依……沒、沒有回應嗎?」

  「她應該是把對講機關掉了。」

  「為、為甚麼……」憫希沒有看向楓晨,像是在問自己,聲音裡有滿滿的擔憂。

  同樣設法盡快趕到的媛心,此時正坐在車內。

  冷汗從她的額頭滑下,滴落在緊握的拳頭上,剛離開學校不久就聽到亞依有危險,內心早已心急如焚,沒有一刻靜得下來。

  「還沒到嗎?」她瞪視著前頭的司機問。

  看見她臉上焦急的表情,司機緊握方向盤,將油門踩到最底。

  「小姐,這已經是最快的速度了。」司機面露深深的無奈,同時將方向盤往右轉,差一點就要撞上對面的來車,不禁倒抽了一口氣。

  「再快一點、再快!」

  「小姐……」他欲言又止,模樣為難。

  「再快!」

 

  亞依感覺自己的視線越來越模糊了,不知何時,這裡已是濃煙瀰漫,血腥的氣味全被嗆鼻的濃煙蓋過了。

  「咳、咳……」亞依難受地捂著口鼻,嗆鼻的黑煙竄進她的呼吸道,她吃力地睜開雙眼,想認清周圍,好找到剛剛上來的樓梯。那一雙血紅的瞳眸,此時也已變回了原本的墨綠色。

  「咳、咳……」空氣逐漸變得炙熱,她依舊不斷咳嗽,早已分不清方向了。

  然而,最令她疑惑的,卻並非這些濃煙,而是為甚麼那個人會知道她最大的弱點?

  難道這只是巧合,那這也太巧了吧?殺人的方法有好幾種,卻偏偏選中最令她懼怕的一種。

  看著眼前不斷竄燒的火舌,她想起自己小時候差點葬身火場,而將她獨自丟在火場的那個人,不是別人,正是自己最敬愛的父親。

  為了讓她變得堅強,在任何環境下都能生存,父親不顧她的死活,將她獨自丟在了火場。

  「父、父親……」小女孩忍著嗆鼻的濃煙哭喊。

  當年的她在火場竭盡所有力氣不斷呼喊,卻始終沒有任何人出現,沒有……任何人……

  沒有……

  熊熊的火海中,沒有半個人出現,始終只有一團烈火包圍著她。嗆鼻的濃煙幾乎要奪走了她的意識,那時的她以為自己真的要死了。

  但最後,她……奇蹟似的生還了,可這卻也成為了她最致命的弱點。

  當年獨自一人深陷火海,那種瀕臨死亡的恐懼,成了她一輩子都無法忘懷的童年陰影。

  但這件事除了她自己以外,是不可能有其他人知道的!

  她把自己的弱點隱藏得很好不是嗎,就連父親都沒發現啊?

  「砰!」不知從何處,一發子彈忽然射穿了濃煙,筆直向她射來。

  「砰砰砰!」她轉身,蹲下,一手掩著口鼻,一手撐著地板做閃躲動作,好躲避來自四面方八的子彈。

  「砰!」她看不清敵人的身影,只能忍著濃濃黑煙,靠著聽覺閃躲那一發發足以置她於死地的子彈。

 

  一棟荒廢破爛的大樓,此時正竄出陣陣濃煙。

  整棟大樓幾乎成了一片火海,光是站在遠處就能讓人感到全身發熱,不敢想像此刻待在裡頭的人,正究竟承受著多大的痛苦?

  「呼、呼……」翔羽撫著自己起伏不定的胸口,大口大口喘氣,原本就因狂奔而汗流浹背的他,此刻站在燃燒的大樓前,更是不斷冒汗。

  「翔羽!」憫希和楓晨此時也趕到了,落進他們眼中的,除了翔羽不斷起伏的肩膀外,就是眼前那一片烈焰冲天的火海。

  這一刻,他們都愣住了。

  烈火比四周的楓樹都要火紅,也比夕陽的光輝還要刺目,彷彿世上所有事物都比不上這場大火更加令人驚心動魄。

  憫希緊抿下脣,直視著前方的大樓,汗水從她的額頭緩緩滴下,一滴,兩滴……

  「小依……在裡面吧?」她輕道,語氣顫抖。隨後就見她握緊雙手,毫不猶豫衝進了火海!

  「林憫希!」看著她想也不想就衝進火海,楓晨忍不住大吼,但她像是沒聽見似的,只是不斷地往前跑。

  「那個笨蛋……」楓晨咒罵幾聲,隨後也跑進了火場。

  看著他們接連衝進火場,翔羽的雙腳仍固定在原地,但心跳已經比剛剛要平緩了許多。

  他屏氣,接著緩緩吐氣,最後轉身離開。

  他不能愣在這裡甚麼事也不做,但也不能就那樣冒然衝進火場,可是一定要想辦法阻止這場大火繼續延燒。

 

 

  最好的方法就是──

 

  找人幫忙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
沫晨優

∴°☆.幸福的大門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