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 


  在人們記憶裡總是那麼耀眼、鮮明的夏天,卻往往是最靜默的一個季節。

  因為它總會在不知不覺中,就失去了溫度。

 

 

01

 


  夏日明亮的氣息泡脹了整間教室。

  今天是新生訓練的日子。

  教室門口,陽光明媚而耀眼,男生和女生的突兀出現,立刻拉去了不少學生的注意。

  順著學生們飄移的目光,講台上的女老師很快就注意到了他們兩人,比對了眼手中的點名單,她親切問道:「你們是胡天祈和葉依玲同學吧?」

  「對。」名叫天祈的男生尷尬地撓了撓頭,「抱歉,我們剛才迷路了,找不到教室。」

  拿起筆,女老師在點名單上畫了兩個紅圈,接著向他們揚起一臉和藹的笑容:「這是學校發放的資料和繳費單,你們倆隨便找位子坐下吧。」

  接過遞給自己的資料和繳費單,他們齊聲向老師說了謝謝,就轉身朝講台底下的座位走去。

  此刻,教室裡只剩三個分散的空位。

  依玲選了最靠近自己的前排位子,天祈則繼續往教室後方走去。

  明亮的塵埃在空中靜靜懸浮,盈滿夏日味道的教室裡,天祈的腳步聲細碎而不可聞,然而,卻好像能驚動塵埃似的,如同連鎖效應般地,牽起了一股久違的觸動……

  靠牆的空位子,它的旁邊,一位女生低垂著頭,但卻在他朝這步來時抬起了眼臉。

  陽光耀目。

  時光的洪流彷若將過去推移到了現在。

  他望見了她……

  她看見了他……

  他們的目光相撞,接著,靜靜交會在空中。

  這一幕,兩人的剪影如同電影定格的畫面,光點在碰到他們清秀的臉龐時,全化成了毛絨絨的金邊。

  

  也不知多久,或許僅是不到一秒的短暫片刻,男生別過了視線,走向旁邊空著的座位,拉開椅子放下書包,椅子摩擦地板的聲響也就這麼將女生的思緒從恍惚中拉回,就在他坐下的同時,她速迅低下了頭。

  無聲而不著痕跡,教室裡又再度只剩女老師的說話聲,男生與女生,隔著僅能容下一個人通過的走道,不再有任何的交集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

  笑聲喧鬧。

  光的粒子充斥了整個空間,樓梯口,一群小孩子無憂無慮地你追我跑,絲毫不忌諱等會若是不小心跌倒的危險。

  然而,嬉笑聲卻在瞬間就消失無蹤了,彷彿被倏然吸走似的,竟一滴都不剩。

  一名短髮女孩跌坐在其中一格的階梯上頭,前面的孩童全都轉過頭來,將視線落定在她身上,可是,當抬起小臉,女孩以為會很刺眼的陽光卻完全沒有落在自己身上。

  而是被一個人擋去了。

  男孩完全佔據了她的視界。

  「語娟,妳沒事吧?」蹲下身,男孩露出一臉擔憂,女孩恰巧看見那雙澄澈的瞳孔裡正映有一張恍惚的小臉。

  望見瞳孔裡的自己,女孩點了點頭,輕聲道:「沒事……」

  陽光依然沒灑落她身上,男孩站了起來,旋過身,面向前頭那群小男生和小女生們,男孩的背影被包圍在晃眼刺目的雪白亮光中,著實令抬眼直視他的女孩有些睜不開雙目。

  「你們看語娟跌倒了啦!」男孩大聲地斥責,此刻,就算女孩仍跌落在他身後,也聽得出男孩的語氣有些憤怒。

  只見男孩轉回身子,他的臉被陽光照得一邊陰暗、一邊明亮:「對不起啦,語娟……下次我不會再找妳來玩了。」

  然而望著他雙手合十的樣子,聽著他滿溢歉疚的聲音,女孩竟有些發懵,最後,僅勉強擠出了一句:

  「沒關係啦……」

  如同天空中的浮雲,淡淡的,毫無重量的,沒關係啦……

 

 

    ※ ※ ※

 

 

  正午。

  烈日當空。

  充滿熱度的光線打照,教室裡,電風扇發出嘈雜的聲響,稍稍攪散了些煩躁與悶熱。

 

  剛上完體育課的學生各個汗流浹背,不少人的臉頰也因此有了顯而易見的通紅。此時,有人拿著毛巾擦汗、有人猛灌開水、也有人已打好了飯,準備填飽運動完後飢餓的肚子,剩下的人則是早早就衝去合作社買午餐或飲料。 

  

  「各位!飲料來了喔──」清亮的呼喊聲如一泓清涼的流水,依玲興高采烈領著天祈走了進來。

  不少男生頓時也紛紛起身迎接,只見天祈雙手提著一個大紙箱,接著「碰」一聲豪爽的將箱子擺上講桌,喊道:「剛剛贏球的人趕快來拿吧,數量有限,要拿要快!」

   

  眾男生們興奮地低頭一望,紙箱中有綠茶、紅茶和舒跑等各式飲料,其中一個男生率先選了一瓶舒跑:「你哪來的箱子啊?」

  「合作社阿姨給我的,一看到我這種大客戶,她整個人都變了呢!」

  一群和依玲蠻要好的女生也開始往講桌這邊移動。

  「這一箱多少錢啊?」

  「我猜至少也要三百吧。」

  依玲瞇起雙眼答道:「錯,是四百。」。

  「四百?天祈也太大方了吧。」

  「誰教他要說大話,說什麼自己一定會贏。」依玲翻了翻白眼,再度向女生們揚起笑容,「我有叫天祈買妳們的份,趕快拿吧!」

  聽到這句話,那群女生的眼睛全亮了起來,向依玲投以感謝的眼神。

  「有男朋友的人就是不一樣,讓我們都沾到光了呢!」

  忽然,天祈面向那群女生,露出了一臉哀怨和無奈:「是佔到便宜吧。」 

  「哈哈!說得對!」

  氣氛很快就變得熱鬧非凡,以天祈和依玲為中心的男生和女生全笑了起來。然而,相對於講台那的歡樂,教室裡仍有大半學生是安分守己的在位子上吃著便當,至少,語娟和紫琳就是其二。

  紫琳搬了一張椅子到語娟的桌旁,若說國中和國小最大的差別,莫過於導師不再如影隨形的坐在教室後方,至少看看講台那的一群人,就知道午餐時間變得多麼自在。  

    

  「語娟。」望著講台上和樂融融的景象,紫琳問,「妳覺得天祈和依玲兩人配嗎?」      

  儘管問題隨意得毫無它意,卻也促使了語娟順著紫琳方才停留的視線抬頭一望。

  世上總有這麼一類人,無需光線反射,自身就能散發光亮,如同太陽般刺目而耀眼,令人怎樣都無法忽視。至少,開學才短短兩週,就已能看出誰是擁有這項特質的人了。

  「配的定義是什麼?」語娟笑問,表示自己毫無頭緒,就從便當盒裡夾起了青菜。

  紫琳也沒打算多作解釋,逕自往下說:「不覺得依玲和天祈站在一起一樣高嗎?」

  吃完那口青菜,語娟道:「妳是想說男生應該要高一點嗎?」

  「也不是這樣說啦,只是覺得依玲太漂亮,雖然天祈也長得不錯,但他們兩個人站在一起,就感覺少了點什麼。」說完,紫琳就吃下了便當盒裡最後一口飯。

  但,語娟的視線卻不禁再次落入了前方。

  天祈和依玲打新生訓練的那天,就是以突兀並且吸引眾人目光的方式出現。

  外向開朗的葉依玲,她甜美的外貌是語娟目前為止在同年紀的女生中,最令她難忘的一個,這樣亮麗的女生無非就是受歡迎的典型。

  愛說笑的胡天祈雖和其他男生相比並不高,但他獨有的陽光氣息以及待人超好的個性,也總讓他每次都站在大家視野中最明顯的位置。

  也因兩人是如此顯眼,同進同出的畫面早已是常態,甚至還成了同學們對他們倆最早的認知,所以當他們大方承認是男女朋友時,同學們都不意外,反倒對開學兩週就傳出有班對這類的事感到特別。

  但最大的影響還是,在這個一開學就有靈魂人物的班上,理所當然也就少了該有的害羞,沒幾天就熱絡起來,不見半點疏離感。

  這點,連班導都感到十分意外。

 

 

    

  

 

 

 

 

  《羽憶》/待續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
沫晨優

∴°☆.幸福的大門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