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1

 

  「依玲……」短髮女孩也嚇到了,沒想到依玲真的會這麼做。

  但其他三個女生好像早就知道依玲會這麼說了。

  紅髮女生將她右肩的背帶用力往右拉,待背包碰地一聲落入了草地,就使力將語娟拉出背帶圍出的圈,完全不讓語娟有時間反應,更別說逃了。

  一被拉離開書包,冰冷的自來水就潑了上來。當語娟回過神時,瀏海正滴下一顆又一顆水珠,寒意立時襲上了全身,讓她忍不住直發顫。

   「外套。」依玲再度冷然地喊,接著一個女生就拉開她的拉鍊,另一個人女生直接拉走她身上的外套。

  過程中,語娟絲毫沒有抵抗,直接跌倒在地上。此刻,除了冷,她再也感受不到其他事物了。

  她想不明白她剛剛說錯了甚麼?

  她明明照她們說的做了,她是真心想和依玲道歉,那怕她們沒有威脅她,她也一直希望有機會能向依玲道歉。

  她知道依玲很討厭她,因為她的關係,害天祈失去了曾和她在一起的回憶,害她最愛的人再也不記得她了。

  她為天祈付出的一切,喜歡他的程度,流下的眼淚,一定比她還要多出好幾倍,也才會那麼討厭她,那麼地心痛。所以她一直都對依玲非常歉疚,從來也沒想過要從她的身邊搶過天祈,因為她很清楚,如果真的要比,她絕對比不上依玲。

  經過兩桶水的洗禮,語娟幾乎全身都濕了。

  冰冷的水,凜冽的空氣,讓她只能緊緊抱住身體才能止住顫抖。

  看著狼狽地跌在地上的語娟,依玲的目光依然冷漠。她走到她的前方,居高臨下地說:「我說過吧,我最討厭的就是妳這種女生了。」

  「自以為善良,把所有的錯都攬在自己身上。妳真以為妳是天使下凡?有必須為人服務的使命。」

  「妳大可正大光明的搶走一切,而不是唯唯諾諾的甚麼都不敢說,每次看到妳那個樣子就讓我厭惡,讓我更加討厭妳。」

  「妳覺得妳現在很可憐,我很可惡對吧?但妳知道甚麼更可惡嗎?」

  「同情別人才是更可惡的,那種自以為憐憫善良,一副假好心的樣子,才是最可惡的。妳的善良與懦弱,就是導致妳現在這麼狼狽的原因。」

  從頭到尾,依玲都是以一副冷然的口氣說道。半晌,見語娟始終低著頭,也不知到底有沒有聽進去,依玲似乎也不想再說了,一個轉身,就準備離開。

  女生們見依玲要走了,也紛紛跟上,但──

  「對不起……」

  忽然冒出的微弱聲聲,還是讓每個人頓時停下了腳步,四個女生忍不住轉頭看了眼全身濕透的語娟。溼答答的瀏海擋住了她低垂的臉,沒人看得清她此刻的表情。

  她的脖子默然地微微動了下,瀏海底下的視線似乎停在了依玲的背影上。她苦澀地說:「妳討厭我也好,恨我也好,但我還是想跟妳說對不起,真的……」

  「很對不起。」

  女生們這時似乎都流露了一絲歉疚,唯有依玲始終面向前方,完全沒打算轉頭,只是淡淡地命令道:「走吧。」

  見依玲再度邁開腳步的孤傲背影,女生們雖然都猶豫了會,但還是跟在她身後離開了。

  待她們都走了以後,語娟才慢慢站了起來,試著拍掉運動褲上的泥土和灰塵,一下子,手就沾滿了泥濘,而褲子上依舊有一片汙漬。

  她就走到牆邊的水龍頭旁,把手洗乾淨後,再洗掉身上的泥濘。反正都濕了,再溼一次也沒差。

  一片靜謐中。

  水龍頭嘩啦啦地流下清水。

  將身上的泥濘都洗乾淨後,語娟便蹲在水龍頭前方,發愣似地望著源源不斷的清水。她抹掉從瀏海滴到臉上的水珠後,就將頭慢慢地埋進雙手和大腿裡。

  『我最討厭像妳這種乖乖牌的女生,總是裝作一副處處為人著想的樣子,看起來天真又善良,也從來也不會耍任性或生氣,真的很假。』  

  感受到眼裡有溫熱的液體,她緊緊抿著脣,緊緊地上了眼。

 

  『要不是妳那個吊飾掉了,天祈也不會發生車禍,也不會到現在都還昏迷不醒。一切都是因為妳!如果沒有妳,天祈就不會發生意外。』

  『都是妳──是妳害天祈變成這樣的!』

 

  她吸了吸鼻子,可是卻好像吸到了水,她抬起頭,忍不住開始咳嗽。

 

  『打從第一眼看見妳,我就非常討厭妳,恨不得妳永遠都不要出來在天祈面前,我多麼希今天發生車禍的人是妳!而不是天祈!』

 

  似乎被水嗆到了,她咳得越來越劇烈,兩隻手死死地抓著不斷顫抖的臂膀,手上發白的骨節宛如在顫動著。

  她的耳邊只聽得見水聲與劇烈的咳嗽聲

 

  『妳覺得妳現在很可憐,我很可惡對吧?但妳知道甚麼更可惡嗎?』

  『同情別人才是更可惡的,那種自以為憐憫善良,一副假好心的樣子,才是最可惡的。妳的善良與懦弱,就是導致妳現在這麼狼狽的原因。』

 

  咳嗽聲伴隨抽咽聲,但她依舊緊緊地閉著眼,彷彿是在害怕,害怕睜開後所看見的一切。

  可是──

 

  『所以語娟妳的存在對我很重要,因為妳的存在,證明了我曾經擁有過的時間。』

 

  那些溫暖人心的字句與畫面,卻在此刻湧現心底,蓋過了方才所有的聲音。

  男孩的耀眼而明亮的笑容,清朗而溫暖的聲音,是那麼地真實,宛如只要睜開眼,他就會出現似的──

 

  『語娟──』

 

  睜開眼──

  布滿眼眶的熱淚,終於一顆接一顆頻頻滑下,在她的臉上形成兩道清淚。可是,她的眼前卻是一片模糊,甚麼也看不見,甚麼也看不清,只能感受到自來水冰冷的氣息。

  她再度閉上眼──

  開始哭──

  哭聲壓抑而悲傷,彷彿害怕驚動甚麼似的,她再度把頭埋在雙手中,只讓啜泣聲隱隱傳出。

 

  忽然──

 

  「那個……」

  聞見一道怯懦的聲音響起,她抬起臉,開始擦掉臉上的眼淚,就見有一個紙袋遞到了她面前,再仰起頭,就看見方才的短髮女生拿著她丟在地上的書包和外套,對她歉疚地說:

  「不介意的話,換上這套乾淨的運動衣吧。」

  見語娟沒有反應,她繼續說:「很抱歉對妳做了這樣的事,妳一定很生氣吧。但現在天氣冷了,換上乾淨的衣服回家吧,不然會感冒的。衣服等洗好再還給我就可以了。」

  她慢慢地站了起來,感謝地說:「謝謝妳。」

  「不會。」她笑道,同時將紙袋,以及外套和書包一起遞給了語娟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
沫晨優

∴°☆.幸福的大門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