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

 

  「我答應過涵真,一輩子都不會告訴天祈真相,她永遠都是他唯一的媽媽。對我而言,只要天祈能快快樂樂的長大成人,我就心滿意足了。」

  語畢,采靜輕輕地笑了,那抹笑平靜而哀傷,無聲無息。

  重頭到尾語娟都沒有說話,只是靜靜聽著她娓娓道來過去的事情。良久,才終於劃開沉默,緩緩說:「可是……天祈以前是叫您媽媽吧?」

  抬起眼,采靜正好對上她那一雙帶笑的目光。

  「因為每當他喊您阿姨時,您的臉上總是露出苦澀的笑容。我想,如果天祈沒有失去記憶,他一定會喊您媽媽的。」

  「妳真是個敏銳的孩子啊。」她笑了笑,憶道:「雖然天祈一開始很不想叫我媽媽,但不知為甚麼,某一年的母親節後他就開始不再叫我阿姨。我問他為甚麼會忽然叫我媽嗎,他說同學跟他說爸爸的老婆就該叫媽媽,雖然是這樣,但那個時候我真的好高興,到現在都還忘不了他第一次喊我媽媽時的情形。」

  「伯母。」她喚,遲疑地說:「雖然這只是我的猜測,但我覺得他會喊您媽媽,也許是已經知道了阿姨您就是他真正的媽媽也說不定。」

  聞言,她微微愣了下,但很快又笑了:「妳在說甚麼呢,除非去驗DNA,不然所有證據都只能證明涵真才是他的生母。」

  思考了會,語娟再度說:「也許是您說話的語氣,又或者是某些有深意的話,讓天祈判斷出您就是他的媽媽,只是那需要時間互相印證。小孩子也許不懂,但不代表不會記得大人曾經說過話,等到了可以理解的年紀,以前那些不懂的事就會忽然能理解了。」

  「而且,天祈是多麼善良的人,您應該是最清楚的。」她微笑地說,「就算他有一天真的知道了真相,也一定不會討厭您的,因為再怎麼說,您都是經歷過苦痛,才好不容易生下他的媽媽啊。」

  「妳和我們家天祈認識多久了?」她忽然問,似乎是出於好奇。

  語娟故作思考狀,良久才答:「在遇見您之前,就認識天祈了。」

  聽見這個回答,采靜笑了,直到聽完她說下一段話,她愣然,但卻也明白了方才那句話意思。

  「很抱歉……我當年並沒有把您那些話告訴天祈。」

  「甚麼……」采靜陷入疑惑了,愣愣地望著她。

  「您告訴我,您絕對不會拋下你,更不會忘記你,會永遠愛你。」

  采靜傻住了,隨之開始翻找著過去回憶,漸漸覺得這樣的事情應該是不可能發生的。

  她再度打量眼前的少女,顫聲問:「妳為甚麼會記得……」

  「小孩子也許很多事都不懂,但不代表不會記得大人曾經說過話,等到了可以理解的年紀,以前那些不懂的事就會忽然能理解了。」她微笑道,「不過,要不是我媽媽當時也在場,聽到了那些,事後又告訴了我兩、三次,我也不會記得的這麼清楚的。」

  見她依舊驚詫的說不出,語娟繼續說,脣角漾起一抹真摯溫煦笑意:

  「伯母,我真的很感謝妳生下了天祈。」

 

 

  「天祈──」

  此刻,大廈一樓的大門外,男生正以飛快速度跑了進去,完全沒聽見身後女生呼喊他的聲音。

  「放、放開我!我要去找他!」欲追上去的女生,感受到自己的手腕被某個力量綁住,憤怒地轉過頭。

  沈浩一手握著監聽的對講機,一手緊緊抓著依玲,沉聲道:「我帶妳去一個地方。」

  依玲一把甩開他的手,怒聲道:「不要!」

  「可以見到妳的妹妹。」

  驀地,依玲打住了腳步,愣愣地轉過頭望著沈浩。

  沈浩露出招牌的微笑,慢慢走到她旁邊,動作不疾不徐,好像連都時間慢了下來,但下一秒:

  「走吧──」

  「你、你幹嘛!」

  幾乎是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,他再次一把拉住了依玲,但這次與其說是阻止,倒不如說是霸道。不到短短三秒,一輛賓士駛來,正好停在他們前面,司機立即下車打開了車門,讓沈浩能順利把依玲丟進車內。

  再三秒過去,沈浩、依玲、賓士就都一起消失在了街口。 

  目睹了那宛如風一樣的誇張情況,留在原地的紫琳只是冷冷地向旁邊的彥丞調侃道:「看到沒,那才是真正的有錢人。」

  其實,剛才語娟和采靜阿姨對話,他們幾個在樓下全都聽見了。因為沈浩事先把一支錄音筆交給語娟,要她把與采靜阿姨對話錄下來,但沒有對語娟說那支錄音筆其實還有監聽的功能。

  「我……我太混亂了。」彥丞抱著頭,愣道。

  但紫琳只是無奈地笑了,果然,和沈浩扯上就是會遇上這種麻煩事……

  「你……」忽地,紫琳看向已經思考差不多的彥丞,小心翼翼地問:「你不會好奇語娟為甚麼會這麼做嗎?」

  再度陷入深思的彥丞,過了半晌,才答:「是有點驚訝,語娟居然會這麼勇敢。不過這也是當然吧。

  忽地,他淡淡地笑了:「因為是喜歡的人的事啊。」

  一聽,紫琳呆滯了會,搜尋他方才說過的字彙,才愣愣問:「喜歡的人……你知道語娟喜歡的人是誰?」

  「早就知道了好不好。」

  「什麼時候……你是怎麼知道語娟喜歡天祈的?」

 

 

  「妳喜歡我們家天祈嗎?」看著正在玄關穿鞋的語捐,采靜倚著牆笑問,就見語娟立刻紅了臉,完全亂了陣腳,只是趕緊穿好鞋。

  待她終於站起來,采靜再度問了一次:「很喜歡囉?」

  「……嗯。」她羞澀地點了下頭,緊張地說:「很喜歡。」兩抹紅暈染在她雪白的肌膚上,煞是可愛。

  為她打開大門後,采靜再次笑了,說:「那小子現在的戀愛學分完全歸零了,很辛苦吧。」

  語娟立刻搖了搖頭,「不會。」隨之淡淡一笑說:「因為我就喜歡他現在這個樣子。」

  采靜忍不住笑出聲,但同時也感到很一陣欣慰。

  「知道怎麼下去嗎?」

  「知道,也謝謝伯母願意告訴我這些。」

  她說,同時面向采靜,深深一鞠躬。

 

 

  向告別采靜後,語娟就往電梯處走,按下電梯鈕。然而,門一開,出現的人卻讓她愣住了,但她很快就回過神說:「我有東西忘在你家了,所以回來拿。」

  一打開電梯門就看見語娟,天祈也很驚訝,走出電梯,連忙笑了笑。

  就在這尷尬的情況下,語娟也緩緩移動到電梯裡,但才剛踏進一步,天祈卻拉住了她的手。而她的腳立刻收了回來,電梯門隨之關上。

  「剛剛……妳們的對話我都聽見了。」他說,同時鬆開了語娟的手。

  「你在說甚麼啊?」語娟傻笑。

  「沈浩有一個對講機,我從對講機裡面聽見妳和采靜阿姨的對話。」

  沈浩只告訴她可以錄音,錄下來比較保險,完全沒提到可以監聽啊!

  「對不起天祈,我不是……不是不想告訴你,只是……」語娟慌了,她完全沒想到天祈會聽見所有對話。

  「沒關係,沈浩都告訴我了。」天祈笑道,「因為語娟妳本來就沒有義務告訴我呀。反而是我要謝謝妳呢。」

  看著那張一如既往洋溢著溫暖的笑容,語娟抿了抿脣,猶豫了下說:「你告訴過我,我曾經跟你說過,為了所愛的人要變得的堅強,所以不能流淚,不能讓那些人擔心。」

  「我說,那是我不能哭的原因。」她抬頭望著他,露出了一絲笑容,「可是,我有時候覺得那樣很累。」

  無奈的笑容。

  「因為一直忍著不要流淚,一直忍著不發出哭聲,等到真正難過到忍不住時候,胸口會非常非常痛,痛到根本不知道為甚麼會這麼痛,眼淚好像怎麼止都止不住,就算不再哭了,但一想起來就又會哭,又會止不住。」

  「語娟……妳遇到了很難過的事嗎?」

  她輕輕搖了搖頭,深吸了一口氣說:「眼淚是藏不住的。應該說……不可能永遠都藏得住。」

  「我以為有些事沒甚麼大不了,忍一忍就過了。我以為自己可以很堅強,不讓家人擔心,卻沒想到強顏歡笑反而更讓人擔心。」

 

  天祈出車禍後,她哭了很多天,幾乎把過去幾年份的眼淚都流光似的,常常讓她哭到說不出話來。為了不讓家人發現她有哭過,她試過用熱毛巾消腫。直到有天弟弟忘了敲門,闖進她的房間,一看見姊姊的眼睛紅紅,就疑惑地問:

  「妳為甚麼哭啊?」

  她沒有回答,因為她根本連好好說出一句話都不行了,只是摀著臉搖搖頭,何況她也不知道她是為了甚麼在哭,只是覺得悲傷,就忍不住哭了。

  未經世事的弟弟當然不懂,只想趕快叫爸爸媽媽來,但語娟早一步下床拉住弟弟,邊哭邊說:「不、不要……」

  「讓、讓……爸媽……知、知道……」

  「可是姊姊妳一直在哭耶?」

  「我沒事……」慢慢地,她竭盡所能夠止住抽咽,講出一句完整的話,「我只是……忽然想到難過的事……」

  見姊姊能夠好好講話,弟弟也不再追問,拿了原本要借的剪刀和膠帶,就高興地出了房間。但過不了幾天,弟弟卻在吃晚餐時說姊姊有天在哭,於是媽媽就來關心了,只是那時語娟已經不會再容易哭了,簡略地說了原因,但媽媽還是很溫柔地安慰她。

  那個時候,她才知道,原來媽媽早就知道她每晚都在哭了,只是一直在等她想說時再告訴她原因。

 

  「想笑就笑,想哭就哭,這樣每當遇到悲傷的事情才不會那麼難過,一次就只要為一件事情悲傷就好了。」語落,語娟輕吐了一口氣,但天祈好像還是不清楚她要表達的,她又思考了會,再度開口:

  「那句不要哭了,為了所愛的人要變得更堅強,只是電視劇裡的台詞,因為女主角在哭,男主角才會說這句話。因為女主角在哭,才能夠適用那句話。但當一個人還沒哭時,就算遵守了也不會變堅強,因為那句話是說給正在哭的人聽的。」

  「所以你現在沒有哭,不用遵守。」她抬頭望進他的視線,定定地說:「所以你可以哭,沒有關係。」

 

  「因為有個人,永遠會在你流淚時陪在你身邊的。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
沫晨優

∴°☆.幸福的大門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