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園隱密的一角。

  綜合大樓與學校外牆之間的一片綠地,角落圍了幾個學生,靜默聲與菸草味縈繞周圍。

  兀的,一串腳踩乾草地的簌簌聲傳來,一道微怒的女聲接著響起:「馬的原來你在這,我剛剛跑去你們班上找你,被你們班導瞪,整個超不爽的!」

  聽見這道夾雜髒話的甜膩聲音,男生連看也不看,只是默默把手中的菸熄了。反倒是和他一起躲在這抽菸的其朋友,你一言我一語,跟女生插科打諢起來。

  「找我幹嘛?」他起身問,打斷他們之間的熱絡。

  女生頂著一顆超澎的玉米鬚,髮型酷似水母,胸前垂著兩條直髮。她的雙手交叉在胸前,怒瞪他道:「你還敢問我幹嘛,整個暑假你都不接我電話,你知不知道要在不被我爸發現的情況下偷偷打給你有多難啊!」

  「我們去外面說吧。」他的語氣隱約透出一絲無奈,隨之轉身走出這塊隱密之地。

  女生不疑有他,跟在他身後。兩人在旁人熱情的目送中離開,來到與教學樓有段距離的野炊場地,除了童軍課會用使用這裡外,平時幾乎不會有人經過。

  「要不是我爸會檢查我的電腦,我一定狂密你……」女生一路在他身後碎唸。

  隨著男生停下腳步,女生的抱怨才隨著腳步同時打住。

  男生驀然轉過身,以毫無高低起伏的語氣望著她說:「既然這樣,我們分手吧。」

  女生先是愣了一下,隨之眨眨眼反問道:「你說甚麼?」

  「你爸媽不是不同意我們交往嗎,既然如此就只能分手了吧。」

  「你是在生我的氣嗎?」她呵呵笑出聲,接著伸手攬住他的脖頸,仰頭凝望他。

  「對不起啦,但你應該很清楚我也是不得已的啊。」柔軟的身體緊貼在他身上,嬌柔的氣息噴灑在他的耳畔,感受到男生的身子微微一震,女生微微一笑,將臉埋入他的胸膛,嗅著他制服上那一股熟悉的菸草味。

  沒想到,他卻忽然推開了自己。

  「你幹甚麼?」女生不悅地抬頭,但一見男生冷若冰霜的表情,不禁再度愣住了。

  「你真的要跟我分手?」意識到他是認真的,她先是感到一陣茫然,而後才是心慌。

  「我只是覺得這對我們都好,難道妳覺得我們可以瞞過師長,像普通情侶一樣交往,如果又被發現,妳這次又要編什麼謊去騙妳爸媽?」男生冷冷一笑。

  那笑聲令女生感到心顫。

  「……你真的要跟我分手?」她忍不住再問了一次,聲音溢滿害怕與不可置信。

  男生的面容依然冷漠,彷彿連一絲一毫的情緒都不存在臉上。

  她從來不曾看過他有如此冷漠的表情,就算有,也不會是對她。

  他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。

  「簡皓凡──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!」女生拔高聲音尖叫,拳頭的指甲深深陷進皮肉裡。

  不知是受不了這聲尖銳的叫聲,還是對女生的糾纏感到厭惡,男生無奈地輕吐一口氣:「我現在不叫這個名字了。」

  「那又怎樣,那件事鬧得這麼大,你覺得全校還會有其他男生想跟我在一起嗎,我除了你沒有別人了,你他媽怎麼可以跟我分手!」她橫眉豎目地瞪視他,眼底充斥憎恨。

  但他依舊無動於衷,表情漠然,一句:「我要說的就這些,以後沒事不要再來找我了。」再度將女生打入了傷心欲絕的境地。

  「皓凡……」女生趕忙拉住轉身的他,低喚他的聲音滿是委屈。

  兩秒過去,他總算轉回身,女生立刻揚起笑容迎接,卻發現他只是伸手將她的手從自己身上拿開。

  「我說了,我現在不叫那個名字了。」冷冷拋下這句話,男生再度轉身,邁步向前。至始至終,他的臉上都沒有半點眷戀或愧疚。

  被拋在原地的女生,呆望著眼前那抹決絕而熟悉的背影,逐漸回了神。

  倏地,一道尖銳的吼聲劃破寂靜,蓋過了男生撲簌簌的腳步聲──

  「你以為我希望事情變成現在這樣嗎,這一切明明都是你的錯,我才是受害者,多少人在背後對我指指點點,你到底曉不曉得!」女生死死望著那抹可恨的背影吼道,可眼淚卻不爭氣地掉了下來……

  這一刻,悲憤幾乎淹沒了女生的理智,她歇斯底里地大吼,叫聲淒厲刺耳。

  「不要以為換了一個名字就是另一個人了,你是簡皓凡的事實永遠也不會變,今天你有種跟我分手,我就讓所有人知道你到底有多齷齪,你又是怎麼對我的!」

  「簡皓凡──既然我得不到幸福,你也別想!」

 

 

  那是最後一次,有人喊他那個名字。

  他的復學讓班上不少人感到驚訝,但都欣然接受了他的新名字,就像是將過去連同名字一起埋葬,儘管還是十幾歲年少懵懂的年紀,卻也都心知肚明那段過去有多麼不堪入目。

  他從沒想過這是誰的錯。

  無論是最初突發奇想就做的女友,還是出於八卦把影片傳給別班的朋友,每個人最初都是無心的,純粹是好玩。

  如果說年少無知也是一種罪,那大概全世界的人都曾經犯罪過吧。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