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週後,社團活動正式開始。

  予尋最後還是決定,在社團志願表的第一欄填上「第八藝術社」,並順利入社。

  「第八藝術社」簡稱「八藝」,和大傳社有個共同點,都是與電影有關的社團,只是一個是教你欣賞別人的電影,另一個則是教你怎麼拍出自己的電影。

 

  當天八藝的社課結束後,予尋並沒有立刻回家,而是先到大傳社的社團教室,想看看那兩位可憐的小高一。 

  剛到大傳社外,站在講台上的洪孟潔就從窗外看到了她,很快走了出來。宮安生則在和指導老師說話,完全沒注意外面。

  「妳說那兩個小高一?」洪孟潔問,隨之望向教室的最前方,「就現在坐在第一排,被幾個女生包圍的那兩個。」

  予尋順著洪孟潔的視線,很快就找了到了被學姊包圍的兩個小高一。

  正好是一男一女。

  女生身材嬌小瘦弱,五官清秀,只是眼神看起來有些呆呆的,正乖巧地聽著高二學姊們說話。

  男生的個頭則十分矮小,身高可能比女生還矮,外表其貌不揚,面對一群熱情的學姊只是靦腆地笑了笑。

  「好像很怕生?」予尋說,沒見過這麼像高一的小高一。

  「是啊,希望這只是因為他們是高一,不然這種個性以後很難帶學弟妹。」洪孟潔輕嘆了一口氣,但很快又興奮開口,「不過啊,這學期轉進來的幾個高二女生有來問我們『檸檬』是誰耶!當然我和宮安生是不會說的,只回說這是大傳社的最高機密。」

  「真的嗎?」予尋露出笑容回應。

  「對啊,所以我們想妳的廣播還是有宣傳效果的,只是小高一才聽了兩次,也許他們等聽一學期之後,就會有人想轉大傳了!」

  聽著洪孟潔樂觀的預測,予尋不禁感到有些欣慰。

  「對了!」洪孟潔像想忽然甚麼似的,「還有上禮拜五的廣播,不是有個男生點歌給一個叫『陳映羽』的女生,我記得她和妳同班對吧?」

  「同班啊,而且我們兩個高一也都是戀舞社的。」予尋說,廣播播出的當天中午,她還很好奇陳映羽本人聽到廣播的反應,只是無奈她坐前排,一定要轉頭才能看見後排她的表情。

  「其實也沒甚麼,就是上星期五晚上,那個女生有來私訊大傳社的粉專,問點歌的男生是誰?」

  「那有告訴她嗎?」

  「沒有,因為當初男生私訊大傳社幫忙點歌時,就有拜託說『如果那個女生有來問是誰點的,絕對不要告訴她』。但令我意外的是,我原以為那女生聽到這個回答,會繼續懇求我告訴她,因為她當時私訊裡的語氣看起來有些急切,沒想到最後只是很乾脆地跟我聲謝謝,就沒再繼續追問了。」

  「那那個點歌的男生是誰?」

  「這就是我真正要說的。」洪孟潔露出一抹深不可測的笑容,「雖然我沒告訴那個女生,但我後來還是去看了一次點歌的男生的名字,也點進去看了下他的臉書,發現那個男生居然和妳是好友。」

  一聽見自己和那男生是好友,予尋露出意外的表情:「叫甚麼名字?」

 

 

 

  「那麼啦啦舞比賽的負責人,就決定是『陳映羽』和『劉心銘』了,沒有異議的話大家就拍手通過吧!」

  站在講台上的班長一宣布,台下立刻響起熱烈的掌聲。

  隨後,班長笑著走下講台,很高興選負責人的麻煩事一下子就解決了。

  啦啦比賽是高二的一大盛事。

  據教官說,幾乎每屆社會組的學姊在得知自己的班級並沒有獲獎後,都會立刻都淚灑現場,可見她們有多重視和認真準備這個比賽。

  理所當然,這個聽起來需要編舞的啦啦比賽,每班都會推派有舞蹈底子的人擔任負責人。

  劉心銘是班上唯一一位熱舞社的社員,很快就被大家推派出來。

  陳映羽雖然高一時是戀舞社的,但除了曾同為戀舞社的予尋外,班上幾乎沒甚麼人知道她也是舞社的。大家推派陳映羽的原因,是她開學時請了整整一個禮拜的假,與校外所屬的舞團一起到俄羅斯的國際藝術節上表演。

  所以就算她未曾在大家面前跳過舞,但光是能夠代表台灣到國外表演,大家就覺得已經夠厲害了。

  「映羽、心銘你們OK嗎,擔任啦啦的負責人?」由於推派過程僅拍手通過,並未徵詢本人意見,班導一上台便詢問兩人的意願。

  女生只是笑笑地點了點頭,虛心接受。

  男生則是直接回答了聲OK

  負責人的事也就木已成舟,因為都答應了班導了,要再反悔也很難了。

 

  此時,坐在位子上,一手撐著下巴的予尋,望著黑板上並排的兩個名字,又不禁再次想起前陣子洪孟潔告訴她的那件事……

 

  「劉心銘?」聽到點歌的那位男生的名字,予尋一臉訝異,「妳確定沒看錯?」

  「妳都這麼驚訝了,就代表你們的確認識啊,不就沒錯?」見對方鮮少如此驚愕,洪孟潔也很意外。

  「我們的確認識,而且現在同班……」

  「同班?」聽見關鍵字,洪孟潔立刻皺眉,「那不就是說,那男生、妳和陳映羽……你們三個都是七班的?」

  「對。」予尋微笑地點了下頭,決定繼續說出更出乎意料的事實,「而且那男生,也是撿到我手錶的那個男生。」

  接下來洪孟潔的反應,就如剛才聽見男生名字時的自己,同樣滿臉驚愕。

 

  『搞不好他就真的對妳有意思,所以有仔細觀察過妳啊!』

  『不過我覺得,他搞不好就真的只是在意妳啊,只是妳不知道而已。』

 

  想起洪孟潔和丁巧琦都說出相似的結論,予尋不禁會心一笑。

 

 

  『我還是覺得妳想太多了。』

 

  究竟,是誰想太多了呢? 

  黑板上的那兩個名字看起來如此和諧,並且立刻得到全班滿室熱烈掌聲,所以就算最後被誰畫出了一把愛的小傘,她也一點都不意外。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