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能使一個人持續寫著日記的原因是什麼?」

  「再怎麼親近的家人,也有不想說的話;再怎麼親密的朋友,也有不能說的事,所以那些不想說的話、不能說的事,就被我們藏在了心底,抒發成文字,也就間接讓『日記』這個東西誕生了。」

  「因為在一個人心中,有太多太多不想被別人看見的自己,有太多太多的悲傷,以及……太多太多想忘記與不想忘記的心情。」

  「你也有寫日記的習慣嗎,又為什麼想寫日記呢?」

  「接下來為大家帶來的這首歌,是一位男同學點播要送給二年七班『陳映羽』同學的歌──日本樂團『Kobukuro』的<日記>,這是一首歌詞平淡,意境卻十分溫暖甜蜜的日文歌,是男生非常喜歡的一首歌……」

  用滑鼠點下畫面上的暫停鍵。

  鬆開手中的桌上型麥克風。

  予尋歛下笑容,轉而看向站在門口的男生。

  宮安生見她錄製完畢,這才安心地邁開腳步往裡面走。剛剛一直站在外面,就是怕進來的腳步聲會被一起錄進去。

  「其實你下課再來就好,不必每次我錄音都來陪我。」予尋身子向後轉,微笑說,同時也注意到了他的手上拿著一張紙。

  男生似乎知道,只是自顧往下說:「我剛剛去教務處拿了這學期大傳社的社員名單。」

  「是你手上現在拿的那張嗎?」予尋睜著好奇的大眼,視線從白紙上移向一臉愁容的宮安生,「大傳社這學期收到幾個高一啊?」

  察覺到男生全身散發著低沉的氣場,也不像平日會向她打招呼,予尋多少也預測到了人數可能很少……

  但就是沒想到……

 

 

 

  「只有兩個!」

  站在走廊上的洪孟潔顧不得周圍往來的學生,一聽見實際數字,立刻驚詫地喊:「我們只有收到兩個小高一而已!」

  從音樂教室回來的路上時,予尋碰巧遇見要去上洗手間的洪孟潔,就順便告訴她這件事,因為宮安生不想被洪孟潔罵是「無能的社長」,就將此重責大任交給了她。

  這樣當洪孟潔之後遇見宮安生時,情緒應該也就不會這麼激動了。

  「妳在跟我開玩笑嗎?這屆高一大概有五百人,大傳社只收到兩個高一?」洪孟潔不可置信地說,幸好她的聲音比起一般女生較為低沉,吼叫起來不至於尖銳刺耳。

  「但……好消息是,高二有八個人轉進大傳社耶!」予尋揚起笑容說,希望讓這個消息聽起來更加美好。

  不過洪孟潔也算是個理性的人,再怎麼激動也能冷靜衡量利弊。「那麼多高二是有屁用啊!我寧可用十個高二,去換一個小高一!就算收到五十個高二,但只有兩個高一,根本也不夠明年接替幹部啊!」

  「為什麼別校的大傳社都可以爆社,我們就只收到兩個啊!」洪孟潔忽然悲從中來,「我們那屆都還有二十個人選大傳社……為甚麼這屆學弟妹就這麼少人對大傳社感興趣啊?」

  「難道是要我們高二通通留級,繼續連任幹部來陪高一嗎?」

  聽著洪孟潔越來越悲悽的聲音,予尋自己也很失落,一直在想是不是那天迎新表演得不夠好?所以小高一才會對大傳社不感興趣,對此感到非常自責,只是沒有表現出來而已。

  半分鐘後,總算恢復平靜的洪孟潔,幽幽地嘆了一口氣:「那就只能看下學期會不會有小高一轉入大傳社了,如果最後還是只有兩個人,就真的要倒社了……」

  「最好不要到最後,連那兩個小高一都決定轉走了,到最後連一個小高一都沒有,就真的是名副其實的倒社了……」語畢,洪孟潔冷冷一笑,那笑容著實讓人心涼,甚至覺得可怕。

  於是,在將這件事告訴洪孟潔後,予尋感到更加沮喪了。

  更別說當回到教室,聽到班上其他社團的幹部在炫耀自己的社團人數爆社,坐在位子上予尋內心更是五味雜陳。

  說不出是羨慕,忌妒,還是難過?

  不過,比起大傳社可能會倒社,她內心其實更同情那兩位小高一。

  當他們知道整個高一就只有他們兩個選了大傳社,肯定很錯愕,也很後悔吧?

  後悔──

  怎麼會選上一間可能會倒的社團?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