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

 

思念會不會也有時差的問題 

我不想放棄卻又害怕你忘記 

擁抱的溫度我無法裝在行李 

 

只好讓天空代替 

 

──王藍茵<乘風>

 

 

相片1533

71

 

  機場裡。

  男生背著一個後背包,手拉著黑色行李箱,在大廳裡四處遊走。

  他戴著一個鴨舌帽和一副墨鏡,看不清他的五官,但從他四處張望的動作來看,應該是正在找人沒錯。

  大約半分鐘之後,男生忽然勾起了嘴角,朝某個方向快速前進。

  一個身穿黑T和牛仔褲的男生站在服務臺附近,看見墨鏡男朝他走來,他不禁擰了擰眉,開始打量他。

  一百八的清瘦身材,小麥色的肌膚,墨鏡之下的臉龐因微笑而歛出一條柔和的下顎線條。

  「好久不見。」

  當掃完他全身上下時,墨鏡男已然走到他面前,取下了那副擋住半張臉的墨鏡及鴨舌帽。

  看見那張熟稔的臉,男生並沒有同樣回以微笑,而是送給了他一聲冷冷的調侃:「幹嘛又戴帽子又戴墨鏡的,怕被粉絲認出來喔?這樣很難找你,你知不知道啊。」

  「想說這樣比較神秘嘛。」男生笑笑,「這是久違十年的重逢耶,你都不感動喔!」

  看著他向自己伸出了雙臂,男生退了幾步,「你知道我不來那套的。」

  見他落寞地收回手,男生這時才伸出了一隻手,沒轍似地說:「不過,還是歡迎你回來。」

  看見他伸出半截手,男生立時收起了落寞的神情,笑笑地伸手回握住他。

  就像國中時每次打籃球那樣,只是不是用力的一拍,而是實實在在地握住對方的手,彷彿握住的並不是對方的手,而是那些再也無法復返的年少時光。

 

 

 

 

  「啪──」

  一聲響亮的摑掌聲震動了周圍的空氣。

  大廈一樓的大廳裡,男生被女生打的側過臉。

  這聲清亮的聲響不只讓提著滷肉飯、魚丸湯、臭豆腐、鹽酥雞……等小吃的彥丞錯愕到說不出話來,就連在旁的管理員都嚇到了。幾乎是一看見他,女生就從沙發上站起來,並且馬上惡狠狠地往他臉上拍,連招呼都來不及打。

  而為甚麼會提這麼多小吃,當然就是某位剛從美國回來的少爺非常想念台灣美食,只要路上一看到有小吃店,管他三七二十一,馬上下計程車去買。又為甚麼會都是他提,當然是他非常狠心的不幫天祈笨重的提行李,只提香噴噴的美食。

  看見一個鮮紅的手印清楚地印上了男生俊朗的臉,女生緩緩收回手,冷冷地說:「這是為語娟打的。」

  「雖然我在電話裡就罵過你說了很多次,但我現在還是要罵,怎麼會有你這麼無情的人啊!居然在離開前一天才告訴我們你要去美國,連告別的時間都沒有就走了,你到底是多天兵啊!」

  「你知不知道語娟有多難過啊,要不是你跟我分手,當年那麼痛苦的人就會是我了。你有沒有想過被拋棄的人的感受啊!你以為世界都繞著你在轉嗎?」

  相信任何人都想不到,這位在網路上擁有極高人氣的素人美女,罵起人來竟是如此歇斯底里,連管理員都很猶豫要不要出聲勸止,深怕出聲了,連自己都會被罵。

  「既然你當初要離開,就一輩子都不要回來了啊!」

  這一句,她罵的最大聲,幾乎整個大廳都迴盪著她憤怒的聲音,整個一樓都能聽得清清楚楚。而且這還不是普通的一樓,是一坪房價至少要九十幾萬的高級大廈的一樓。

  「我說過只要你回來,我一定會狠狠臭罵你一頓……」不自覺地,她的聲音忽然變弱,但雙手卻開始打著他的胸膛,「你幹嘛又長高了啊!害我現在要把手伸高才能打到你。」

  一下,兩下,四下……

  每一下都結結實實打在他的胸膛,彷彿要將這些年的埋怨使盡地打在他身上,如此地奮力,如此地沉重。

  「既然要走,為什麼不早一點說,為甚麼……讓我們連對你說再見的機會都沒有,為什麼你總是要這麼無情……這麼戲劇化。」

  「我真的不懂你的腦袋在想什麼,從以前到現在都是,從沒出車禍前就不懂……你這人到底在想甚麼?」

  她越打越用力,語氣越來越激動,眼淚也越來越肆無忌憚。

  「到底是什麼值得讓你拋下一切,甚至拋下自己最愛的女孩,到底是什麼這麼重要……你說啊!」

  「你說啊!」她低吼,回音傳遍了一樓。

  頓時,原先任憑搥打的男生終於有了反應,反握住她的雙腕。

  可是,一抬起頭,她卻還是沒得到這十年來最困惑,也最難理解的答案。

  垂眸的男生只是歉疚地說了一句:

  「對不起。」

  聞言,女生愣了半會,似乎是在想該怎麼回應他的抱歉,但最後卻只是緊緊抱住了他,在他懷中放聲大哭。

  「既然離開了……有種就、就不要回來啊……嗚嗚……」

  看著這急轉直下的發展,一旁的彥丞默默地嘆了口氣。

  雖然很憤怒、很恨他當初的決定,但內心的喜悅還是多於憤恨。

  說到底,還是很想念他。

  約過了兩分鐘,女生才漸漸停止哭泣,鬆開了環抱男生的雙手,並拭去臉上的淚水。

  「要不要上來坐坐,喝杯茶?消消氣?」天祈好心地問,但卻只換來一聲很不屑的:「不必了。」

  她冷聲道:「我晚上還有兼差,沒時間,只是單純來罵你的。」

  不過,由於臉蛋哭花了,銳氣減了不少。但幸好是防水妝,不至於會哭的像鬼一樣。

  「這樣啊。」他笑笑,但若只光聽聲音,卻隱隱能感受到一絲落寞。

  之後兩人又繼續說了幾句話,但一看見了大廳的時鐘,依玲就提起銀亮的包包,準備匆匆離開了。臨走前,不忘說一句之後再約,帳還沒算完呢,才瀟灑地轉身離開。

  目送她忿忿然離開的窈窕的背影,天祈摸了摸自己仍舊熱辣辣的臉,笑道:「雖然在網路上看就很漂亮,但本人更漂亮。」

  一旁,彥丞則是忍不住冷冷地調侃:「而我是何其有幸,能親眼目睹宅男們的夢中情人把你罵的狗血淋頭。」

 

 

  搭電梯上樓後,彥丞並沒有留太久,因為還有論文要趕,今天是特地抽空接機,所以陪天祈吃完那些幾千塊的小吃後,小聊一下就離開了。

  待終於只剩一個人了以後,站在偌大的客廳中央,環視四周熟稔的家具擺飾,男生忽然覺得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。

 

  落地窗外是深沉的夜,無點點繁星,只有一輪皎潔的明月。

  回想著今天,飛機降落機場前俯瞰的風景,那是十年前離開台灣時所見的最後一眼。

  踏上這塊土地,周圍都是與自己相似的亞洲面孔,不習慣感與懷念感互相拉扯,就連悵然感也與興奮感在角力,找不到平衡點。

  看見多年未見的朋友,從他們的大人樣貌去回憶年少時的青澀,感受時間帶來的改變,卻還是感覺有甚麼成為了隔閡。

  明明是同一片天空,但映入眼底的藍卻有那麼一些差別,分不清是特別藍,還是特別少雲,只覺得真的有那麼一點不同。

  佇立許久,也回憶許久,濃烈的懷念與惆悵一層一層地在心底沉澱了下來,積滿了胸口。

 

  男生深深吐了一口氣,凝望著再熟悉不過的家,不自覺地笑了,向無人的客廳低聲道: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「我回來了。」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