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連子鴻你真的幼稚耶,快說你把我的水壺藏哪去了!」

雙馬尾女孩站在他的桌前,伸出雙手拍打桌面,眼睛瞪得圓大,「再不說,我就跟老師告狀,讓老師沒收你的電動!」

「去啊,反正這電動也不是我的。」他翹著二郎腿,專注沉浸在槍藥砲彈的遊戲聲中。反倒是他身旁的男同學,雙手合十向女孩苦苦哀求,不難猜想他就是電動主人。

「再說,又不是我藏的,我怎麼知道。」

「我看到你偷笑了,還說不是你藏的!」

「我這是光明正大笑,OK?」

「連子鴻──」她放聲尖聲,那副恬不知恥模樣讓她的理智線徹底斷裂了,「我那水壺是新買的,要是找不到,我一定要你賠,賠死你!」

誰想,周圍的男同學一個個站了出來,為連子鴻說話。

「妳又沒證據是子鴻拿的啊,分明是來找碴。」

「對啊,再說我們藏妳水壺幹嘛?」

「搞不好是妳自己不小心弄丟了,怕被媽媽罵,所以誣賴我們吧?」

面對男同學們的質問,馬尾女孩氣得直發抖,這下換女同學們看不下去,一個個站了出來,加入了陣線。

「連子鴻前幾天才把我的便當藏在掃具間,害我那天吃冷飯!」

「我的鉛筆盒之前也是啊,被連子鴻藏到垃圾桶裡,打開還有螞蟻在爬,這次一定也是連子鴻藏起來了!」

「還有,之前他還把我們班的板擦,藏到了隔壁班,要不是隔壁班老師發現板擦多了好幾個,班導上課都沒板擦用!這種壞事只有他做得出來!」

面對女生們的指責,連子鴻依然專注打著電動,事不關緊回:「既然妳們都覺得是我藏的,那就應該知道,我都特地藏起來了,怎麼可能告訴妳們藏在哪?」

「連子鴻──」雙馬尾女孩再次連名帶姓喊,聲量之大,周圍的男同學全被震懾住了,「你別以為我們真的拿你沒辦法,要不是若夏不在,她一定早就找到你藏的水壺了。」

「妳說那顆梨子?」他不屑笑了,「要是她真能找到妳的水壺,會到現在還沒回教室嗎?我可沒把水壺藏在教室裡。」

「你──」理智線不知斷了幾次,雙馬尾女孩氣得握拳。

但就在她準備出拳時,教室門口出現了一道人影。

所有人都望向了門口,包括連子鴻。

短髮女孩拿著一個紅色水壺,一路走到雙馬尾女孩面前。

「若夏……」雙馬尾女孩感動地接過手壺,隨之緊緊抱住她,「我就知道妳能找到了我的水壺,謝謝妳!」

「找到又怎樣。」連子鴻冷哼一聲,「妳知道我把水壺藏哪裡嗎?」

而旁邊的男生已然爆出笑聲──

「是男廁!」

「連子鴻把水壺藏在男廁的掃具間裡!」

雙馬尾女孩瞬間鬆開雙手,轉過頭,愣愣看著連子鴻臉上那抹可恨的笑容。

「雖然有想過這顆梨子會想到藏在男廁,但沒想到真的進去了。」

男孩們為他的所作所為拍案叫絕,女孩們則痛斥他的行為太幼稚,唯獨若夏不發一語站著,注視著正在打著電動的他。

察覺到若夏的視線,連子鴻不耐煩轉頭瞪她,「看甚麼看?妳這顆梨子都不覺得自己進男廁羞愧……」

嘩啦──

白開水流出水壺,潑灑他一身。

剎時間,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氣。

雙馬尾女孩將水壺舉在連子鴻頭頂上,水珠沿著壺口滴落,壺裡的白開水全倒灌在他身上,一滴不剩。

「連子鴻。」她再次連名帶姓喚,也是最平靜的一次,「你別太過火了。」

水珠沿著瀏海滴落在電動螢幕,遊戲結束的音效聲突兀響起,看著一身濕的自己,他的身體因憤怒而微微顫抖。

就在眾人都以為連子鴻會大發脾氣,可他只是放下了電動,放聲大笑起來,莫名奇妙的反應讓雙馬尾女孩也不禁害怕縮手。

下一秒,他氣憤踢開椅子,踢飛的椅子差點撞到若夏。

見他拿椅子出氣,馬尾女孩欲斥責,但若夏搶先一步開口。她望著渾身濕透的他,淡然道:「比賽是我贏了。」

但他恍若未聞,離開教室前,換踢教室門洩憤,再次引來女同學們一陣叫罵。

 

 


放學時分,午後陽光潑灑河面,為水面鍍上了無數鑽石,一片波光粼粼。

兩個小男孩背著書包,沿著河岸走回家。

「你明天還繼續藏東西嗎?」

「不知道。」連子鴻百般聊賴踢著路邊的小石子。

「你不怕譚欣又把水倒在你頭上喔?」

「她要敢再倒我水,我就倒回去啊,怕甚麽?」他忿然回,把小石子直接踢飛到了河堤。

「也是,真正可怕的是梨子。」男孩點點頭,「無論藏在哪她都能找到,是有預知能力,還是有偷偷在跟蹤我們啊?怎麼每次都被她找出來,我還以為這次她絕對找不到,就算找到了也不敢進去,或來求助我們,沒想到最後還真的自己進去拿了。」他喋喋不休說,最後忍不住感慨:「你這次真的遇到剋星了。」

「剋星?」連子鴻不屑笑了,「不過就是顆梨子,誰怕她啊。」

「你也不過只是一捲簾子。」他嘀咕,不幸還是被旁邊的人聽得一清二楚。

「小明,你說什麼?」他刻意拉長音強調「小明」二字,表情可怖。

聽見自己的小名,小明嘆了口氣,「你那麼愛幫別人取綽號,卻不喜歡別人幫你取綽號,真是……」

同時也為自己哀悼,為何爸媽要將他名字的最後一字取作「明」呢?

難道沒想過這樣他的綽號,就會是每次笑話故事裡的小明了嗎?

好像隨時會被誰幹掉一樣,毫無存在感。

「欸──」連子鴻忽然喊,「你覺得我明天該藏甚麼?」

「我不叫欸,我有名字好嗎?」小明瞪了他一眼,「我還以為你認輸了。」

「本大爺的字典裡,沒有認輸二字。」他盤著手,迎著風,一臉中二道。

小明又嘆了一口氣,自從若夏轉來,他藏東西的惡作劇屢屢被破,心有不甘的他便向她下了戰帖,說下次她肯定找不到。

但這都第幾個下次了啊?

「我看梨子最近都在看一本書,你藏那個好了。」

「哪本?」

「看起來是本小說,她大概會因爲想知道結局,而著急去找吧。」

「真不愧是我的軍師。」他爽快大笑三聲,拍了拍他的後背,「就這個了。」

「小的不敢當。」他配合地作出拱手狀。

但看著那張臉作惡多端的臉,小明真覺得,自己這個軍師當得真有些愧心。

 

 

▶BLOG僅供試閱,更多精彩內容,請至POPO原創網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