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啞巴。」

聽見後方男生的惡意呼喚,若夏置若罔聞,專注埋首習題。

見她沒反應,矮子男直接走到她桌前,擅自拿起她的水瓶。

「欸,接住──」

她抬起頭,就見自己的水瓶像顆傳接球,順著拋物線投向後方那群嬉皮笑臉的男生手裡。一名長腿男穩穩接住。

隨後,她收回視線,直視眼前的矮子男。

被這麼盯著,矮子男也怪不自在,「誰叫妳理都不理我。」

見狀,後方握著水瓶的長腿男跟著挑釁:「想要水瓶的話,自己過來拿啊。」

「你們這樣很壞耶。」聚在教室的一群女生看見了,也給予了評價。

「我們是看她一整天都坐在位子上,想讓她起身動動。」矮子男理直氣壯回,絲毫不對自己的惡劣行為感到愧疚,「怎麼,還不起來?」

「我知道了,習題還沒寫完是吧?這下總該情願了吧。」語畢,矮子男直接抽走她手裡的筆。

可不想,她又從筆袋掏出一支筆,繼續低頭寫著。

矮子男面露掃興,百般聊賴地轉著搶來的自動筆,隨後靈機一動,將自動筆投入後方的紙類回收桶。

女生們抱怨這行為太危險,男生們則笑說應該投一般垃圾才對。

「抱歉、抱歉,小弟投錯了。」矮子男雙手合十向那群女生們賠罪,邊走向教室後方的垃圾回收處。

他撿起掉落在廢紙堆上的自動筆,然而,正準備改丟旁邊臭氣熏天的垃圾桶,一隻手驀然抓住了他的手腕。

「到此為止吧。」那人微笑道,隨即取走矮子男手裡的自動筆,再走向長腿男,討走他手裡的水瓶,一路走到若夏桌前。

「這下就物歸原主了。」他將自動筆和水瓶,一齊放上她的桌面。

前一秒,他還跟一群男生嘲笑她,後一秒,他就為女生取回了所有東西,這樣突兀的行為舉止,就算當事人不困惑,也引起全班注目。

注意到降落在桌前的水瓶和自動筆,若夏抬起頭,就見他揚起一抹燦笑,亮出頰邊那一對迷人的酒窩。

竟不想,若夏將自動筆收回筆袋後,便再度埋首習題,對男生的示好毫無表示,再次引起班上一陣討論。

「啞巴就是啞巴,連句謝謝也不說。」

「翔安就是人太好了。」

游翔安也沒放在心上,摸摸鼻子,便和那群男生有說有笑走出了教室。

反倒是周圍聚在一塊的女生,將男生的行為舉止全看進了眼裡。

「妳們說,游翔安為何對黎若夏這麼好?」一個女生悄聲問。

「就那張臉唄,全身上下也只有那臉能看。」

「不過是長得還可以,說實話,我還蠻討厭她的。」

「我也是,每次都不說話,真的很惹人厭。」

女生們越說越熱絡,聲量越不知節制。

「要我說,游翔安跟我們蓓蓓在一起才是絕配,是吧?」短髮女生笑問,親暱地勾住隔壁女生的脖子,「蓓蓓,老實說,妳也對翔安有好感,對吧?」

「妳鬆手啦。」何蓓昀難為情地推開她。

「妳不承認我就不收手。」

她故作無奈笑了,但視線卻不自覺落向窗邊的若夏。

正午的陽光潑灑在女生身上,將她的髮絲照耀得柔順黑亮,長度不短不長,正好及肩。埋首習題的她,對周圍的人事物全然無動於衷,好似誰都可以將她的側影輕易剪下,剪進腦海裡,揮之不去。

看著那道淡漠的身影,何蓓昀的嘴角勾起一抹感傷的笑意,語氣恍若自語,卻讓所有女生靜了下來──

 

「可是,我覺得翔安是真的對若夏有意思。」

 

這日放學,若夏在教室的回收桶找到了被藏起來的筆袋,拉鏈未關,裡頭的文具全倒了出來。她蹲在垃圾桶前,翻找自己的筆和立可帶,再拿到走廊的洗手臺沖洗。

水龍頭流瀉出冰涼的自來水,比那些文具更骯髒的,是她的雙手,不幸沾到了有人亂丟的牛奶盒,一股酸腐味纏繞著她的五指,費了好大的勁才洗乾淨。

 

 


高三的日子像一灘攪不動的死水,陽光照不進的狹小密室,時間不再往前,而是倒著走,卻又流逝得極慢,滴滴答答,會流向何處都不曉得。

年輕的實習老師看著眼前這張空白的生涯規劃,皺起眉頭,思索半會才道:「若夏,以妳的成績要上好大學不難,就沒有特別想唸的科系嗎?」

「沒有。」她答得乾脆。

如此老實的答案令人欽佩,卻也令人倍感擔憂。

若夏深知這樣回答不好,但不擅言辭如她,實在想不到更婉轉的說法,只能據實以告。實習老師主動為學生做生涯輔導,眼中有對教學的熱情,也有對學生的關愛,可她卻讓老師如此苦惱,想到這,她不禁自責起來。

「沒關係的,若夏。」察覺到她的自責,實習老師拍拍她的肩,「妳還年輕,還有很多時間可以探索喜愛的事物,我相信一定會有件事是妳想去做的,只是目前還沒找到而已,妳可以多去聽一些講座。對了,最近學校就有個講座,我記得我把宣傳單放在⋯⋯」

一語未完,她隨即低頭翻找抽屜,「奇怪,應該在這的⋯⋯」

看她翻找許久未果,若夏看向了辦公桌上一排資料夾,接著道:「老師,我想妳應該夾在了藍綠色的資料夾裡。」

聞言,她隨即拿起藍綠色資料夾,打開後,果然看到那張宣傳單夾在最上層,「就是這張!原來我夾在這啊。」

她忙不迭將宣傳單遞給若夏,「這場講座邀請了校友回來分享自己的升學經歷,我覺得妳可以去報名,也許會有收穫。」

「嗯,謝謝。」她應允,嘴角微微拉起。

「還有,我注意到妳上個月的遲到紀錄超過三次了,妳之前很少遲到的,是最近唸書太累了嗎?」

一聽,她迅速拉平了嘴角弧度,「⋯⋯不小心睡過頭。」

「雖然唸書很重要,但盡量還是不要熬夜,如果遇到任何問題,都可以過來找老師,我都會盡力幫妳的。」語畢,她又叮嚀了一句,「若夏,妳是個很乖的孩子,不要把問題放在心裡喔。」

對上那雙真摯溫暖的眼神,令她的喉嚨一陣乾澀,但一想起游翔安的臉,她又把心裡話吞了回去。

「好的。」看著手裡的宣傳單,她乖順點頭。

實習老師再次拍拍她的肩,那道如母親般溫柔慈祥的目光,彷彿一道冬日暖流,流淌過內心,融化了冰雪。
 

 

 

 

▶BLOG僅供試閱,更多精彩內容,請至POPO原創網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