車內,洛芙瀏覽著窗外景物,顧洋專注開車,直到一陣手機鈴聲響起。

  「要幫你接嗎?」她直接拿起飲料架旁響個不停的手機,「來電者是Emily,是你在國外唸書的朋友嗎?」

  「別接。」顧洋迅速答,但洛芙早已按下了通話鍵,將他的話當作耳邊風。

  他無言地聽著她用流暢的英文與電話另一頭的女人談笑風聲。

  一會,她掛斷電話,擺了擺手機,「外國的女生真的很敢耶,你該感謝,幫你趕走了追求者,」

  他沒轍地勾起嘴角。

  好一段時間,車內又陷入一陣靜默,直到抵達別墅,她正要解開安全帶,顧洋喚了她一聲。

  「洛芙。」

  她困惑望向他,只見他握著方向盤,一臉欲言又止,半晌才吐出一句:「我很抱歉。」

  他沒看她,可低垂的頭幾乎要靠上方向盤了。他深深吐出一口氣:「之前的那些事,我不知道我怎麼了,也不知道該如何彌補,但我知道對妳造成了傷害。」

  突如其來的道歉讓洛芙愣了一愣,雖然被淨化後會忘記一切,但也只限於跟聖物有關的一切,在這之前他從未對她使用過聖物,她不知道他到底忘記了多少,又記得多少?

  「為甚麼……現在對我說這些?」

  「不知道是不是撞到腦袋,感覺像做了一場很長的夢,有種如夢初醒的感覺,然後想到以前對妳做的那些事,我……」

  頓了一頓,他苦笑,深深道出那三個字:「對不起。」

  一時間,她感到眼眶湧起一陣酸澀。

  沒想到會有這一日,她以為自己永遠也不會原諒他,會永遠恨下去。可如今明白是受到聖物的影響,讓他對得不到的東西如此痴狂,不然他們會是正常的兄妹,互相體諒,互相拌嘴,就和現在一樣。

  「⋯⋯對不起,對妳做出那些事。」他的額頭再次與方向盤親吻,「還有我爸媽對妳做的那些事,我代替他們向你道歉,我應該要保護妳,可我……」

  「顧洋哥。」她打斷,明亮的笑容凝聚在脣邊,「我愛你,但不是那種戀人之間的愛,你知道吧?」

  顧洋遲疑地點了點頭,卻見她在下一秒轉換了表情,眼神可怖,絕情得令人心悸。

  「可我沒辦法原諒你爸媽,這是永遠不會改變的事。」

 

 

  一個月後,檢方再次上訴依萊集團的內線交易案,少了顧洋利用聖物控制檢調,徐怡惠和顧德文分別被判刑一年十個月,緩刑三年。僅管全案仍可再上訴,但確證確鑿,洛芙如願將兩人拉下了公司董事會,趕出了公司。

  洛芙到公司簽署相關文件的那日,她正好在電梯口遇到了收拾東西走人的徐怡惠,兩人的相遇就像龍虎相鬥,氣氛一觸即發。

  「妳如願了。」看著從電梯裡出來的洛芙,徐怡惠眼神冷了幾分,被那樣冰冷的眼神掃到,洛芙都覺得室溫降了幾度。

  但洛芙半句話也沒回,只是繞過她離開。黑色高跟鞋在地板上敲出得意的步伐,她穿著一件飄逸的無袖雪紡襯衫,下方穿著闊腿短褲,露出一雙均稱長腿,背影修長而優雅,卻又不失青春洋溢,宛若勝利者的姿態。

  「妳已經擁有了這麼多了還不夠嗎?」看著那道背影,徐怡惠忍不住喊道:「為甚麼一定要把我們逼到這種地步?」

  聞言,洛芙停下腳步,勾了勾嘴角,轉頭對她莞爾一笑。

  「可我要的,從來就只有一個。」

  丟下這句話,她繼續踩著輕快的步伐往前走,經過其中一個部門時,不自覺在門牌前駐足了幾秒,黛娜也跟著停下──

  Dana Love

  她微笑看著門牌。

  她要的,從來就只是這個。

  這個父親一手為她打造的女鞋品牌,與她共同成長,父親留給她最具意義的禮物──

  以她和母親為名。

 

  事情塵埃落定後,小梅再度約了白宸和洛芙聚餐,同樣約在微笑義麵坊。

  小梅瀏覽著眼花撩亂的菜單遲遲下不了決定,洛芙和白宸則剛好都點了白酒蛤蠣麵。

  「你們今天很有默契呢。」聽著兩人同時道出餐點,小梅忍不住揶揄。

  「那我換青醬蛤蠣麵,麻煩了。」洛芙向服務生微笑吩咐,待服務生收走菜單後,對白宸別有深意笑問:「有沒有覺得我今天不一樣?」

  他淡淡打量她一眼,「沒有。」

  聽著他敷衍的回答,她也不生氣,自顧往下說:「要是以往發生這種巧事,我會說我們根本是心有靈犀啊,然後抱住你,你就知道我以前演戲演得多累了吧?」只是不知為何變成了抱怨,讓白宸都不知道該從何吐槽了。

  接收到他的無言,洛芙也很識相地轉了話題,「這下就蒐集到三個聖物了,再加上小梅的,就四個了,快集滿了耶!」

  「那也得先知道她的魔法到底是甚麼吧?」白宸瞟了一眼小梅。

  小梅笑而不語。

  「不是傾聽人心嗎?」洛芙歪頭。

  「不是說聖物是由五大元素創造的,妳不覺得妳表哥的魔法,比起光和時間,更像是聲音創造的嗎?」白宸說明,「用他的心聲控制人心。」

  「是這樣嗎?」她半信半疑,轉頭向黛娜求證。黛娜隨即回應:「那枚胸針確實是聲音所創造的聖物。」

  白宸繼續說明:「加上剛好又是耳環,所以讓我們先入為主地認為,她的魔法一定跟聲音有關。」

  「這麼說……」一聽,她有些茫然地看著小梅,「妳的魔法到底是甚麼?」

  氣氛瞬間凝滯起來。

  餐桌上,小梅漾起一抹不深不淺的笑容,帶著放大瞳片的藍眼睛含著雪亮的光芒,與之呼應的,是那副碩大的耳環,光滑的藍水晶折射出海底般神秘而深邃的色澤。

 

  「你們猜猜看。」

 

 

 

  【晨優小雜言】

 

  第三章到此告一段落囉!

  當初第二、三章的劇情是一起告訴朋友的,聽到第三章,朋友唯一的感想只有:「原來表兄妹在國外是可以結婚的!」

  若不是寫了這章,我真的也不知道⋯⋯

  最初顧洋的設定是一個瘋狂追求者,但後來發現對付這種人只要報警,從此老死不相見就解決了,所以加入了血緣這層關係,因為再痛恨一個人,親人終究是無法割捨的關係。

  起初浮現在我腦海的,就是接吻淨化的畫面,但隨著洛芙被控制,這個橋段只好作罷,想說白宸也可以英雄救美。但寫著寫著,我發覺,當一個人深陷囹圄,能救自己的,終究只有自己。

  我在寫第三章的過程中得到許多體悟,其一就是洛芙的勇敢。很多時候,我們明知這件事是不好的,但還是深陷其中,無法自拔,像是抽菸、喝酒,除非自己想要改變,否則他人如何勸誡也沒用。

  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,其實章名之外,每章都有一個我想寫的主題,第一章是「愛情與麵包」,第二章是「美與醜」,第三章則是「真實與謊言」,這是最初的章名,但會破梗,就沒明說了。

  原本是想讓主角們以為顧洋和小梅的魔法都能傾聽人心,讓他們去猜測誰說謊,直到最後才發現兩個人都在說謊。但後來,大家也知道了,所謂的真實,是血淋淋的現實;所謂的謊言,是顧洋為洛芙一手打造的虛假的幸福。

  如果是你,你希望活在殘酷的現實裡,還是虛假的幸福之中呢?

  日本動漫最為人詬病的,就是嘴砲之術;童話故事就為老套的,則是真愛之吻,就連我自己都不相信說幾句話、一個吻,就能夠改變一個人,所以最終喚醒洛芙的是她自己,哪怕這讓身為男主角的白宸一點戲份也沒有了(笑)。

 

  第二個體悟,是我從沒刻意讓每個角色都走向悲劇,但寫著寫著,發現他們最想要的,永遠都不得到,即使你擁有了全世界。

  前面兩章都是先決定聖物再塑造角色,唯獨顧洋的魔法是我量身為他打造的,可卻是我最有感悟的一個,就像小說裡那句:「一旦控制了人心,也就意味著失去了人心。」

  在創作第三章的這一年,正好是我人生充滿轉變的一年,我的價值觀幾乎是被打碎了再重新拼湊。本來寫下這部作品,是要給小時候對魔法滿懷憧憬的我一個交代,若是小時候的我知道會寫成這樣,大概會哭死吧哈哈。

  也在寫完這章後,發覺有點空虛,意識到笑點似乎比前兩章少,所以下一章我會努力增加笑果的,因為我想寫的,就是一個輕鬆有趣,只是劇情剛好很黑暗扭曲的故事而已哈哈。

  而所謂的主角,就是要留在最後,所以下一章的故事線會圍繞白宸轉!

 

  最後的最後,分別有一個好消息和壞消息。

  好消息是這部作品在今年三月和POPO簽了作品經紀約,很感謝POPO給予的機會,所以未來某些付費章節可能無法在BLOG公開了,在此先跟大家告知。這件事還未公告在社群或粉專,所以有追載的你們,是第一個知曉這件事的!雖然不曉得有多少人追載,因為從純愛跳寫奇幻,本來就是自殺式的行為,就像當年從黑暗懸疑的殺手文,跳寫一部純到不行的純愛,我早就有心理準備了哈哈。

  所以能一直追我的讀者,真的很謝謝你們總能接受我截然不同的作品風格,但無論如何,每部作品都是我當下最用心的作品。

  但壞消息是,第四章最快暑假才能發表,再請各位等等,但也只剩兩章了,沒有意外的話,預計明年寒假會完結。

  這部作品從升上大學那年決定寫下,如今總算寫到了三分之二,接下來的故事都是一開始就想好了,就跟一般創作者一樣,會寫下十萬、二十萬字,只不過是為了第一個跳出腦海的畫面,為了那個畫面,前面都不過是鋪陳。

  那到底小梅擁有的魔法是甚麽呢?


  敬請期待第四章囉!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