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著兩人相吻,那道粉紅色光芒也被吸入了紅水晶別針,顧洋的胸口隨即綻放出所有人都能看見的璀璨光芒,見狀,臺下的賓客都倒抽一口氣。

  顧洋也看見了,不自覺鬆開手,往後退了幾步。

  白宸和滿分更是萬萬沒想到,洛芙會以自己的情感去淨化聖物。

  「嫁給你是我從小的夢想。」光芒映照著洛芙淚流滿面的臉龐,她輕聲說道:「可這場夢該醒了。」

  「妳……」看著從胸針綻放出的白光,他愣了一愣。半晌,他意會過來,伸手捏住了發光的別針,「不……我要妳停止。」

  他緊緊握著胸前的別針,心痛而憤怒地瞪著她,語氣跟著激動起來:「我要妳停止、現在、立刻!」

  她搖了搖頭,望著他的那雙眼眸滿了熱淚,「你已經無法控制任何人了,再過不久,你就會忘記這一切。」

  看著淚流滿面的她,一時半刻,他露出茫然的眼神,「妳不愛我嗎?」

  「我愛你。」她堅定開口,淚珠在光芒裡閃耀,「所以我相信,哪怕聖物被淨化,我也會依然愛你。」

  洛芙的決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更別說能隨心所欲控制人心的顧洋,一時間,他感到心如死灰,隨著光芒漸大,所有的一切都包圍在了炫目的光輝裡。

  直至光芒熄滅,世界再次恢復日常。

  音響流洩出溫暖幸福的背景音樂,反襯出此刻的死寂,現場所有賓客都陷入了昏睡,而白宸和小梅則都順利清醒過來。

  舞臺上,洛芙正抱著陷入熟睡的顧洋,緩緩跪坐在冰冷堅硬的地板。

  「沒想到妳會自己淨化他。」白宸走上舞臺,被控制的這段期間他完全沒有自覺,看著身邊淚眼汪汪的滿分,還會不自覺愧疚。

  「是小梅的那番話點醒了我。」她輕笑,如夢初醒地凝望懷裡的男人,他睡得很沉,讓人捨不得喚醒。

  「這是個痛苦的決定,妳很勇敢。」小梅也走到她身邊,蹲下身,擁住了她的臂膀,「不是誰都有勇氣,親手了結自己的幸福。」

  「但人心都被聖物控制的,還能產生真摯的情感嗎?」白宸提出疑問。

  「因為這不是愛情。」黛娜答道,如今她已變回原本高冷的模樣。

  「是啊。」洛芙附和,望著顧洋那雙眼有藏不住惆悵與哀傷,「他並沒有讓我愛上他,只是讓我對他的感情回到小時候那樣,我從小對他的愛慕與憧憬都是真的,可那並不是愛。我想他比誰都清楚,一旦控制了人心,也就意味著失去了人心,所以至始至終,他都不曾用魔法讓我愛上他。」

  她回想被控制的那段時間,仍恍若夢境般,儘管恨他,但悵然若失的感受卻更為深刻。

  「沒想到男人的忌妒也這麼可怕。」白宸扯扯嘴角,忍不住打了個哆嗦,回想上次的訂婚宴,真心覺得自己一輩子也不可能忘了那個吻。但隨後,他想到一件更為重要的事,「有沒有覺得,誰應該要在這時候出現一下?」

  「對耶,這時貝爾菲達應該要出現了。」洛芙也和黛娜交換了眼色,但看著底下昏睡不醒的賓客,不少人還是企業界有頭有臉的人物,頓時才想到了一個更為麻煩的問題。

  感受到白宸斜睨的視線,洛芙趕忙轉頭衝他笑了,「放、放心吧。」

  將顧洋輕輕放上地面,她隨即站起身,看了眼別在禮服上的胸針,只是此刻鑲在上頭的,已是一顆晶瑩剔透的白水晶,「我會用這枚別針,讓他們忘記今天所發生的一切,包括我和顧洋曾經訂婚的事情,一切會像沒有發生過,然後就不會再使用它了。」

  「真難得從妳口中聽見這種話。」白宸忍不住調侃,想起她第一次得到聖物的情況,那時的她完全不顧前車之鑑,連日後也肆無忌憚使用。

  她聳聳肩,未置可否。

  處理完婚宴後,洛芙便按原定計畫,讓賓客們忘記一切再離開。幸好,這場婚禮本來就沒有大肆宣傳。

  一小時後,顧洋在新娘休息室醒來了,看著自己身上的燕尾服,和旁邊穿著婚紗的洛芙,他一如預期地面露茫然。

  洛芙明白騙得過賓客,也瞞不過當事人,於是說:「顧洋哥,是這樣的,因為我參加了學校的電影社,需要拍攝新人結婚的場面,所以找了你擔任新郎,沒想到卻害你摔下舞臺,害你撞到了腦袋,有些事忘記了,我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,真的很抱歉。」

  「……這樣啊。」顧洋半躺在沙發上,剛睡醒的他感到腦袋有些昏沉,摸著腦袋想找出撞傷處,「那你們一定花了不少錢,不但租了場地和禮服,連喜帖都印了。」

  「是啊,我們在這部電影投注了很多心血,為了要拍出大場面,大家都砸了不少錢,還主動找了自己的父母當賓客臨演,要是有更多資金,我們還想在教堂拍攝的,就在戶外草坪辦露天茶會,但想到天氣的關係,覺得在室內拍也不錯。」洛芙一本正經地說瞎話。

  「如果成品出來的話讓我看看吧,妳穿著婚紗一定很美。」誰想到顧洋揚起淺淺的笑容,對她的唬爛毫不懷疑,讓白宸和小梅聽著都尷尬。

  「我現在不就穿著婚紗?」洛芙起身轉了一圈,婚紗輕盈地隨風飄揚。

  「電影有朦朧美。」顧洋難得開了玩笑,洛芙反射性地給了他一拳。

  隨後,顧洋的視線落向白宸和小梅,洛芙很快為他介紹,「其他社員已經先收拾器材回學校了,這兩位是被我抓來幫忙的,這邊這位是小梅,那邊那位是白宸,他們都是我在大學的朋友,留下陪我。」說謊已經能不用打草稿了。

  顧洋禮貌性向小梅打了招呼,但看到白宸時,出乎意料地認得他,「我記得,我們有在學餐見過。」

  「……沒想到您認得我。」白宸心虛地別開目光,感嘆幸好只記得那日,隨後不禁想,如果自己也能忘記一切該有多好?

  不久,白宸和小梅先行離開,留給兄妹倆獨處的空間。

  洛芙本要婉拒顧洋送她回家,畢竟她瞬間就能到家,但在顧洋的堅持下,她還是搭了他的車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