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芙和顧洋的訂婚宴選在酒店舉辦,文定儀式在宴客之前,出席的只有親朋好友。鋪上紅布的方形桌上,擺滿了事先準備的十二禮,中西式喜餅、六色喜糖及聘金首飾,整套的純金飾品在水晶吊燈照耀下,閃耀金光。

  雙方親友按輩份入座,身為新郎的顧洋坐在最尾端。洛芙在好命婆引領下進場,穿著一襲正紅色的改良式蕾絲拖地旗袍,整個人喜氣而莊重。

  洛芙依照指示,逐一向男方親友奉茶,好命婆在旁說吉祥話。徐怡惠和顧德文依序接過遞來的甜茶,兩人臉上掛著和藹而欣慰的笑容,彷彿一個月前的爭鬥都成了煙消雲散,此刻在他們眼中的洛芙,只是一位端莊賢淑的兒媳。

  親友喝甜茶的期間,洛芙再度回到休息室。

  面對文定儀式的繁文縟節,她難免感到疲憊,剛推開休息室的大門,便長嘆一口氣。

  「既然這麼累,就別結了吧。」

  聽見白宸的聲音,她抬頭,就見白宸和小梅出現在休息室,兩人都換上了正式套裝。特別是愛好時髦的小梅,褪去平日的韓系裝扮,此刻的她穿著深藍色圓領禮服,氣質優雅高貴,與那副藍寶石耳環搭配得相得益彰。

  尾隨在後的婚秘,看見休息室出現兩位不請自來的賓客,本想喊保全,但洛芙阻止了,請婚秘先行離開後,便關上了門。

  「你們怎麼現在就來了,訂婚宴不是在下午嗎?」洛芙笑問。

  「我們不是來參加婚宴的。」看著鏡子裡衣冠楚楚的自己,白宸解開了繫得過緊的領帶,「穿成這樣只是為了讓服務員放我們進來。」

  「你們到現在還想說服我取消婚禮嗎?我說過,這是不可能的。」

  小梅瞇起眼,「我們知道,所以有另外一件事想找妳商量。」

  「甚麼事?」

  小梅和白宸心照不宣地互看彼此,洛芙感到更加困惑了。

  十分鐘後,洛芙在好命婆的引導下再次入場。她端著茶盤,逐一回收親友們的茶杯,少了茶水,取而代之的是捲有紅包的空茶杯。

  結束壓茶甌的奉茶儀式後,洛芙坐上高腳椅,雙腳踩上板凳。

  隨後,顧洋走到她面前,取出繫上紅線的訂婚戒和金戒。婚戒鑲嵌著一顆切割平整的鑽石,純美耀眼,流光四溢,象徵堅若磐石的愛情;金戒指為純手工打造,平滑圓潤,一體成形,象徵真愛如金,將兩枚戒指繫上紅線,亦象徵夫妻永結同心。

  眾人皆屏息望著。

  他牽起她的左手,深情凝望她,將象徵永結同心的兩枚戒指,緩緩套入她的無名指。鑽石璀璨耀眼,黃金金光閃爍,寄託著最真摯的愛戀。

  驀地──

  新娘出乎意表抽回了手。

  「這個婚。」她抬起直視顧洋,平靜道,「我不想結了。」

  眾親友一愣。

  率先反應過來的是姑母,神情難掩詫異,「洛芙妳、妳知道自己在說甚麼嗎?」

  姨母接著出聲:「嘿啊洛芙,婚宴場地都訂了,等一下還要宴客,請帖都發出來了,怎麼能說不結?」

  洛芙從高腳凳上站起身,眾人再度倒抽一口氣。按習俗,除非戴上婚戒,否則新娘是不可以離開高腳凳的。

  「我會向到場的賓客道歉,但這個婚我是不會結的。」

  聽著她決絕的語氣,徐怡惠也按耐不住情緒,直接痛罵:「我兒子娶妳是妳的福氣,妳這是存心要讓我們家難堪嗎?」

  顧德文也跟著責備,「妳平日任性也就罷了,但這次妳太過火了,我也容忍不了妳的態度了。」

  「洛芙,結婚不是兒戲,怎麼說不結就不結?這個婚一定得結。」

  「對啊洛芙,妳別任性了,下午賓客就來了,妳現在說不結是要我們這群長輩怎麼辦?」

  眾親友的責備排山倒海而來,唯獨身為新郎的顧洋忽然輕笑了幾聲,眾人瞬間都安靜了下來。

  「各位長輩。」顧洋沉靜開口,「我想是我讓洛芙感到不安了,請各位給我們點時間,讓我們私下談談。」

  看著顧洋淡然的態度,眾親友也不再追問,留給兩人獨處的時間。

  「走吧。」顧洋回首,向她微微一笑。

  她被顧洋牽著離開了宴會廳,來到休息室外。

  確定四下無人,他隨即鬆開手,「說吧,妳是誰?」

  女生心虛地別開視線,「你在說甚麼?」

  「第一眼看到妳,我就知道妳不是洛芙。」他的眼神陡然轉冷,聲音冷得幾乎能凍結空氣,「洛芙在哪?」

  見紙包不住火,女生長嘆了口氣,守在旁邊的滿分這下也嚇得冷汗直流。

  是的,此刻在洛芙身體裡的是白宸。

  沒想到這麼快就被發現了,此刻,那枚戒指正藏在旗袍領口下方──那枚能夠交換靈魂的戒指。

  與此同時,休息室的門打開了,頂著白宸模樣的洛芙走了出來,小梅緊跟在後。

  「顧洋哥。」

  聽見這聲熟悉的叫喚,顧洋的視線落向了穿著西裝的男生,答案昭然若揭。

  顧洋也不生氣,只是看了眼身在洛芙身體裡的白宸,微微一笑,「你這麼做是想阻止婚禮嗎?」

  「我知道阻止不了。」他靠上牆壁,用洛芙的模樣冷漠道,「但假如我說,我和她永遠換不回來了,你會怎麼做?」

  見他不語,白宸繼而勾起一抹笑,「如果你是真心愛她,那無論她變成甚麼模樣,甚至變成了男人,你都能接受吧?還是說,你愛的就是她的外貌?」

  「就為了這個試探我?」

  「不是試探,而是事實。」他強調,「我和她不會變回去了。」

  接收到顧洋的目光,洛芙不禁垂下臉,自責地望著身上男式的西裝,「顧洋哥很抱歉,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。」

  顧洋不發一語,打量著交換身體那兩人,最後揚起一抹笑,「你們真覺得我只愛她的外表?」

  語畢,顧洋走向洛芙,直接拉過了她的領帶,貼上她的脣。

  彷彿親吻深愛之人,這個吻長達數十秒,洛芙幾乎被吻得喘不過氣。

  見他毫不猶豫吻上去,滿分摀著臉不忍看,白宸和小梅也徹底傻住了。

  特別是白宸,看著自己的身體與男人進行熱吻,畫面實在太過震撼,這次的犧牲遠比他想得還大,他的心情一時間難以平復。

 

 

  【晨優小雜言】

  在寫第二章時,就聽到「女友和媽媽同時掉入水裡要救誰」有進階性的問題:

  「媽媽和女友受到詛咒交換身體,破解的方法是必須要和其中一個人做愛二十次,你是要跟女友身體的媽媽?還是媽媽身體的女友?」

  現在的男友怎麽愈來愈辛苦。

  有個網友回答很經典:「媽媽的技巧、女友的身體。」
  哈哈哈。
 
  男男接吻那幕浮出腦海時,我正在出門買永豆的路上,幸好有口罩,蓋住了我大笑三聲的模樣。如果白宸書裡有知,會爬出來把我幹掉。


  總而言之,讓我們為白宸默哀三秒⋯⋯

 

 

  題外話,有追載的朋友,是不是發覺小雜言的標題變簡潔了呢?

  由於每次寫雜言都要找以前的文章複製貼上,就覺得麻煩,所以決定以後要從簡。

  已經脫離喜愛一堆符號的年紀了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