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寂了一個寒假,洛芙沒再提要奪回公司,白宸和小梅都以為她已經心死,誰知接下來的發展才真正讓人措手不及。

  洛芙的婚事。

  看著洛芙無名指上的訂婚戒指,總是看透一切的小梅難得露出一絲困惑,「為甚麼答應這門婚事?」

  「仔細想想,顧洋是他們唯一的兒子,公司一定由他繼承,那我嫁給顧洋,不等於也擁有了我爸的公司嗎?」洛芙攪拌著拿鐵咖啡,理所當然說。

  事情來得太突然,超出了白宸能理解的範圍,「妳腦子沒壞吧?」

  「你這樣說很失禮耶。」

  「妳不是說他是妳表哥,不可能嫁?」

  「對啊,所以我們會去國外辦結婚登記。」

  「妳當真腦子沒壞?」

  「夠了喔。」洛芙氣得只差沒掀桌。

  「洛芙小姐,主人是擔心妳,這個決定太突然了。」滿分跟著道,那副無度數鏡片底下盛裝著滿溢的擔憂。

  「是太奇怪了吧?」白宸吐槽,「妳之前不是還很痛恨妳表哥?」

  「不是有句話說越恨一個人,就代表越愛嗎?我只是忽然醒悟了。」洛芙啜飲一口拿鐵,補充道:「下個月婚宴,我再發邀請函給你們。」

  「就如各位所見。」黛娜忽然飄在洛芙前頭,張開一隻手向眾人解釋,「她完全被聖物控制了。」

  「我哪有被控制?」洛芙嘟嘴反駁,隨即低頭撫摸指間的婚戒,流露幸福的神采,「我是真的愛著顧洋,想嫁給他。」

  白宸和小梅無言以對,起初聽到黛娜的說法還覺得誇張,沒想到真這麼荒謬。

  「這是她第一次被控制嗎?」白宸問黛娜。

  「自己的主人若被聖物控制,我和滿分都會察覺,這是第一次沒錯。」

  「既然他的魔法是控制人心,早點使出來,不就早日抱得美人歸?」

  「或許是被逼急了吧。」小梅猜測,「我想他從洛芙口中得知聖物不到一年就會消失了,不得不使出殺手鐧,所以婚期才這麼趕,這樣就算聖物消失,洛芙清醒過來了,但他們結為夫妻已是事實了。」

  「生米煮成熟飯的概念嗎?」白宸扯扯嘴角。

  「難道你們就不能給我祝福嗎?」洛芙皺起眉頭,眼神慍怒又委屈,「我真的沒被控制,我和顧洋是真心相愛的。」

  無視她的真愛宣言,白宸繼續問:「既然他能控制人心,難道之前的股東大會也是他從中作梗?」

  「是的。」黛娜答,「徐怡惠和顧德文最後沒被起訴,也是因為他控制了檢方那邊的思考。」

  一聽,白宸忍不住嘆一口氣,「怎麼每次都這麼棘手……」

  面對眾人擔憂的神情,洛芙也跟著長嘆一口氣:「唉呦,我就沒事啊,你們怎麼都覺得我被控制了呢?」

  「被控制的當事者是沒有自覺的,甚至會忘記某些事。」藉由眼前這個血淋淋的例子,黛娜繼續說明,「除非完成指令不再被控制,或是聖物被淨化才會恢復原樣。」

  看著所有人都不把她的話當一回事,洛芙更加氣憤了,「真是,你們都不聽我說話,我是真心想嫁給顧洋啊!」

  但回應她的,仍是一片擔憂的靜默。

  她毅然起身,「無論你們相不相信,我這禮拜都會訂婚,下個月結婚。」拋下這段話,便拿起包包逕自離開學餐。

  黛娜並沒有跟上。

  反倒出乎意外地,向他們九十度鞠躬。

  「拜託你們,救救她。」

  儘管小梅看不到,但對白宸和滿分而言,平日高傲冷漠的黛娜竟會如此低聲下氣拜託,不免有些難得。若是被身為主人的洛芙看見,內心肯定會湧起一陣心酸。

  白宸沒轍嘆了口氣,「我再想想吧。」

  「乾脆上演一場搶婚如何?」小梅興奮提議。

  「妳搶?」他睨了她一眼。

  「開玩笑的啦。」她吐吐舌頭,「再說也不清楚顧洋的負面情緒,去了也沒勝算,但若是用我的魔法,也許可以讀到他的內心喔。」

  白宸喝著紅茶沒有回應。

  小梅一笑,為他說出內心話,「你想說就算讀到了,也沒有真摯的感情可以淨化,對嗎?」

  「難道不是嗎?」他反問。

  「別這麼悲觀嘛,就算無法淨化,也要阻止洛芙嫁給顧洋,有我在,多少能幫上忙。」她伸手拍拍他的肩膀,想給他打氣。

  「妳真想幫忙?」他懷疑。

  「當然啊,洛芙待我這麼好,沒有不幫的道理吧?」

  他再次長嘆一氣,怎麼事情總是這麼麻煩?

  聽著兩人一搭一唱的對話,滿分暗暗注意到了,黛娜的眼神難得流露了一絲溫柔。

  

 

 

  離開學餐後,洛芙接到了顧洋的電話,不久就抵達了婚紗店。

  隨著試衣間的門簾拉開,在場所有女服務員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新娘身上。

  洛芙穿著一字領寬擺婚紗,胸前的蕾絲與珠工創造出細膩的層次,縷空的背部設計勾勒出柔美的身體線條,下擺的金邊蕾絲呈現華美燦爛的氣場。她化著極淡的妝容,卻掩蓋不住自身的天生麗質,膚如白瓷,眼若繁星,在婚紗華麗的襯托下,整個人散發著空靈絕美的氣質。

  「果然很適合妳。」顧洋從身後摟住她,凝望她的眼神,宛如是在欣賞一件稀世珍寶,「若穿上白紗,一定更美。」

  洛芙側過身,一同望著全身鏡裡的自己,她的婚紗顏色是接近純白的淡粉色。女人一生只能穿上一次白紗,穿兩次白紗會有兩嫁的意思,所以訂婚宴只能穿類婚紗,看似白紗,卻又非真正的白紗。

  隨後,她的目光移向了身後的顧洋,他穿著一身筆挺的燕尾服,兩人猶如一對璧人,周圍的女服務員皆向他們投以欣羨的眼光。

  「顧洋哥。」她看著鏡子裡的兩人喚,「你知道我現在最想要甚麼嗎?」

  「甚麼?」

  「你猜猜看。」她眼底流露出一絲淘氣,他笑得更深了。

  「我早準備好了。」他鬆開環抱她的手,用眼神示意了身旁的女服務員。

  見那位服務員匆匆離去,洛芙一開始有些困惑,但隨著她端出一個鞋盒,鞋盒上那熟悉的品牌LOGO,讓她忍不住紅了眼眶。

  他牽著她的手,領著她在沙發椅上坐下。

  「這是請公司為妳特別訂製的,以妳小時候的那些鞋子為靈感。」他接過女服務員手裡的手工婚鞋,在她面前單膝跪下。

  她抬起一隻腳,讓他為自己換上。

  彷彿回到小時候,他捧著她雪白的裸足,輕巧地為她套上新鞋,指尖的溫度猶如一道暖流,滲透進她柔軟的內心,她的臉頰一陣燥熱。當年的她童言無忌,嚷嚷著要嫁給他,何曾想那一日竟會到來?

  究竟從何時開始,產生了非兄妹以外的情愫?

  是六歲那年,他在宴會上保護她免於被大人騷擾?

  還是八歲那年,她闖了禍,他替她遭大人的責備?

  又或者是十歲那年,他第一次吻了她?

  回憶如流沙般傾洩而出,她記不清了,但如果時光能用金錢衡量,那麼他與她的回憶,必定是如金子般璀璨耀眼。

  「好了。」他抬起頭笑道,低沉溫柔的嗓音喚回她的思緒。

  她看著腳上嶄新的婚鞋,那是一雙純白的細跟高跟,高雅的蕾絲點綴了珍珠和水鑽,宛如灰姑娘的玻璃鞋般閃閃發亮。

  白宸和黛娜都說她的心被控制了,可看著眼前這個男人,他的眼中倒映著她淚流滿面的臉龐,她的內心從來沒這麼踏實過,彷彿被暖意填得滿滿的,只有幸福。

  她不必再去思考那些仇恨,身陷在失去至親的痛苦裡。

  對現在的她而言,他就是她的全世界。

  「顧洋哥。」眼淚宛若珍珠,從在她的臉龐靜靜滾落,話到了嘴邊才發現已泣不成聲,「告訴我,這不是在作夢吧?」

  「不是夢。」他低笑,伸手為她拭去臉上的淚珠,「我的公主。」

  她很清楚,全世界的男人都可以喜歡,唯獨他不可以。

  所以嫁給他,從來都只是奢望。

  一時半刻,周圍的服務人也忍不住為兩人的愛情動容,現場一片溫馨浪漫的氛圍。

  唯獨站在兩人身旁的黛娜,始終冷眼看著這一切。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