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著這四個字竄出腦海,她陡然瞪大了眼。

  眼見他俯身湊近她的耳側,她尖叫著推開他:「不要一一」

  當她回過神時,白宸已被推倒在地,而自己則坐在床上瑟瑟發抖。

  下一秒,門被迅速推開了,聞聲進來的黛娜看見這個情況,神情難得流露一絲心涼,而後進來的滿分則是一臉不知所措。

  「妳不是真的喜歡我吧?」

  聞言,她的目光緩緩落向白宸身上,只見他垂著頭,嘴脣勾起淡淡的笑意,她從沒在他的臉上看見這樣玩世不恭的笑容,令人感到一陣心悸。

  「怎、怎麼會呢?我剛剛只是一時被嚇到而已。」她整理著凌亂的頭髮,卻更像是在掩飾心虛。

  他不以為然,只是繼續問:「妳認識羅宋文?」

  「誰?」

  「我的生父。」

  一聽,她臉上所有表情都消失了,情緒也鎮定了下來,「原來你都知道了,剛剛只是在試探我?」

  本打算用一個吻攻陷他,可曾想冷靜的他竟會反過來吻她,但卻也恰恰證明了她的心意。

  「被我騙了你很生氣嗎?若是這樣,我很抱歉。」

  「沒事,我對妳從來沒有那種感覺。」

  「怎麼聽起來有點心痛啊。」她的嘴角泛起一絲苦笑,他的話語看似寬容,實則冷酷無情,可這點他本人卻毫不自知。

  「但我想知道妳為甚麼這麼做?」

  「答案不是很明顯嗎?羅宋文又只剩你一個兒子,以後你會分到一大筆遺產,有哪個女生不會想倒貼你呢?」

  「但唯獨妳不可能。」

  聽著他肯定的語氣,她再次笑了,「的確,我不可能。」擁有父親留下的龐大遺產,又怎麼還會在覬覦別人的財富呢?

  「也好,這樣我就必再對你說謊了,反而鬆了一口氣呢。」她坦然起身,走向房內的一扇門前,「這房內有許多我珍愛的東西,但我最珍愛的物品還沒介紹呢。」

  隨著那扇門被拉開,白宸這時也跟著起身。

  「請進。」洛芙回眸對他笑道,隨即領著他走進小房間。

  那是一間空間頗大的衣帽間,中央的玻璃桌展示著珠寶飾品,四周掛著無數件做工華麗的洋裝,只是大多是童裝尺寸。

  「我小時候所有的衣物都在這裡了,一直想找個時間整理一下,但找不到送給誰就堆在這裡了。」她滿臉懷念,視線落向一面鞋櫃。

  白宸順著她的視線看去,鞋櫃內擺放了數十雙的皮鞋和高跟鞋,雖然同樣都是孩童尺寸,但相較衣物清一色都是同樣的尺寸,這些鞋子的尺寸大小卻不盡相似,明顯看出是按尺寸整齊擺放。

  「我最珍愛的物品,就是這些鞋,當年我媽為了生下我,不幸難產過世,我爸悲痛萬分,為了紀念我的出生,決定為我創立這個女鞋品牌──以我和我媽的英文名字。」

  聞言,白宸注意到最底層的鞋盒清一色都是粉白色外盒,也清一色印著某個英文字母──「Dana Love」。

  音譯過來,正是「黛娜洛芙」。

  洛芙輕輕道出品牌英文,同時望了眼守在身旁的黛娜,「每次淨化聖物,我不是都會唸出一長串咒語,其實也不是咒語,是我爸曾寫給我媽的情書內容,而我媽的英文名字就叫黛娜,我爸將我取名為洛芙,正意味著我是他們兩人相愛的證明,亦是我媽遺留在世間最大的愛。」

  她深深凝望著那些鞋,情自不禁伸手撫摸其中一雙高跟鞋的鞋頭,眼神哀傷而複雜,「每年生日,我爸都會特別請設計師為我打造一雙鞋,作為當年度的主打商品,哪怕之後我長大穿不下了,依然小心珍藏,就怕它們有絲毫的損傷,直到——」

  「我十三歲那年,我爸因為車禍意外過世。」

  頓了一頓,她的目光再次轉向他,「你小時候有沒有夢想?像是長大後要當上太空人、總統或是搖滾歌手?」

  面對這個突兀的問題,他想了幾秒,「太久了,不記得了。」

  「主人曾在作文上寫長大後要當賽車手,所以他的電玩都跟賽車有關喔!」滿分興奮搶答,立即換來了白宸一記瞪視。

  「賽車手挺棒的啊。」她莞爾,「我的才真的叫做白日夢呢。」

  「不會是公主吧?」他隨口說,但見她一臉毫不介意的笑容,頓時也有了底,「真的?」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