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瓶源源不絕流出麥芽色的液體,一下子就填滿了玻璃杯,一層綿密的泡沫漂浮其上。洛芙一口氣灌下,不一會功夫又成了空杯,一滴酒也不剩。

  「這都第幾杯了,妳酒量也太好了吧?」與洛芙比拼酒量的男生瞪大眼睛,本以為三杯定勝負,如今都快六杯了。

  「才這麼一點,不夠、不夠……」洛芙笑嘻嘻捧著空酒杯,隨即又將酒杯添滿,舉起酒杯向眾人高呼,「今晚要來個不醉不歸!」

  幾個男生率先附和,其他人也紛紛舉起酒杯回應,氣氛瞬間熱絡了起來。

  唯獨坐在洛芙隔壁的白宸,始終冷靜地坐在沙發,偶而洛芙刻意靠過來還會默默瞪她一眼。

  洛芙邀了整個系學會到她的私人別墅開聖誕派對,雖是臨時起意,但仍有二十幾人赴約,其中又以好奇這間別墅的人居多。

  這間別墅共有三層,屋外有花園造景,屋內有名畫陶瓷,裝潢雖不奢華,卻樸實典雅;交通雖不方便,但方圓百里外寧靜祥和,反而多了幾分清幽。更重要的是,擁有這棟價值千萬別墅的主人,竟然是一名僅二十歲的女大生。

  眾人雖然都知道洛芙家境富裕,但直至今日親眼所見,才明白何謂富裕。

  白宸本沒打算參加,更不是系學會的成員,然而聖誕節將近,全系都在等待的賭盤總得有個結果,不必洛芙親自開口,就有無數人死拉活拽要帶上白宸參加,就為了自己押注的那幾張小朋友。

  一片歡騰的氣氛中,洛芙又喝了兩杯,待酒瓶再也倒不出一滴酒,又開了一瓶,酒量好似沒有極限。

  「別再喝了。」白宸伸手扣住她剛倒滿的酒杯。

  洛芙握著酒杯,轉過頭,愣愣看著他,一時失了反應。

  反倒是周圍的眾人,起鬨的起鬨、鬧的鬧,對白宸出乎意料的溫柔感到驚喜。

  「哎呦,心疼了。」任之凡忍不住揶揄。

  隨後反應過來的洛芙,拿起酒杯格格笑了起來,眼神微醺,眼底迷茫與欣喜交錯,笑起來宛如六歲的小女孩,精緻的臉龐明亮而單純。

  接著──

  倒了下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離開主人手裡的酒杯,在柔軟的地毯滾了一圈,紅酒潑灑了一地。白宸眼明手快抱住了她往右倒的身體,阻止了她和桌子親吻的機會。

  看著昏迷不醒的女生,眾人這時也才明白,原來她不是酒量好,而是早就醉了啊……

  「白宸。」任之凡走過來,慎重拍了一下他的左肩,「洛芙就交給你了。」

  「我是男生。」白宸沒好氣回。

  「但女生搬不動啊。」

  「我不曉得她房間在哪。」

  「無妨,大家都不知道。」

  白宸感到一種要被推入火坑的節奏,不由得連連嘆氣,而任之凡無疑是火上加油的那一個。

  「放心,我們都知道你是正人君子。」

  所有人都點頭如搗蒜,對任之凡的答案毫不質疑。

  事實上,白宸還是知道洛芙的房間在哪的,因為黛娜二話不說就領著他到別墅二樓最裡面的房間。

  他抱著昏迷不醒的洛芙進房,本以為將她安置到床上就沒事,誰知她的雙手忽然攀上了自己的脖子,一雙眼睛晶亮有神。

  「妳裝的?」許是早有預感,他毫不憤怒。

  「我是真的有點醉了,想休息一會。」她坐起來吃吃笑著,似是真有醉意,一隻手胡亂抓起床頭的泰迪熊,「你看,這是我小時候最喜歡的娃娃,很可愛吧!」

  白宸無語,轉身就要離開。

  但轉身之際,那雙柔軟無骨的手忽然從背後環住了他的腰。

  洛芙從床上爬起來,像抱住大布娃娃般從背後抱住他,柔軟的身子緊緊貼著他的身軀,在他的背部畫出窈窕的身體曲線,「反正你也不喜歡人多的場合,不如我們就一直待在這裡吧。」  

  此時此刻,白宸才意識到黛娜和滿分都不在房內,就連房門也不知何時被悄悄關上了。

  而在房外幾步之遙的地方,黛娜一手勾住了滿分的脖子,另一手摀住了他的大嘴,不讓他有機會發出聲音。滿分再遲鈍天真,也知道黛娜這麼做的用意,自是一個音也不敢發。

  她繼續道:「其實呢,我今天有一個約會,但我放了人家鴿子。」

  「知道為什麼嗎?」

  「關我什麼事?」他欲掙開她的雙手。

  「因為我今天想和你在一起。」她貼得更緊了。

  就在白宸以為她即將做出什麼踰矩的事,腰部的束縛忽然消失了。

  洛芙改抱住他的手臂,拉著他往右側長桌走去。

  「在十歲以前我都住在這裡,房間的擺設和十年前一模一樣。」她伸手撫過一排陳舊的擺飾,拿起其中一個樣式復古的木質音樂盒。

  隨著盒子打開,一陣優美的胡桃鉗樂曲隨即流瀉而出。

  「音色很美吧?這個音樂盒是我爸幫我從歐洲帶回的,聽說是十九世紀的古董,全世界只有這一個。」她捧著價值連城的音樂盒,像小孩子般炫耀說。

  「嗯。」他敷衍應了一聲。

  但仍不減她的興致,又被她拉著來到旁邊的一幢娃娃屋前。

  娃娃屋將近半個人那麼高,宛如一等一的小型別墅,打開門後便看見無數精緻的袖珍配件。

  她拉開娃娃屋內的袖珍衣櫃,從裡頭取出一枚鑽石戒指,戴在了自己手上,「這是我爸送我我媽的婚戒,聽說是特地去國外請人訂製的。」

  她笑盈盈舉起手,陶醉地欣賞在指尖閃耀的鑽戒,「小時候特別喜歡亮亮的東西,就偷偷藏了起來,至今都沒被發現呢。」

  「看得出來。」他扯扯嘴角。

  隨後,她又走向書櫃,戴著鑽戒的指尖輕拂過一排書背,取出最中間的一本精裝書,「這是我小時候最喜歡的故事書,你看,翻到都脫頁了。」但翻了幾頁,她便隨意放在桌上。

  白宸一路被她拉著走,聽她介紹那些懷舊物品,同時也在心中掂量這個房。之前和洛芙交換身體,多少摸透了她對房間的擺設和喜好,這裡雖然同樣是純白色系的裝潢,但卻是復古華麗的風格,宛如歐洲的城堡房間,擺放了許多女孩子會喜愛的精緻玩意。

  「如何?這些東西都是我非常珍愛的寶物喔。」洛芙的視線再度回到他身上,一雙眼睛骨碌碌地轉著。

  不待他回答,她的雙手又沒來由地按住了他的肩膀,將毫無防備的他直接壓入後方的床鋪。

  刺鼻的酒氣竄入他的鼻息,她半坐在他身上,雙手掛在他的肩上,維持著女上男下的姿勢,彼此的呼吸近在咫尺。

  「你知道嗎,這世界上沒有我得不到的東西喔。」她勾起一抹蕩漾的笑容,可嗓音卻純粹得毫無雜質,還帶了幾分淘氣。

  白宸露出深沉的眼神,他們不是第一次共處一室,只是每次都有滿分和黛娜在;他們不是第一次同床共枕,只是那時他們互換身體,對自己的身體沒半點想法。

  可眼下,那些阻礙全消失了。

  「妳真的想這麼做?」白宸單手撐著身體,眼神幽幽望著她。

  「這樣你就是我的了。」她渾然未覺他的警告,吃吃笑著,眼神流露出七分的醉意、三分的天真,「而且我知道的喔,無論我怎麼抱著你、貼著你,你雖然會瞪我,但卻從來沒有真正把我推開過,一次也沒有。」

  「就連現在也是。」她壓低嗓音,一隻手從肩膀慢慢游移到他的臉龐,她捧著他的臉,笑笑望著那一雙薄薄的嘴脣。

  然而,就在幾乎要吻上去的時候,男生驀地抓住了她的那隻手。

  下一刻一一

  翻身將她壓在了身下。

  本來被抓住了手,她覺得掃興,可如今被壓在身下,情勢完全逆轉,著實讓她愣了一愣。

  他將她的雙手按在床上,望著她的眼神幽深而專注,噴灑在她臉上的氣息溫熱而急促,此刻,被他壓在身下的她能明顯感受到他的壓抑一一

 

 

  玩火自焚。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