細數過往二十年的人生,白宸認為自己有兩次機會成為好野人,一次是與洛芙交換身體,另一次就是現在。

  搭了半個小時的車程,從繁華的都市來到寧靜的郊區,一幢獨棟別墅與世隔絕地佇立在眼前,有人造草皮和花圃造景,轎車一路駛進車庫,無處不是用金錢堆砌出來的富裕景色。

  「這邊請。」負責聯繫他的管家領著他進門,面對充滿格調的家具與裝潢,讓他一度有種既視感,好似還在洛芙的身體裡沒換回來。

  滿分一路驚呼連連,眨巴眨巴望著周圍,「這裡比洛芙小姐的家還要大耶……哎呦!」誰知,管家忽然打住腳步,滿分一頭栽進管家的後背彈了回來。

  白宸也跟著停下腳步,就見被彈回來的滿分撞進自己的肩窩,再次發出了一聲哀號。

  管家敲了下房門,「老夫人,少爺回來了。」

  語畢,管家便打開房門,請白宸先入內。

  白宸直接走進去,管家尾隨他身後。

  這是一間偌大的臥室,出現在白宸眼前的是一名上了年紀的貴婦,她燙著一頭銀白色的捲髮,戴著一副金框老花眼鏡,胸前成串的珍珠項鍊和那一對純金耳飾,都在在顯示了她的身分地位。

  老婦人一步步朝白宸走去,視線落到他身上後就再也沒有移開,眼底彷彿有數無盡的感慨與感動,「你是白宸……對嗎?」

  白宸沒有應聲,只是扶助了她巍顫顫的身體。

  「跟你爸年輕時真是長得一模一樣……」老婦人伸手撫摸他的臉頰,蒼老的雙眼泛著淚光。

  而在老婦人身後,還有一名中年男人,他坐在床上,也是一臉欣慰地望著白宸,模樣比老婦人還要滄桑。

  「我們一直都在找你,無奈你媽堅持不讓你回來。」中年男子一臉感慨說,望著他的眼神充斥愧疚。

  「那個貪婪的女人。」老婦人唾棄了一聲,「若不是她身邊有你的孩子,她哪來的理由跟我們要贍養費,這些年她跟我們要過的錢可一毛也沒少。」

  「別說了,孩子在。」男子嘆氣道,視線再度落向白宸,「是爸對不起你,應該早點找到你。」

  「嘿啊,還好你上來臺北唸書,才透過熟人找到了你。」老婦人握住他的手,滿臉心疼,「你一個人在臺北唸書一定很辛苦,看有甚麼問題都可以告訴奶奶,奶奶都會想盡辦法解決。」

  白宸迅速抽出手,疏離地迎視兩人的目光,「不必了,我過得很好,我今天來也只是想告訴你們這個而已。。」

  「這甚麼話,如果可以奶奶還希望接你回家住。」

  「是啊白宸,爸爸也希望能彌補你,才會希望你搬回來住。」

  「真的不用了。」他再次強調,「我是跟朋友一起租房子,若我搬走了,沒人可以分擔租金。」

  「可奶奶捨不得你,房間都準備好了,就等你過幾天就搬回來了。」

  「不然你看這樣好了,我幫你那朋友找其他房子,或是幫他付租金,等寒假到了你就搬回來,你看如何?」中年男子提出折衷的辦法。

  「這是我的條件。」

  兩人不由得一愣。

  面對兩人殷切的期盼,白宸依舊不為所動,「畢業之後,我會搬來住,但在那之前請讓我住在外面。」

  見他如此堅持,兩人臉上都流露出難過的神情。

  「罷了。」中年男子嘆了口氣,「只是希望你明白,我跟你奶奶都是為你好,想為你做點甚麼。」

  「我知道。」他明白地點頭。

  老婦人這時也出來打圓場,「既然你不想搬回來,奶奶也不勉強,只要你多多回來看我們那就好了。」

  「會的,奶奶。」他難得揚起一絲笑意。

  聽著他喚出的稱呼,老婦人頓時紅了眼眶。

  然而,此刻微笑看著兩人的他,腦中卻想起了方才在走廊上看見的全家福照。那張照片裡有五個人,其中一個正是眼前的老婦人,以及一對恩愛的夫妻和一對正值年少的兒女,各個穿著體面,笑容燦爛。

  不會有人想到,在那張和樂融融的全家福照背後,還存在了另一個不可對外公開的家庭。

  更不會有人想到,他們費盡心力想維護的美滿假象,卻在一場車禍意外後天人永隔,只留下老邁的奶奶,以及身體狀況每況愈下的爸爸。

  上天給了這個家一個最惡劣的玩笑。

  「是啊,多多回來……」老婦人忍不住伸手抱住了他,聲音沙啞而哽咽,「多多回來……」

  有時候,一個人的存在究竟是多餘還是奇蹟,其實只有一線之隔。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