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晚,白宸拿著盥洗衣物走出房間,正好遇到了剛回到家的任之凡。

  「你今天有接到系辦的電話嗎?」任之凡問。

  「沒,怎麼了?」

  「系辦說你爸下午打來學校找你,還留下了聯絡電話要你回電給他,但你的手機一直不通。」他從包包裡找出夾在筆記本的紙張,「不過,你之前不是跟我說你爸早過世了嗎?」

  「也許是找錯人了吧。」

  「有可能嗎?」任之凡斜睨了他一眼。

  白宸聳了聳肩,接過了紙張。

  「反正不管是不是找錯人,你還是趕快回電吧。」說完,任之凡打了個哈欠,提著書包,拖著疲憊的身軀走進了房間。

  唯獨白宸仍留在原地,若有所思地看著紙上的連絡資訊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  到了禮拜五,有個令全企管系都為之轟動的消息,就是──洛芙的身邊出現了一位超級無敵帥的男生,兩人出雙入對的畫面引發了不少討論。

  然而,早在消息傳開前,白宸就收到了任之凡傳來的小道消息,並且很不幸地在學餐撞見了他們。

  男生留著三七分的空氣瀏海,穿著灰色長版大衣和直筒褲,此刻正坐在位子上喝著超商咖啡,舉手投足間的氣質絲毫不遜於韓劇裡的男主角。另一邊,女生穿著白色的喀什米爾的高領毛衣和深色牛仔褲,一隻手習慣性地將鬢髮挽在耳後,露出一對玫瑰金的大圓圈耳環,亮麗的氣質同樣教人移不開目光。

  所謂帥哥美女的氣場,就是在那兩人的方圓幾尺之內完全沒人敢落坐,但卻有無數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眼光落向他們。

  遠遠看見那兩人,提著餐盤的任之凡便停下了腳步,伸手拍了下白宸的肩膀,語帶感慨道:「白宸,你這次真的輸了。」

  白宸對眼無言,直接掉頭走人,誰知任之凡忽然勾住他的手臂,扯開嗓音向那兩人高喊:「洛芙,這麼巧啊,你們也來學餐吃飯!」

  洛芙欣喜地向他們揮手,白宸就這麼被拉入了眾人目光所及之處。

  一坐下,任之凡便看向了俊美的男生,絲毫不掩飾對他的好奇,「這位是誰啊?感覺沒在校園裡見過他,是洛芙妳的朋友嗎?」

  「未婚夫。」

  見任之凡下巴都快掉下來了,洛芙立刻笑出聲,「我開玩笑的啦,他是我表哥,之前都在國外唸書,這次回來想體驗一下臺灣的大學生活。」

  「這樣啊。」任之凡面露尷尬,「果然是同個家族,都是帥哥美女。」

  「顧洋哥,跟你介紹一下,他們是任之凡和白宸,和我一樣都是大二企管系的同學。」

  聞言,顧洋向兩人露出禮貌性的微笑,「洛芙平日受你們照顧了。」

  「表哥你太客氣了,既然你是洛芙的表哥,那也是我的朋友,我們學校雖然偏僻,但我知道很多吃喝玩樂的地方,等下午我沒課,就帶你到處逛逛。」任之凡一臉殷勤,玩咖本色展露無疑。

  「你的好意我心領了,但我昨天才回國,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,下午就要走了。」

  「這樣啊,那下次我再帶表哥逛逛。」

  「啊,我差點忘了。」洛芙忽然站起身,嚇得在場所有人都朝她看去,「我還沒帶顧洋哥去看看圖書館呢。」

  「急甚麼,還很多時間啊。」顧洋被她從椅子上拉起來。

  「誰知道你圖書館會逛多久?當然早點去囉。」洛芙有些挖苦意味道,「那你們慢慢吃,我們先走囉。」

  「掰。」任之凡露出一口白牙,白宸則是向他們揮了一下手。

  目送他們離開後,任之凡很快跟白宸開了新話題,「話說,你今天放學要去見你爸嗎?」

  「嗯。」他吃著便當應了一聲。

  「你當真不知道你爸還活著?你之前明明跟我說已經過世了。」

  「我沒事騙你這種事幹嘛?」

  「也是。」他點點頭,「只是這種情形,感覺像是要認你這個私生子,搞不好你還能分到一大筆遺產耶……咦,你已經吃完了?」看著白宸的餐盒已經空空如也,任之凡滿臉錯愕。

  「在你跟別人閒話家常的時候。」他端著空餐盒離開座位,「我先走了。」

  「白宸你等我啊,我連一口都還沒吃耶!」

  他沒有理會,將餐盤放到回收處後便走出學餐。

  出了學餐後,他隨即向滿分問:「洛芙現在人在哪裡?」

  「圖書館一樓。」滿分一如往昔迅速答道,隨後滿臉困惑,「剛剛洛芙小姐不就說要去圖書館了嗎?」

  白宸先是沉默了會,「只是覺得她今天有點怪怪的。」

  滿分歪了歪頭,「因為洛芙小姐完全沒看你一眼嗎?」

  遲鈍如滿分也看出來了,白宸當然也意識到了,那個平日總是對他死纏爛打、向別人宣示主權的女人,今日忽然連正眼都不看他一眼,到底還是有些不對勁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