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妳是說,她擁有傾聽人心的魔法?」白宸打量了一眼桌前的女生,她頂著一頭波浪栗色短髮,額前留有一片空氣瀏海,身穿白色上衣和高腰牛仔褲,外搭一件西裝外套,標準的韓系裝扮,是個令人眼睛一亮的時髦女孩。

  不過,吸引白宸的地方,是那副垂墜式耳環,水滴狀的藍水晶碩大而透亮,在光線折射下散發著柔和的光芒。雖然他沒有魔法雷達,但經過前兩次的經驗,他多少能感受到那副耳環的特別之處,雖然價值不比鑽石高,但卻比任何寶石都要透亮且耀眼,那是唯有聖物才會有的光澤。

  「對啊,當時所有人都靜止不動了,就只有她還可以走動,我就猜她身上一定有聖物。」洛芙得意道,沒想到這麼容易就找到了聖物的主人。

  「你可以叫我小梅。」小梅向白宸露出親和力十足的笑容,對他打量的目光毫不介懷,「我知道你在想甚麼,我爸在我小六的時候就帶我去穿耳洞,這副耳環就是我爸當時送給我的生日禮物。」

  「我們在想甚麼妳真的都能讀到?」白宸問。

  「雖然這種事很難相信,但我聽得到。」小梅笑道,「我從你們的心聲中,得知你們身旁有一位類似精靈的引導者,只是我看不見,還有你們從剛剛就在想要怎麼蒐集我這副耳環,對吧?因為之前兩個聖物的蒐集過程都很棘手,可我好像沒那麼棘手,是不是?」

  「天啊,白宸居然跟我都想同一件事,我們果然是心有靈犀。」洛芙興奮地撲向身旁的白宸,完全沒有女生該有的矜持。

  「這倒是省了很多解釋的麻煩。」白宸扯扯嘴角,遞給洛芙一記白式冷眼,嚇得她默默收手。

  看著兩人逗趣的互動,小梅不禁莞爾,「不過也不是每次都能讀到,如果那個人比較冷漠,就比較難讀到他的心,跟洛芙比起來你就比較難讀。」

  他聳了聳肩,不否認,「妳難道不怕我們奪走了妳的聖物?」

  「我反而希望你們可以趕快把我這副耳環拿走,比起知曉所有事,我寧願當個無知者。」她不自覺伸手撫摸其中一只藍水晶耳環,「我從小六開始能聽見周遭的人的心聲,包括我的父母,我發現我爸一點也不愛我媽,而我媽還曾經想把我拿掉,雖然擁有這個魔法的好處是可以知道誰真心愛我,但另一方面,又得面對血淋淋又殘酷的真相。」

  「不能選擇聽不見嗎,像是把耳環摘下來?」洛芙問。

  「我曾這樣做過,但後來往往又想知道事實,還是重新戴回了耳環,到現在幾乎天天戴著了。」她的臉上流露一絲苦澀,「我想過著無知的日子,但又沒有辦法捨棄這副耳環,若你們能拿走這副耳環,我會非常感謝。」

  聞言,洛芙困惑地轉頭問黛娜:「有這種的情況嗎?」

  黛娜搖搖頭,「被聖物選中的主人,內心深處一定懷有某些負面情緒,如此才會被聖物選中。」

  見氣氛沉默,小梅再次開口笑道:「我知道,你們在想這次的聖物怎麼這麼容易蒐集,對吧?很可惜的是,我完全想不出自己有甚麼願望,又有甚麼負面情感,我對自己的人生沒有任何執念,只求一生平凡快樂。」

  洛芙瞪大了眼,「真的完全沒有嗎?像是跟某個人相守一生,或是無論如何也想實現甚麼夢想,這些執念都沒有嗎?」

  小梅搖了搖頭,「沒有呢。」

  「也可能是妳沒有察覺。」白宸說。

  「對啊,所謂旁觀者清,當局者迷,也許是妳還沒發現。」洛芙附和。

  「就算妳們這麼說,我還是想不到……不然你們現在試試看好了。」語畢,小梅隨即伸出了一隻手,看來她連怎麼淨化聖物的方式都讀到了。

  然而,無論洛芙如何嘗試,結果都是毫無反應,徹底地失敗。

  接著換白宸,他像是想到了甚麼很重要事,忽然問:「如果淨化成功,聖物不是會變到我身上,可我又沒有穿耳洞?」

  「放心吧,主人。」滿分推了推鏡架,「聖物很聰明,不會讓您流血的。」

  「意思是會幫我開耳洞嗎……」白宸笑不出來,但事實上他也多想了,因為他和洛芙一樣都沒成功。

  就在嘗試了第十遍時候,洛芙終於宣告放棄,全身無力地趴在餐桌上,「本想說這次會很容易,沒想到還是一樣棘手……」

  「雖然這次不成功,但我還是很高興能遇見你們,我以前從未向別人傾訴這些事,就像是長久以來的秘密終於有個出口可以發洩,鬆了一口氣。」小梅撫著胸口,深深吐了一口氣,「真的很謝謝你們。」

  面對小梅突如其來的感謝,洛芙感到一絲動容,「放心吧,我們一定會將這副耳環淨化,無論要試百次、幾千次。」

  相比洛芙的正面和熱血,白宸一臉興致缺缺,但還是接受了小梅的群組邀約,群組名稱就叫「魔法三人組」,庸俗到了新境界,讓白宸深感汗顏。

  不久,三人出了學餐,洛芙因有課先行離開,白宸和小梅則正好都要回宿舍,便一起走到校門口。

  分別前,小梅忽然問:「你難道沒有問題想問我嗎?」

  白宸停下腳步,轉頭看了她一眼,只見她揚起一臉天真無害的笑容,「既然我可以聽到任何人的心聲,你難道不想知道,洛芙是不是真心喜歡你嗎?」

  望著那雙彷彿能看穿人心的眼睛,白宸道:「我對她沒意思,沒興趣。」

  「我想也是。」

  目送著白宸轉身離開的背影,小梅嘴角的笑意逐漸加深,就算不用讀心術,她也能從他冷漠的態度中,感受到他對自己的敵意。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