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了電影院時,雨早已停了,月白風清,夜色之下是繁華的鬧區,天邊寂寥的明月近乎被遺忘了。

  「結局真的有讓我意外到,沒想到哥哥才是主謀。」男生一臉意猶未盡道,仍在回味電影情節。

  女生跟在他身邊,對電影沒甚麼想法,只是笑笑問:「我們現在要去哪嗎?」

  「妳有想吃甚麼嗎?」男生眼睛一亮,「最近有新開一家炸雞店,聽說超好吃的,要不要去吃?」

  「炸雞啊……」她面露為難,「我現在我不太想吃東西耶。」

  「那有想去哪逛嗎?」

  「我覺得有點累了。」

  「那我送妳回家吧。」男生牽起她的手,「妳這幾天常常很累,是不是參加太多活動了,很沒精神耶?」

  「也許吧,就覺得特別累。」她閉了閉雙眼,摟住他的手臂,同時輕靠上他的臂膀。

  男生一愣,隨後才用另一隻手摸了摸她的額髮,看著她的臉,笑而不語。

  他騎車送她到校門口,晚上十點,附近的商家都已經打烊,此刻的校門一片幽暗,只有住校生進進出出。

  女生在男生的目送下走進校門,入夜的校園一片靜謐,且校地靠近山頭,給人一種陰森的感覺。若是大一新生,獨自走在入夜的學校多少會感到害怕,但她甚麼怪力亂神的事沒聽過,自然不會害怕。

  她向著學生宿舍筆直前進,隱約聽見後方有其他人的腳步聲,也沒有特別在意。學生晚上的活動總是特別多,半夜十二點趕回宿舍也是家常便飯,如今不過十點,多的是出去買消夜的學生。

  然後,隨著後方的腳步聲與自己越來越靠近,她也察覺有些不對勁,遲疑地轉過頭,就見一個麻布袋朝自己蓋了上來,她的視線瞬間一黑,右手臂同時傳來一陣劇痛,抽蓄兩下後瞬間麻痺。

  電擊聲啪滋作響數秒,女生的身體直接癱軟,連想大聲求救都沒辦法。

  看著女生癱軟在白宸身上,握著電擊棒的洛芙眨了眨眼,悄聲問:「她死了嗎?」

  「若真死了,我們就得去坐牢了。」白宸瞪了她一眼,不如說,他們現在的行為就已經是罪犯了。

  過去一個禮拜,他們想方設法追蹤王湘婷每日的行蹤,好找機會下手。正好王昕妍今天去男友打工的超商探班,得知他們今晚有約會,定會晚歸,便決議在今晚下手。

  白宸吃力地抱著這一具癱軟的身體,如今他的身體是女孩子,力氣實在小得可以,隨後洛芙也收起了電擊棒,提起王湘婷另一邊的臂膀,幫忙搬動這具軟趴趴的身體。

  兩人從學校後門離開,滿分和黛娜負責把風,若有人靠近就大聲通知。

  出了校門後,他們立刻搭上預先叫好的計程車,來到王湘婷的租屋處。同時,他們也用王昕妍的手機傳訊息給她的室友,說今晚不回宿舍。反正手機本來就是王昕妍,使用起來也沒甚麼問題。

  怕王湘婷隨時可能會清醒,他們將她的雙手和雙腳都綁在了椅子上,並用黑布矇住了她的雙眼,開始進行淨化。

  關於淨化聖物的過程,有兩個必要條件。

  第一,聖物必須戴在主人身上;第二,淨化者必須與聖物主人有肌膚接觸,任何部位的肌膚都行,就算只是指頭輕輕接觸也可。黛娜解釋,所謂的淨化,不只是淨化聖物,也包括人心。

  若以上兩項條件齊全,接下來的過程,就和蒐集情感的方式大同小異了。

  所有的魔法都是靠情感發動,不需要咒語,但可以自己編一個,若是用自己比較有感觸的字詞會更容易發動魔法。

  「滿分白宸、滿分白宸、滿分白宸、滿分白宸、滿分白宸……」在連續唸了五遍之後,白宸按耐不住情緒,直接把手裡的黑筆丟向了桌子,「根本沒用。」

  滿分飛快地衝向桌面,在黑筆摔進桌面的前一刻及時接住了。他心疼地抱著自己的黑筆,忿忿不平反駁:「誰叫主人你唸錯我的名字!」

  白宸也不否認,唸出「滿分白宸」已是他最大的底限。

  「這禮拜就是宿營了啊啊啊!」躺在床上洛芙拍打著床鋪,渾身乏力。好不容易綁架了王湘婷,但整整試了十分鐘,聖物就是沒有反應,根本完全失敗了。

  沒多久,王湘婷清醒了,掙扎著想要離開椅子,洛芙便將她頭上的黑布拿下。

  王湘婷先是環視了四周,再看向房裡的兩人,男生翹腳坐在床上,姿態端莊,與她正面對視;女生則盤手靠著旁邊的牆壁,散發冷酷的氣息。

  「雖然知道你們一定會再來找我,只是沒想到方式這麼粗魯。」她看著自己被麻繩綁住的雙手說,除了手腳外,她的上半身也被麻繩以十字固定法跟椅子綁在一起,全身動彈不得。

  「把我們兩個恢復原狀。」洛芙威脅道,如今她是男生的嗓音,還真多了幾分威嚴。

  「奇怪了,我不是聽說妳在倒追白宸,讓你們兩個交換身體,不就正如妳所期盼了?」王湘婷輕輕笑了笑,「這樣白宸勢必得娶妳,畢竟妳現在在他的身體裡,這是最好的辦法。」

  「我不想當男人。」洛芙黑著臉回,「不能打扮得漂漂亮亮,還總是得幫女聲搬重,一直禮讓女生,完全享受不到任何福利,這種生活我過不下去!」

  「妳的生活我也過不下去啊。」白宸也冷不防抱怨,「每天要提早一小時起床打扮,有事沒事就被人搭訕,每天都得應付不同的人,就算不累,也都會被煩死。」

  「所以啦,一定要把我們恢復原狀!」洛芙亮出一直握在手心的戒指,戒環刻著復古的花紋,中央鑲有一枚碩大的綠水晶,「如果妳不把我們恢復原狀,我們就不會還妳這枚戒指。」

  「你們覺得這樣就能威脅到我?」王湘婷嗤笑一聲,「妳可能不曉得吧?過去也有很多人想偷我這枚戒指,但往往隔天又會回到我身邊了,所以我根本不怕妳搶,因為最後還是回到我身邊,倒是你們,這樣已經可以算是犯罪了吧,不怕我之後出去告你們綁架?」

  洛芙沉默了,她早就在末菲學姊身上見過這種事了,如今只不過是想賭一把,沒想到還是賭輸了。

  「那回答我們一個問題就好,回答完後,我們就會放妳走了。」洛芙吐了一口氣道,似乎已經束手無策了。

  「洛芙小姐妳怎麼能這樣就放她走,這樣妳跟主人怎麼辦啊!」滿分忍不住跳出來,但當即就被白宸的眼神震懾住了,立刻乖乖閉上了嘴。

  「喔,說來聽聽。」王湘婷的興致似乎被挑起來,「我看看是什麼樣的問題,再決定要不要回答。」

  「妳是誰?」

  空氣在這一秒凍結。

  「妳不是王湘婷,這也不是妳第一次奪取別人的人生,對吧?」

  王湘婷依然笑著,笑容越來越深,絲毫看不出真實的情緒。

  「妳能猜中,我真是一點都不意外,畢竟妳是你們這一屆這最聰明的學生。」王湘婷語帶感嘆,視線轉向牆邊的白宸,視線中央的那張臉蛋精緻脫俗,教人難忘,「倒是你,條件這麼好的女孩,你怎麼捨得拒絕啊?」

  白宸板著臉沒說話。

  王湘婷似乎也沒要個回答,收回視線後便開口:「想當年,王湘婷也和王昕妍一樣,年輕貌美,明豔動人,是我見過最善良,也最聰明的女孩,她擁有眾人稱羨的一切,但卻不自知。」她自語道,目光飄遠,「可也就是太完美了,反而教人厭惡。」

  「妳把她殺了?」洛芙忍不住問,右手不自覺緊緊捏住戒指。

  王湘婷輕輕看了洛芙一眼,笑了,「妳說呢?」

  忽然,一陣輕快的手機鈴聲突兀地響起,時機來得太剛好,洛芙和白宸都嚇了一跳。

  鈴聲來自放在桌上的手機,那支是王昕妍的,白宸走過去看了一眼來電顯示,「是她男友,要接嗎?」

  「他怎麼會打來?」洛芙皺起眉頭。

  「我跟他約定過,回到宿舍後會打電話跟他報平安。」王湘婷一臉游刃有餘道,「若是不接,他大概會一直打吧。」

  「傳訊息不行嗎?」洛芙問,懊惱剛剛忘了順便傳訊息給她男友。

  「妳可以試試。」王湘婷淡淡一笑說。

  輕快的手機鈴聲再度響起,洛芙和白宸對視了幾秒,氣氛陷入膠著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
沫晨優

∴°☆.幸福的大門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