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歡迎光臨。」

  隨即玻璃門自動敞開,超商店員制式化的招呼聲立刻響起。

  王昕妍看了一眼在櫃檯的男店員,他正為一位婦人結帳,只是反射性說了一句歡迎光臨,也沒看她一眼。

  過去這幾天她都待在飯店房間裡,雖然衣食無虞,但久了也會想念人群,想著家人和朋友過得如何,可另一方面,又怕遇到姑姑,於是只能一個人在街上到處逛逛。

  她走向冷藏櫃,打算買一瓶飲料,但一看到玻璃門映照出來的那張臉,她立刻轉身走到零食區。自從交換身體後,她極度厭惡鏡子,也不化妝了,就是不想看見自己如今的模樣。

  最後,她挑了一包餅乾去結帳。

  男店員接過她手裡的餅乾,向機器感應了一下,隨即道:「二十。」

  「我還要一杯中杯拿鐵。」

  「冰的還熱的?」他低頭看著螢幕打單,大概十八、九歲的模樣,臉蛋白淨,濃眉大眼,膚質幾乎彷彿比女生還要好,是一張任誰多想再看一眼的清秀臉龐。

  半晌,見她遲遲沒回答,男店員困惑地抬起臉,重複問:「冰的還熱的?」

  她彷彿就是在等著這一刻,直直望向他,一刻也沒有移開視線。她壓抑著內心湧現的酸楚,平靜回:「熱的。」

  對上目光的那一刻,男店員愣了一下,但最終還是移開了視線,看了一眼螢幕上道出總金額,並在她翻找錢包時轉身按下咖啡機。

  她身上沒甚麼錢,就連錢包也是洛芙借給她的。

  男店員接過她手裡的銅板,將發票交給她便再度走到咖啡機前,沒多久,就將沖泡好的咖啡遞給她,臉上掛上職業性的笑容,「拿鐵好囉,小心燙。」

  「謝謝。」她微笑接過,直直望著他的臉,一眨也不眨。

  「請問……我的臉上有甚麼嗎?」男店員總算忍不住好奇問,一隻手尷尬地搔了搔自己的臉頰。

  「沒、沒甚麼……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,她羞愧地低下頭,隨即快步離開。

  但男店員卻像是想到了什麼,忽然叫住她:「等等。」

  聞言,她愣在了原地,懷抱著一絲企盼緩緩轉過頭,就見男生的嘴角掛著親切的笑容,她感到心跳急促了起來,眼眶微微紅了。

  可下一句立刻將她打入了地獄。

  「您是昕妍的姑姑對不對?」男生窘困地笑了,「抱歉剛剛一時沒認出來。」

  「你認得我?」她勉強擠出笑容,想起有次他來她家找她,當時姑姑正好也在,就介紹了兩人認識

  「昕妍常常跟我提起妳,而且姑姑妳和昕妍一樣都是美女,過目不忘的。」他笑道,「對了,昕妍等一下會過了,姑姑妳要不要在店裡坐一下,我想昕妍看到妳一定會很高興的。」

  「等一下?」她遲疑問。

  「是啊,我們約好今晚去看電影,再過一小時我就下班了。」

  「不了,我還有事。」她迅速婉拒,面露不安,「還有,不要告訴她我今天有來過這裡,也不要提到我,拜託了。」

  雖然他感到困惑,但到底是長輩,還用如此鄭重的語氣拜託,他也不便多問,只是笑笑答應:「好的,我不會告訴她的。」

  她回以微笑,隨即匆匆離開超商,就怕等等會不小心撞上「王昕妍」。

 

  遠離了那間超商一段距離,她來到附近的高級商業區,最後在一張公共長椅坐下。

  天氣就有些涼意,天空一片陰鬱,如今看來,大概快要下雨了。

  手中的拿鐵早已冷卻,沒了熱氣,她坐在長椅上喝著拿鐵,配著買來的那包餅乾,望著四周來來往往的人,有西裝筆挺的上班族、濃妝豔抹的貴婦,還有只是出門散心的路人,他們都紛紛撐起了傘或找地方躲雨。

  她看著四周來往的人們,不自覺落下淚,

  姑姑不只奪走了她的身體,也奪走了她的人生,如今的她不只是身無分文,還一無所有,既沒家人,也沒朋友,就連愛人也失去了,甚麼都沒了。

  雨滴在空氣中交織出細密的網,霪雨霏霏,烏雲罩天,越下越大,一個又一個水漥在人們腳下逐漸成形。

  手中的咖啡杯已見底,她依然坐在長椅上,任雨水淋濕自己全身,一遍又一遍洗去自己臉上的淚痕,但內心連日來的陰鬱與絕望,怎麼洗也洗不掉,只有日漸加深,混濁成泥。

  倏地,一道陰影忽然覆蓋住了她全身,替她遮擋住了冰冷的雨水。

  「請問需要幫忙嗎?」一名女生撐傘走到她身旁,她有一頭俏麗的栗色短髮,額前有一片輕盈的空氣瀏海,配戴著一對水藍色的垂墜式耳環,再配上素色上衣和高腰牛仔褲,穿著打扮都走韓系風格。

  「妳幫不了我。」一脫口,她立刻驚覺自己說錯話了,忍不住懊惱起來。明明是好心上前幫助她的人,若不是心情跌落到了谷底,她一定不會這麼對人說話,「對、對不起,我只是心情有點糟……」

  女生也不生氣,依舊站在她身旁為她撐傘擋雨,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,「雖然我幫不了妳,但若不介意,可以告訴我妳的煩惱,也許心情會好一點。」

  她的心底油然升起一絲感動,眼眶再度紅了。

  她抬起頭,望著她遲疑地開口:「假如有一天,我是說假如……妳變成了另一張臉,妳的家人和朋友都認不得妳了,妳會怎麼辦?」

  女生先是思考了會,隨之露出笑容,「若是這樣,他們就不是我真正的家人和朋友,我相信真正愛我的人,無論我變成甚麼樣子,都還是會願意接受我。」

  「是嗎……」她落寞地垂下頭沒再說話,腳下的水漥映出晦暗的天空,以及自己這張三十幾歲的憔悴臉孔。

  這個答案完全沒有安慰的作用,這麼簡單的道理誰都明白,可是他們不會懂……不只是從美變醜,而是完完全全變成了另一個人,從十八歲變成了三十幾歲,誰會相信呢?

  連她都不相信。

  「雖然我不曉得妳經歷了甚麼,但一定會迎來雨過天晴的時刻。」語畢,女生隨即將手中的傘遞給她,「繼續坐在這邊會感冒的,這把傘留給妳用吧。」

  見女生主動把雨傘遞給自己,導致上衣的左半邊都被淋濕了,王昕妍急忙站起來接過傘柄,為兩人撐傘,「那、那妳怎麼辦?」

  「我正好要去附近的百貨逛逛,我想等我出來時雨也差不多停了。」她笑道,將原本掛在肩上的包包放上頭頂。

  「等等……」王昕妍急忙叫住她,但她早已跑出了雨傘,單薄的背影一下子就消失在了雨幕之中。

  濛濛雨霧,大雨瓢潑,無數豆大的雨粒砸在傘頂上,咚咚聲不絕於耳。王昕妍撐著雨傘站在原處,望著女生離去的方向。她的全身濕透,渾身顫抖,唯有左手緊緊握著傘柄,視線一刻也沒離開前方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
沫晨優

∴°☆.幸福的大門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