翌日。

  白宸下樓吃早餐時,餐桌只有女主人一個,他在她的斜對面坐下,管家隨即為他端上了一份早餐。

  「小姐,您今天要喝豆漿還是咖啡?」

  「豆漿。」他迅速道,一杯溫豆漿很快端了上來。

  他先是看了一眼餐盤,全麥饅頭、歐式炒蛋和幾顆小番茄,再看了眼斜對面的婦人,一碗稀飯和一盤清粥小菜。

  他真的很想跟管家說,不用費心了,幫我準備和夫人一樣的早餐就好。

  只是洛芙不會同意。

  經過昨晚的鬧劇,最後想出來的折衷方式是泡澡,再直接沖掉身上的泡泡,確保不會碰到她的身體。當然,過程中他都必須蒙眼,黛娜則在旁監督。

  除此之外,洛芙每天都會跑來為他換衣服和化妝,這些他都還能忍受,最不能忍受的,是連每天吃甚麼都得跟她報備,避免超過一日所需的熱量。一想到之後每天都得過這樣的日子,他就沒有食慾了。

  女主人吃完早餐後,便直接離開廚房了,也不會跟他家常。雖然不曉得洛芙和她阿姨的相處是不是都是如此冷漠,但這對他來說反而是件好事。

 

 

 

  當天放學後,洛芙和白宸便來到了王昕妍下榻的飯店,討論之後的計畫。

  「對不起,是我連累你們了。」看著眼前交換身體的兩人,王昕妍滿臉愧疚。如果不是為了她,白宸和洛芙不會去找她姑姑,也不會交換身體了。

  洛芙無力地躺在床上,似乎還沒從昨日打擊中振作起來。她仰望著飯店房間挑高的天花板,低聲細數道:「因為這樣,我這禮拜得推掉三個聚餐,兩個活動,還有一個約會了……」

  「妳活動也太多了吧?」白宸忍不住吐槽,他盤手靠在窗邊,看著洛芙呈大字型躺著。

  「這些都還不是最重要的……」洛芙懶得回嘴,自顧往下說,「下禮拜就是系上的宿營了,我還是隊輔,不能不去……」

  「不能謊稱生病?」白宸問。

  「營火晚會的時候隊輔們都得上去表演,為了那個表演,我和女隊輔已經練了一個月,而且我還是主舞,我要是不去會給大家造成困擾。」語畢,她坐起身,正色道,「這是信用問題,絕對不能缺席。」

  「也就是說,一定要在那之前得到王湘婷的戒指。」白宸嘆了一口氣問,一隻手接著舉起,「我先申明,我可完全不會跳舞。」

  「沒錯,就算你不情願,我死拖活拖都會要你代替我去參加宿營。」洛芙點頭道是,語氣嚴厲,「不會跳沒關係,我從現在幫你集訓。」

  反正無論哪一邊,對他而言都是一條充滿困阻的道路。

  「現在當務之急,是要找出王湘婷在哪,對吧?」白宸的眼神難得認真起來,他從來沒有比現在這一刻,更想趕快蒐集到聖物,趕快回到原來的身體。

  「我昨晚跟昕妍聊了下。」語落,洛芙望向了坐在桌子前的王昕妍。

  接收到洛芙的目光,王昕妍的神情隨即暗了下來,低聲說道:「我爸曾經跟我提過,姑姑在大學時期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回家,再度回到家時,全家都感覺她變了一人,說不上來哪裡奇怪,就是覺得姑姑不一樣了。」

  「你想,滿分不是無法回答王湘婷在哪嗎?也許正是因為真正的王湘婷早就不在世上了,所以才無法回答,不然,問王昕妍在哪就沒問題,不是很奇怪嗎?」洛芙接著道,「事先準備好遺書、將房間布置成上吊自殺的現場,甚至還準備了農藥以防萬一,哪怕設想得如此周全,有沒有勇氣真正去做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吧?若不是已經熟悉使用這個聖物,不只跟別人交換身體過一次,一般人有勇氣去做這種事嗎?若時機抓得不好,沒能交換成功,活活吊死的可是她自己耶。」

  「很有道理。」聽完這個結論,白宸扯扯嘴角,想到這次的對手是個殺人慣犯,就不禁對自己的性命感到堪憂。

  「我剛才有用電腦查自己這幾天的出缺席,姑姑都有替我去上課。」王昕妍沉著臉說,桌上的筆電是洛芙借她的,就怕她待在房間無聊,另外也借給她一支備用手機,好方便連絡。

  「這樣就方便啦,只要照著妳學校的課表,一定能找到王湘婷。」洛芙得意笑道,「既然聖物會吸收人類的負面情緒,我認為,聖物吸收的是王湘婷的『忌妒』,因為忌妒所以才會想奪取別人的人生,而能夠淨化忌妒的,就是欣賞和愛慕吧?我們只要蒐集到這類的情感,再去找王湘婷就好了。」

  「如果她又跟你們交換身體呢?」王昕妍擔憂問。

  「所以我們這次必須神不知鬼不覺接近她,在她還沒發現我們前把她擊昏,趁她昏迷不醒時淨化她的聖物,就跟上次學姊昏倒時一樣。」

  「妳、妳不會不小心把她打死吧?那是我的身體耶。」

  「放心,我會用電擊棒,只是上次被她提早察覺了,這次只要好好擬定計畫,保證能電昏她,但又不會傷到她。」

  可畢竟還是自己的身體,被人打昏、電昏都是她的身體在受,王昕妍怎麼可能放心?依舊是滿面愁容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
沫晨優

∴°☆.幸福的大門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