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幕高懸,住宅區靜謐安詳,白宸跟著黛娜走過一排連棟別墅,最後在一間獨棟別墅前停下腳步。

  由於他和洛芙都沒去過對方的住處,所以交換了彼此的黑筆和手錶,讓滿分和黛娜陪伴對方,也算有個照應。雖然滿分和黛娜不像聖物一定要戴在身上才能使用,但若非物品的主人,也是無法蒐集情感跟使用魔法。比如,滿分身邊若沒有白宸,就算洛芙如何對滿分嚴刑拷打,滿分也不會吐出任何答案。滿分之前能夠回答洛芙的問題,都有白宸在內心應允。反過來說,白宸手上如今戴著洛芙的手錶,也無法讓時間靜止。

  「就是這?」白宸打量著眼前四層樓高的建築,樓身嶄新潔白,還位在精華地段。雖然他早就料到洛芙的家境富裕,但如今看來果真是千金了。

  「大門是感應式的,門卡在皮包裡。」黛娜飛到門口的對講機旁道。

  白宸依言從皮包取出門卡,向機器嗶了一聲後,大門隨即自動開啟。

  他先是經過兩旁的庭園造景,才來到別墅大門,推開門,大氣富裕的裝潢擺飾隨即應入眼簾,白宸按黛娜的指示將鞋子放好,跟著黛娜進屋。

  一進到客廳,一名年約五十歲的婦人正好從廚房出來。她的手上拿著冒著熱氣的馬克杯,一看見他,隨即揚起溫和的笑容問:「吃過晚餐了嗎?」

  「吃過了。」他反射性答,一時忘了要揚起洛芙的招牌笑容,以至於聲音聽起來有些冷漠,白宸式的冷漠。

  「那早點休息,不要太常熬夜了。」婦人淡淡一笑說,隨即轉身離開,彷彿這只是一句習慣性的叮嚀。

  「這裡。」黛娜平板的聲音喚回他的思緒。

  他跟著黛娜繼續往前走,與老婦人背對而行。上了二樓後,他不經意開口問:「剛剛那個人是?」

  「這家的女主人。」黛娜平靜答道,領著他繼續上三樓。

  三樓只有兩間房,黛娜在右邊那間房外停下,他隨即推門入室。

  房內的裝潢和他預想的截然不同,他原以為會看到宛如公主城堡般粉紅色的泡泡,但除了化妝品和衣物外明顯是女性用品外,房間風格簡約而中性。

  「我的房間如何?」此刻,洛芙正坐在床上,彷彿已經坐了很久,就在等他打開房門進來,只是如今是用他的容貌,他的聲音。白宸差一點就被自己給嚇到了。

  「妳來幹嘛?」他不以意問,視線落向正在房裡到處飛的滿分,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一樣,滿分興奮得像個孩子。

  「來跟你換筆電啊。」洛芙將抱在手裡的筆電放在書桌,「我要趕下周的報告,需要用到筆電,你也不希望我看到你筆電裡的秘密吧?」

  「那妳拿了就快走吧。」

  「還不行,我還要幫你卸妝,等等洗澡我也要監督,不然我的清白都被你看光了。」

  白宸扯了扯的嘴角,「我根本不想看。」

  「我不信。」洛芙將他拉到化妝臺前坐下,巨大的化妝鏡映照出兩人的模樣。她用雙手按住他的肩膀,望著鏡中的倒影認真問:「這麼一個大美女坐在你面前,你都不心動?」

  此刻,鏡中那張清新脫俗的臉龐上只有無言,滿滿的無言,「妳要卸就快卸。」

  鏡中男生的朗目黯淡了下來,兩道濃眉也垂了下來。洛芙癟起嘴,為他戴上髮帶,完全露出整張臉,接著拿起桌上的化妝棉和卸妝油,二話不說就將兩片化妝棉沾溼蓋上他的雙眼。

  用棉花棒清除眼角殘妝後,洛芙繼而大面積卸去臉上的妝容,動作無不輕柔小心,畢竟是她自己的臉。

  白宸始終都閉著眼,內心卻也感到彆扭。他這輩子還沒化過妝,就已經先體驗過卸裝了,說出來都覺得好笑。

  「好了。」半晌,洛芙微笑開口,「之後再用洗面乳洗臉就好,我對我的素顏還是很有自信的。」

  白宸睜開眼,除了臉上有卸完妝的油光,真是沒甚麼差別,該是說……他從來也沒認真看過她的臉。

  「妳隔壁房有住人嗎?」他轉移話題問。

  「你問隔壁?」她將用過的化妝棉丟進垃圾桶,轉身走向衣櫃。房間坪數太大,不是兩、三步就能走到,「他正好出國唸書,所以三樓目前只有我一個住,叔叔阿姨則睡在二樓,沒事也不會上來。」

  「妳跟妳阿姨處得不好?」

  「怎麼,難道你們剛剛發生甚麼嗎?」她在衣櫃前停下,轉頭問。

  「沒甚麼,只是覺得她對妳的態度很疏離。」

  「這是當然的吧,我又不是她的親生女兒,當然生疏。」她理所當然說,「不過有黛娜在,你應該沒亂說甚麼吧?」

  「我能亂說甚麼?」白宸斜睨她一眼,「我才求妳別跟任之凡亂說甚麼。」

  「放心,我原本就跟任之凡蠻熟的,剛剛在客廳還跟他一起看電視節目,小聊了一會呢。」

  白宸的表情垮了下來……這才叫人擔心吧?

  「就聊些學校的事,沒多說甚麼。」

  「是真的主人,我一直都在旁邊聽著,他們還聊得很開心呢!」滿分飛來附和。

  但他的臉色反而更差了,只是捂額搖頭,不願再多問了……

  「不過你當初怎麼會和任之凡一起租房子啊,我還以為你是一個人住。」洛芙打開衣櫃,順手拿出一件水藍色的連身睡衣,但看了幾眼就放回去了。

  「因為我們大一就是室友。」

  「但你跟任之凡是很好的朋友吧,不然也不會找你租房子吧?」她又再取出一件橘色連身睡衣,看了一眼後掛上手臂。

  「是損友……」他苦笑一聲。

  「可我感覺他很重視你。」她蹲下身,翻找下層的衣櫃,「他身邊明明圍著那麼多人,卻還是日日和你在一塊,不就說明在他心裡,你才是他真正的朋友嗎?」

  「妳怎麼知道?」

  「因為我和他是同一種人,我感覺得出來。」

  聞言,他不禁朝她望了一眼,看見她正在翻找衣物,手臂上除了掛有一件橘色睡衣,此刻還取出了一套內衣。

  「妳在幹嘛?」他忍不住問。

  「準備你今晚穿的睡衣啊。」她將衣物放進乾淨的衣物籃裡,再度走回他身旁,「來洗澡吧。」

  「妳真的要在旁邊監督我洗澡?」如今他的身體是女生,力量完全比不上身為男生的洛芙,一下就被拉著走。

  「為了確保你不會偷看我的身體,我會矇住你的眼睛幫你洗。」她強硬地拉他進浴室,飯店般高級的衛浴設備頓時呈現在他眼前。

  「妳認真?」

  「我從不開玩笑。」

  「意思是要用我的手幫妳的身體洗澡嗎,有沒有搞錯,妳現在是男的!」

  「難道我要讓你摸遍我全身上下嗎?」她抓住他的手反問。

  「我不也是嗎?妳當真要每天都要來幫我洗澡?」

  「我也會蒙住眼睛叫滿分幫我,你不用擔心。」

  此時站在浴室外頭的滿分,登時敬禮道:「主人你放心,我一定會把你的身體洗乾淨!」

  「那妳也讓黛娜……」

  「我不要。」

  聽見這道決絕而迅速的回答,白宸愣愣轉過頭,就見滿分身旁的黛娜盤著手,對眼下的情況毫不在乎。

  「你聽到了,黛娜不願做,就只能我來了。」洛芙不知從哪裡變出一條黑布,從後方迅速繞過他的雙眼,緊緊打了個死結。

  這條黑布透光性極差,光線一瞬間就被擋住了,他的眼前頓時一片黑暗。

  「妳、妳別用我的手脫妳的衣服!」他拉住身上差點要被掀起來的上衣,說出自己這輩子都不想再說第二遍的話。

  洛芙依然用雙手拉著他的衣角,「你就配合一點,我會洗很快的。」

  「就算洗澡沒被看見,可之後上廁所呢?」情急之下,他脫口而出說,感覺到她安靜下來了,再繼續說,「還有上大號、早上換衣服……」

  「啊啊啊啊啊我不要聽──」她忽然崩潰般大喊,再次突破了男生聲腺的高音極限。

  白宸這時也把眼罩扯下,就見洛芙蹲在地上雙手抱頭,一臉絕望至極的模樣。

  ……這場鬧劇究竟甚麼時候可以結束?

  他真是無語問蒼天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
沫晨優

∴°☆.幸福的大門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