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天一早,看見白宸傳來的訊息,洛芙急匆匆出了門,直接搭上計程車來到當地的警局。

  一進警局,她的視線迅速掃視了一圈,很快就找到了位在警局角落的學姊。她的髮絲凌亂,眼神空洞,只是一動也不動地倚牆坐著。

  洛芙焦急地走到她身邊,發現她的手上不但少了手鍊,身上還有多處瘀傷,只是裹著風衣,只能看見四肢的肌膚。

  「我是這位小姐的朋友,請問她發生甚麼事了?」她抓住正好經過身邊的一名員警,用英語焦急問。

  年輕員警先是看了一眼呆坐椅子上的末菲,隨之答道:「我們是在夜間巡邏時發現她的,看她走路搖搖晃晃,以為她是喝醉,上前查看才發現是被搶了,而且夜路也不安全,就先帶回警局了。她似乎是受到了很大的驚嚇,不論我們問什麼都不願開口,而且她的證件和手機也都被搶了,我們還在苦惱該怎麼辦呢,妳來得正好,可否幫妳朋友協助我們做筆錄呢?」

  「我知道了,謝謝。」雖然得知了事情經過,但洛芙的內心卻是一片沉重。她在末菲身旁坐下,同時摟住她單薄的肩膀,「學姊,是我。」

  末菲沒有反應,只是抱著雙臂瑟瑟發抖。其實就算不問,從這一張憔悴的臉龐,洛芙也猜想得到是經歷了多麼恐怖的事,才會變成如今這個模樣。

  「沒事了,學姊……」洛芙柔聲安撫道,加重摟住她的力道。

  「我……」末菲忽然顫顫開口,視線落向了自己雙手,「我的手鍊……被搶了……回不去了……」

  「沒有手鍊……我回不去了、回不去了……」她撫摸著自己甚麼也沒戴的手腕,雙眼盛滿了悲鳴,呼吸急促,彷彿下一秒就會因為缺氧過度而昏過去。

  「沒事的學姊,我會帶妳回家、一定會帶妳回去,別擔心。」洛芙持續安撫。她當然想到了,學姊過去都是靠手鍊到世界各地旅行,不可能會辦證件,若警察問起她的身分,會發現她是非法入境。

  「我沒有手鍊了……我的手鍊沒有了……」末菲依然重複道,模樣教人心疼。

  「沒事的學姊,我會幫妳找回來。」洛芙轉而握住她瑟瑟發抖的雙手,「我既然我能知道學姊妳在這,也會知道妳的手鍊在哪,會幫妳找回來的。」

  「沒辦法。」一旁的戴娜忽然道,「我們的魔法對聖物是無效的,滿分可以回答末菲這個人類在哪,但無法回答聖物在哪。」

  「怎麼這樣……」洛芙的臂膀頓時垮了下來。

  「不過……」戴娜微笑補充,「聖物一旦認定了主人,無論以何種方式,都一定會回到主人的身邊。」

  同一時間,一名華人男子正好走進警局。

  洛芙仍在安撫末菲,沒有注意那名男子跟員警的對話,直至聽見手鍊的英文單字,她才猛然轉頭,發現那名男子是拾獲了遺失物特地送來警局。

  在歐洲被搶劫,並在幾小時之內找回來的機率是多少呢?

  看著男子交給員警的那一條手鍊,洛芙轉頭看了戴娜一眼,似在求證這件事的可能性。

  戴娜只是淡淡一笑,輕輕點了點頭。

  末菲這時也注意到了那名華人,一看到員警手裡的手鍊時,她的眼睛倏地瞪大,直接衝向他們,讓洛芙想攔阻都來不及。

  她直接從員警手裡搶過那條手鍊,將之放在胸前緊緊握住,激動地流下了熱淚。

  洛芙跟著快步上前,先是跟員警解釋了下,才走到末菲身邊,吁了一口氣道:「太好了,學姊。」

  但末菲卻忽然用力推開她,「走開!」

  「學姊?」洛芙愣住了。

  「這條手鍊是我的,我不會給妳的,妳也別想搶走……絕不……」末菲咬牙切齒道,目露兇光,雙眼直瞪著洛芙。

  「我沒有要搶,也不會搶……」洛芙揮著手苦笑道。是啊,她是必須得到聖物,可是再這種情況下,她怎麼可能會搶走支撐學姊的最後一根稻草?

  「不要過來……」末菲依然不停往後退,近乎喪心病狂地握著手鍊,「我不會給妳的……妳也別想……」

  警局的員警們看見這種情況,也不知如何是好,一部分的原因也是聽不懂中文,只能大致猜測情況。

  「放心吧學姊,我不會搶走的,我保證。」洛芙的眼底滿是心疼。她緩緩靠近,向末菲伸出了一隻手,溫聲道:「我只是來帶妳回家的,跟我回去吧,末菲學姊。」

  「回去?」看著那隻朝自己伸來的手,末菲忽然冷笑了一聲,「妳忘了嗎?不用妳我也能自己回去。」

  她笑了出來,笑聲漸大,越來越諷刺,迴盪了整間警局。

  此刻,所有人都看著她。

  但十秒過去,卻見她笑聲漸止,臉色鐵青。

  洛芙以為她會憑空消失,但她就只是站在原地,表情驚愕地看著自己的手鍊,直到再也笑不出來了。

  「怎麼會……」末菲愣然地看著攤在掌心上的手鍊,鍊身同樣刻著繁複的花紋,中央也同樣鑲有一枚透亮的紫水晶,的確是她被搶的手鍊沒有錯啊……

  為什麼……

  「為甚麼我還在這裡?」握住手鍊的末菲放聲尖叫,「為甚麼手鍊沒有用!為什麼我還在這裡!」

  洛芙同樣也有這個疑問,立刻望向了身邊的戴娜,戴娜很快答:「聖物的魔力是不可能會消失的。」

  「那為甚麼學姊……」

  「除非那件事是連聖物也做不到的事,不然魔力是永遠不會消失的。」

  「聖物也做不到的事?」洛芙皺起眉頭,更加困惑了,戴娜於是接著說:「例如,那個地方是連聖物也到不了的空間。」

  一聽,洛芙立刻在末菲身邊蹲下,抓著她的肩膀問:「末菲學姊,妳現在最想去哪個地方?

  時間彷若慢了下來,末菲只是緩緩轉過頭,用一雙空洞的眼睛望著她。

  洛芙緊盯著她,一片突如其來的靜默中,警局所有人都到抽了一口氣。

  因為下一秒,末菲已經不在這裡,就像憑空消失了般。

  洛芙放下了懸空的雙手,心頭一沉。

  當警局所有人都在議論是否要調閱監視器,洛芙只是掏出手機,播了一通國際電話。

  待電話接通,她隨即平靜問:「白宸,幫我問滿分,學姊現在人在哪裡?」

 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