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巷裡,遍地清冷的陽光,寂靜安詳。

  末菲拉了拉身上的薄外套,這裡的太陽才剛探出頭,空氣中還殘留著涼意。

  她離開無人的小巷,來到附近的市區。街上滿是醒目的紅色巴士,一張張西方面孔從她身旁擦身而過,她走進一棟樓層最多、建築最為嶄新的公寓大樓。

  出了六樓電梯,她隨即掏出包包裡的鑰匙,插入走廊最尾端的那一扇門。

  一推開門,懸掛在門口的那幅油畫隨即映入眼簾,接著便是男人低沉的嗓音,帶著道地的英國腔調,「怎麼這麼早回來?」

  「出門後才想起教授說這週停課,所以就折回來了,反正提前回來準備下午的課程。」她用流利的英語笑回,順勢將包包在沙發上放下。

  因為台灣和英國有時差的關係,她都盡量選下午或晚上的課,正好是英國早晨的時候。艾倫此刻正在廚房準備早餐,能聞到一股濃郁的咖啡香氣。

  「今天是教他們炒麵嗎?」艾倫此刻正將煎好的培根放上餐盤。

  「是啊。」她走向隔著廚房和客廳的吧檯,培根誘人的香氣讓她想起自己還沒吃早餐,「我可以吃嗎?」

  「那我只好再煎一份了。」艾倫哀怨道,因為末菲已經自動拿起叉子,吃起了他本來為自己準備的餐盤。

  「大廚的手藝就是不一樣。」咀嚼著熱呼呼的培根,她露出幸福的表情。 英國的物價貴,她都是在台灣解決伙食的,不然就是艾倫為她做的菜。

  平底鍋再次散發出嗅誘人的香氣,她一邊吃著盤子上的炒蛋和燉豆,一邊望著艾倫做菜的身影,心情無比平靜。

  他比她大三歲,柔順的金髮之下,是一張宛如藝術家雕刻出來的深刻五官,眼睛湛藍深邃,宛如帶著淡淡的憂鬱。

  他們是在偶然的機緣下認識的,艾倫那時和朋友合夥開了一家餐廳,於是末菲立刻靈機一動,問他可否在休息時段借用餐廳廚房,讓她開課教人做中國菜。

  就像在台灣吃一餐法國菜相當奢侈,在國外上中國館子吃飯也同樣昂貴。既然她會做菜,還可以隨時回台灣買食材,不如就在國外授課,英國物價高,賺得一定比在台灣多,賺來的錢就和餐廳平分。

  也由於才剛開幕沒多久,餐廳的生意也是門可羅雀,艾倫欣然答應了。

  就這樣,每週一堂課,每半年一學期,竟也賺了不少英磅。如今每週開三個班,每班的報名人數都不少,還免費為餐廳做了宣傳,餐廳的客人也日漸多了。

  也在朝夕相處下,他們生出了情愫。

  當艾倫跟她告白時,她沒有多想就答應了。

  「吃飽了嗎?」見她的餐盤已空,艾倫貼心為她倒了一杯黑咖啡。

  她笑而不答,只是從他手裡接過那杯黑咖啡,啜飲了一口,滿足地喟嘆一聲,然後拿起叉子,再次叉走盤子上剛煎好的培根。

  「這下我又沒得吃了。」艾倫沒轍地一笑。

  「難得能吃到你做的早餐。」她俏皮地眨了眨眼,「不然這樣好,今天晚上我做菜。」

  艾倫沒有答話,只是微笑看著她將叉子上的培根吃乾抹淨。

  金黃的陽光透過窗簾,照亮屋內華美的擺設。洗手檯裡有兩個餐盤沒洗,桌上兩杯喝了一半的咖啡也早已冷卻,沒了香氣。

  靜寂的室內,男人擁住女人纖細的身子,先是在她嘴上印下深深一吻,接著耳後、脖頸,一入往下游移。

  她被吻得天旋地轉,迷茫的視線中,她瞥見了自己手腕上的銀鍊,中央的紫色水晶散發出深沉的光芒。

  她都想好了,畢業後就來英國留學,一邊幫忙艾倫的餐廳,一邊賺學費。但就算沒有艾倫,只要有這條手鍊,她就不必擔心住宿和交通。只是全世界那麼大,為何偏偏選上了倫敦留學,無疑是為了艾倫,想和他在一起。

  她一點都不意外洛芙能夠讓時間靜止,打從發現這條手鍊有魔力,她就相信這世上一定還存在其他不可思議的事情。

  她在意的是,為甚麼洛芙會知道這條手鍊的秘密,甚至還想占為己有?

  但無論原因為何,她都需要這條手鍊往返臺灣和英國。

  她的未來可以不需要吳逸辰,但絕對不能沒有這條手鍊,無論如何,她都不可能將這條手鍊讓給其他人。

  半掩的房門內,幾件衣物散落地板。屋外的英國陽光難得燦爛,照拂著窗檯的玫瑰,室內隱隱瀰漫著鮮花的香氣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
沫晨優

∴°☆.幸福的大門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