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對貝爾菲達的威脅,白宸的臉上沒有任何情緒,依舊是一副撲克臉與他對峙。

  反倒是洛芙慌了,主動向他勸道:「不是都說助人為快樂之本,若你真的不願意,大不了之後我一個人收集就好啦,你就先答應嘛,也好讓貝爾菲達回去交差。」

  「還是說,你其實是討厭我?」她垂下眼,語氣低落問。

  白宸輕輕看了她一眼,「我的確蠻討厭妳的。」

  「怎麼這樣……」洛芙瞬間跪坐在地,想不到會被喜歡的人直截了當地拒絕,少女心瞬間落了一地。

  「白宸先生,您真是我見過最奇特的人類了,不但絲毫不驚訝,就連拒絕也毫不考慮,若不是先見到洛芙小姐,我會以為現在的人類都如此冷漠呢。」看著白宸連對女孩子都如此無情,貝爾菲達忍不住感嘆。

  「願望……」跪在地上的洛芙幽幽開口,白宸原以為她是在喃喃自語,但下一秒她猛然抬起頭,厲聲說道:「貝爾菲達說集齊五個聖物能夠獲得一個願望,如果真的收齊了,我將那唯一願望讓給你!」

  「我沒有任何願望。」他迅速回,又換來了洛芙一次的傻眼。

  「怎麼可能沒有任何願望?甚麼願望都可以,包括人的生死,你難道沒有想要實現的事情嗎?」

  「生死?」他挑眉。

  「是,您可以許願讓死去的人事物活過來,除此之外,只要在不傷害其他人的前提下,任何願望都可以實現。」貝爾菲達微微一笑道,「不過洛芙小姐真是大方啊,雖然有更公平的方式決定誰擁有那個願望,但若是其中一方願意讓出來,那我也沒有理由反對。」

  白宸沒再回應,但神情卻陷入了深思。

  「白宸先生,您這是答應了?」

  半晌,他抬起眼眸,淡淡問了一句:「聖物長甚麼樣子?」

  洛芙立刻露出了欣喜的笑容,貝爾菲達則笑得更深了。

  「您沒有其他疑問了嗎?」

  「一聽到魔法這個詞,任何問題都不再是問題了。」

  「您果真是很特別啊,白宸先生。」貝爾菲達這次直接笑出了聲,但很快又恢復正色,「關於聖物的模樣之後會再有其他使者為兩位說明,那麼,現在為了證明兩位願意幫忙,請拿出一樣可以隨身攜帶,並且陪伴自己多年的物品。」

  「最好是飾品之類的。」他補充道。

  「要做甚麼用?」洛芙好奇問。

  「賦予兩位蒐集聖物的能力,人類沒有辦法直接將情感化為能量,必須要有樣物品作為你們使用能量的替代品。同時,這樣物品也會成為兩位的響導,為你們指引聖物的方向。」

  「這支錶可以嗎?」洛芙舉起自己的左手,手腕上有一只銀色的名牌錶,「這支錶是我爸送給我的生日禮物,從我國中陪我到現在了。」

  「看得出來洛芙小姐您相當珍惜這支錶,當然沒有問題。」貝爾菲達點頭笑道,隨之轉頭問:「那麼白宸先生呢?」

  「我的鞋子。」白宸不假思索地抬起腳,那是一雙不再潔白的球鞋,看得出來歷經風霜。

  「您會連在家裡穿著這雙鞋嗎?」貝爾菲達笑了笑,「請拿出一樣可以隨身攜帶的物品。」

  「我的手機?」語畢,白宸順勢從口袋掏出手機。

  「這支手機還很新的,請問您多久換一支手機呢?」貝爾菲達依舊掛著一臉溫和的笑意,「請拿出陪伴您多年的物品。」

  碰壁了兩次,他直接雙手一攤,不耐煩道:「我全身下上就這一套衣服,還有這支手機,沒了。」

  貝爾菲達明白地點了點頭,接著雙手一拍,一袋東西立刻憑空出現在眼前了,「這是您的後背包,剛剛也掉進湖裡了。」

  白宸默默瞪了貝爾菲達一眼,你早點變出來不就好了?

  坐在地上翻找了一段時間,白宸總算從筆袋裡掏出了一樣攜帶方便的東西,「就這個了。」

  「您沒有鋼筆之類的嗎?」看著那支毫不起眼的黑色原子筆,貝爾菲達的臉上流露了一絲汗顏。

  「你不是說要隨身攜帶,這麼小一支剛好,而且它從國中跟我到現在,陪我也算久了。」

  「……好吧。」貝爾菲達感到無話可說,「那麼現在請兩位將東西握在手裡。」

  一聽,兩人隨即聽話地將東西握在手裡,等待貝爾菲達的下個指令。

  虛無一片的空間裡,貝爾菲達向上飄了一段距離。

  白宸和洛芙並肩站在底下,抬頭望著貝爾菲達,只見他的身體越飛越高,朝天花板的上方不斷往上飄,最後筆挺地站在上空,如俯瞰大地的神,只不過穿著打扮是一名英國紳士。

  同時,兩人握在手裡的物品頓時也散發出了橘黃色的光芒,光輝溫暖而璀璨,並且越來越盛大,幾乎照亮了整個空間。

  「汝之心……汝之夢……」

  隱隱聽見上方傳來了貝爾菲達不帶情緒的念咒聲音,但兩人已顧及不到上方了,只是緊緊抓著手裡發光的東西,同時也是自己最珍視的物品。

  「汝之恨……汝之愛……」

  光芒包裹了整個空間,耀眼得看不清周圍,但隨著光芒轉弱,逐漸凝聚成一個小點,整個空間又立刻恢復了原貌。

  白宸和洛芙像是不曾出現過似的,隨著光芒一起消失了。

  半晌,貝爾菲達獨自一人緩緩降回地面,看著純白而虛無的空間,他揚起了一抹淡然的笑容。

  「你怎麼這樣就讓他們離開了?」一道稚嫩的童聲陡然出現,一名小女孩在貝爾菲達的身邊現身。她穿著一套水藍色的洋裝,蓬鬆的捲髮披在肩上,但神情和語氣卻絲毫沒有孩童的天真,彷若一直都在這裡。

  「這樣做有甚麼不對嗎?」

  「你應該要告訴他們有多難達成的。」小女孩冷聲回道,「從古至今,從來沒有人類成功過。」

  「上次不就成功了?」他微笑道,目光凝視著前方。整個空間與其說虛無,不如說荒蕪,既沒有過去,也沒有未來,是個沒有希望的地方。

  「也只有那一次。」

  「妳太小人類了。」他輕輕一笑,很快收起了笑意,「我看得出來,那兩人都有無論如何都想實現願望。」

  「可是那女孩主動把願望讓了出來?」小女孩提起嗓子反駁。

  貝爾菲達搖了搖頭,臉上已經一點情緒也不剩了,看不出喜樂,也看不出傷悲。

  他望著虛無的世界,平靜道:「別忘了,人類的慾望是很可怕的。」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
沫晨優

∴°☆.幸福的大門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