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著自己離岸邊越來越遠,白宸只覺全身冰冷。湖面之下,安靜得能聽見湖水攪動的聲音,湖面上的熱情陽光、人聲宛如被阻隔在千里之遠,像在另一個世界。

  好重。

  他以為自己很快就會浮起來,但身體卻像一顆重石,只是不斷地往下沉。他不曉得這片湖到底有多深,但一般會這麼深嗎?

  「白宸你聽到嗎……」隱隱約約地,他聽見上方傳來了損友焦急的呼喊,不自覺張口回應,卻忘了自己身在湖裡,立刻嗆到了湖水。

  窒息般的疼痛攀上鼻腔,接著是心肺,他抓著脖頸在水裡痛苦掙扎。閉上眼的最後一絲意識,仍是損友那張北爛的笑臉。

  損友果然就是損友……

  比起在岸邊呼喊,奮不顧身跳水救人很難嗎?

  然而,一生還不及在眼前掠過,他的意識就被黑暗淹沒了。

  當他再度睜開眼時,周圍已沒有任何一滴水,只有一片一望無際的白色世界,虛無得甚麼也沒有。

  白宸從地上緩緩坐起身,感到腦袋一片昏沉。他先是看了下自己乾爽的身體,再四望周圍,最後喃喃道:「原來是天堂……」

  「看來到齊了呢。」

  空曠的空間裡,一道充滿磁性的男性嗓音驀地響起,口吻似老年人沉穩,聲腺卻相當年輕。

  白宸順著聲源茫然地抬起頭,心想大概是特地來迎接他的牛鬼神蛇。

  「等您很久了,白宸先生。」

  出現在他眼前的,是一名穿著燕尾服,頭戴高帽,手拄拐杖,一身英國紳士裝扮的年輕男子。宛如神仙般乍現在他眼前,男子的氣質飄然儒雅,身體好似沒有重量,慢悠悠地漂浮在空中。

  但還沒反應過來,另一道聲音接著響起。

  「白宸──」

  女生清亮的聲音迴盪在這片虛無的空間,嗓音清脆如鈴鐺,在這個靜默而雪白的空間敲出一道有聲的光彩。

  幾乎不必抬頭,白宸就已經認出了聲音的主人。

  「我就知道是你,這根本就是命運啊,我們根本注定是要在一起的!」洛芙欣喜若狂地張開雙手,朝白宸懷裡撲去,絲毫忘了男女有別的道理。

  白宸先是看了眼黏在自己身下的洛芙,再轉頭看了看那名態度畢恭畢敬的男子。他的臉上既沒有困惑,也沒有驚訝,幾乎半點情緒也沒有流露,只有眼底隱隱散發出的不耐。

  「這裡是哪?」他向漂浮在半空中的男子質問,視線隨之掃過四周。這裡四面八方都是白色,像極了塗成雪白一片的房間,只是看不見盡頭,近似於無邊無際的空間。

  「這裡是時間的夾縫,是人類界和人心界的交界處。這裡的時間是靜止的,沒有過去,也沒有未來,無論在這裡待多久,時間一秒也不會流逝。」男子笑看了他們道,接著緩緩降落到地面。

  「那要怎麼回去?」白宸繼續問。

  「只要您願意答應我的請求,我自然會放您回去。」男子淺淺一笑。

  「甚麼請求?」他皺起眉頭,接著低下頭看了身下的洛芙一眼,「還有妳,可以放手了吧?」他沒有推開她,只是用極其冷漠的聲音道。

  「抱、抱歉……我太高興了。」察覺自己造成對方的困擾,洛芙立刻鬆手,「但我們真的很巧呀,就像命中注定一樣!你真的不答應我的告白嗎?」

  白宸冷著臉起身,「不覺得。」

  「真無情。」洛芙心灰意冷地垂下臉,忍不住嘟嚷了幾聲。

  看著兩人的互動,男子的嘴角牽起淺淺的弧度。他的五官深刻俊秀,有一雙湛藍深邃的雙眼,但卻說著字正腔圓的中文。

  「那就正式來過一次吧。」他摘下頭頂上的高帽,嘴角揚起一抹優雅的微笑,「洛芙小姐、白宸先生,初次見面,我是貝爾菲達,是受維納莉國王之命特此來人間尋找兩位,希望兩位可以為我們蒐集散落在人間的五樣聖物。」

  「我拒絕。」

  聽見白宸毫不思索的回答,貝爾菲達的笑容瞬間僵住了。

  就連洛芙的臉上也流露了幾分錯愕,她站起身,看著他嘟嘴問道:「為甚麼不幫忙?這是多麼神奇的機會,可以拯救臺灣耶,而且每隔一千年才有一次,不是很難得嗎?」

  「拯救臺灣?」白宸挑了挑眉,看了一眼貝爾菲達。

  「洛芙小姐說得沒錯,每隔一千年,聖物會四散在某一座海島,若是放著不管,聖物會散發出強大的能量,可能是地震,也可能是海嘯,總而言之,若未能蒐集五樣聖物,這座海島就會從地圖上消失。」

  「臺灣正是海島不是嗎,如果未能在期限內收齊,臺灣就會毀滅耶,這很嚴重耶!」洛芙正氣凜然道。

  「如果這座島真的毀滅了,搬到國外不就好了。」白宸輕描淡寫說,「何況這座島不是有兩千三百萬人,你們大可去找其他人。」

  「可是我們是唯一會遇到五樣聖物的人耶,只有我們能勝任。」洛芙焦急道,「對吧,貝爾菲達?」

  「是的,您們兩位是和聖物最有緣的人。」

  白宸沒再作聲,只是再度望了望四周,再次向貝爾菲達質問:「既然你說我們是人類,那我們甚麼能力也沒有,你何不自己去收集?」

  「那是因為……」洛芙急著解釋。

  「因為收集聖物需要情感。」貝爾菲達先一步開口了,那雙湛藍的眼眸裡流轉著冰冷的氣息,但臉上仍掛著溫和的笑意,「我們雖然和人類長得一模一樣,但我們不會病死,不會變老,可以說擁有永恆的生命,近似於你們口中的『神』。但相對地,擁有永恆時間的我們,也幾乎沒有所謂的情感,就算有,那樣的情感也不足以淨化聖物,因為蒐集聖物最需要的,是最真摯純粹的情感。」

  「真摯的情感?」白宸揚了揚嘴角,對這個答案有些意外。

  「請不要小看人類的情感了,白宸先生。」貝爾菲達的眸光暗了下來,「情感是世上最可怕的事物,特別是人類的情感,不僅能夠發動一場戰爭,還能無情戮殺數千萬條無辜的性命,就連要毀滅整個世界也是輕而易舉。」

  「因為情感這種東西,比世界上任何一切都還要強大。同時,也唯有情感,是世上唯一永恆不變的事物。」

  「愛慕一個人的情感,憎恨一個人的情感,想念一個人的情感,唯有情感是經過千年萬年都是不變的。一千年前愛著一個人的感情,就算到了現代也是同樣地美麗珍貴,這也是為甚麼你們人類的傳說故事能夠流傳千年萬年。」

  他的身體再度飄了起來,在空中載浮載沉,隱隱朝他逼近。

  「白宸先生,不是我刻意為難您,只是這是我的任務,更關係我們的生存,我無論如何都得達成。若您不願意幫忙,我會將您一直關在這個,直到您答應的那天。」

 

 

 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