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居然拒絕了洛芙的告白,是洛芙耶!你是傻了嗎?」

  任之凡從後頭追上白宸,一把勾住他的脖子,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道:「系上多少男生想追她,你居然當眾拒絕這樣的美女,你還是不是人啊,這樣殘忍!」

  「你別再唸了好不好?」白宸立刻推開他,剛剛上課任之凡都在對他叨念著這件事,好像他做了甚麼十惡不赦的壞事。

  「還是說,你其實喜歡……男的?」一語未完,任之凡立刻鬆開手,倒退三尺,動作和表情都極為浮誇。

  白宸給了他大大的白眼,冷言冷語道:「既然她這麼好,你何不去追她,系草系花在一起不是剛剛好?」

  「我都有女朋友了,何況洛芙看上的是你。」任之凡揶揄道,再次勾住白宸的脖子,「而且我也不是靠臉當上系草的,根本高攀不起那種大美女。」

  感受到頸子傳來的重量,白宸再次挑眉,卻也懶得再推開他。

  「你老實告訴我,你喜歡哪種類型?幫你物色物色,我都怕到了今年聖誕節你都還沒脫魯。」任之凡將左手平舉在眼眉上,望遠周圍的學生,彷彿已經在為他物色女友了。

  「跟聖誕節有甚麼關係?」

  「你沒聽說嗎?如果一個人到了大二聖誕節都還沒脫魯,就會一直魯到大學畢業耶。」任之凡煞有其事地說明。

  「這甚麼沒頭沒腦的理論?」白宸連翻了三個大大的白眼,同時加快了腳步,將好友直接甩在腦後。

  「我這可是在為你擔心耶,你每天下課不是回家就是去圖書館,我都怕你會這麼魯一輩子。」任之凡不罷休地繼續勸道,長久相處下來,他早已對白宸的冷漠免疫了,「既然洛芙不是你的菜,那麼你喜歡的是冷豔型、成熟型?還是御姊、蘿莉?再不然直接提出條件給我,只要你說,包準能為你找到!」

  他自顧自說,還自信滿滿地拍了一下胸脯,絲毫未覺白宸忽然停下腳步。直到獨自走了一段距離後,才驚覺自己一直在跟空氣說話,一轉過頭就見白宸正望著一汪碧綠的湖面。

  圖書館附近有一片占地不小的湖,在這所學校還未興建前就已存在,名為千淚湖。如同那首描寫劍橋大學湖水景致的<再別康橋>,這片千淚湖亦是這所大學的特色。

  但任之凡很清楚,白宸絕不可能是在欣賞這座千淚湖。

  順著他的視線,任之凡看見了對岸坐在涼亭裡的女生。女生穿著一身素色衣衫,及腰的秀髮如絲帶垂落後腦,襯得她的皮膚雪白透亮。她坐在長椅上翻閱著手書本,眼眸淡漠而深邃,絲毫不畏周圍九月炙熱的空氣,渾身散發出與世隔絕般的高冷氣質。

  「原來你喜歡這款的喔!」像是抓到了小辮子,任之凡樂不可支地跑到白宸旁邊。

  「我只是好奇天氣這麼熱她怎麼不去圖書館。」語畢,白宸旋即轉身離開,不希望任之凡對此妄加臆測。

  但已經太遲了。

  任之凡直接勾住他的脖子,用力朝對面的女生揮了揮手,「同學同學!天氣這麼熱,妳怎麼不去圖書館看書啊?」

  被狠狠勾住的白宸想逃也逃不了,不斷在內心吐槽這位系草的搭話技巧怎麼比雜草還不如?

  「任之凡你給我放手……」白宸覺得自己如果不掙扎,就會被直接拖去那女生面前。

  「我這是在幫你脫魯耶,不然依你這種冷漠的個性,八輩子都別想交女朋友。」

  「靠你這種把妹方式,才是八輩子都別想交女友了好嗎……」白宸抵死不從,若不是看在他是自己好友的面子上,他老早把他踢下水了。

  思及此,白宸不禁停止了掙扎。

  任之凡以為他是認命了,打算一鼓作氣將他拉到那位正在觀望他們這對活寶的美女面前。

  沒想到,白宸直接朝他的腰際狠狠踹了一腳,想也不想就將他踢下水。

  周圍看見這一幕的同學都不禁倒抽一口氣,眼睜睜看著即將跌入水裡的任之凡,反射性地伸出右手將白宸拉下了水,自己則藉由反作用力站回了地面。

  看著情勢完全逆轉,白宸還真忘記了,他是籃球校隊的一員,反射神經不是普通的好。

  平靜的湖面激起了不小的水花,嘩啦一聲,水花瞬間吸收了所有的聲音,在九月的艷陽下曝曬出死寂的溫度。

  逃過一劫的任之凡感到背脊一陣戰慄,很確定白宸剛剛落水時,一定由衷向自己喊了一句:

  「任之凡你這個損……」

  接著撲通一聲,吼聲就這麼被水花吞沒了。

 

 

 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