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的畢典,是所有師長最難以忘懷的一次。

  此次學生們的自主行動,在當晚就登上了新聞版面,引發了不小的社會關注。而整起事件的核心人物檸檬,也再次在網路上引發討論,演唱的那首畢業歌<流星雨>在發布後不到一週內就創下了三十萬人次觀看。

  而這起事件,也促使一些已經畢業多年的校友決定成立「時和校友會」。

  他們利用臉書社團聯絡其他校友,一面草擬校友會等相關內容,一面向主管機關登記和申請。

  三週之後,併校決議在校務會議上進行記名投票,除了全校所有師長,校方如約增加了學生席次,總共有一百八十七人投票,其中一百二十一人投贊成票,六十六張反對票,最後是以百分之九十八的投票率,百分之六十四的贊成率,通過了與世大的併校案。

  於是,為了不讓校友會成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看著母校走入歷史,無數校友寫信給兩校校長和市長,希望能再審慎評估併校案。不少校友也在這段時間特地回母校拍照留念,深怕到了下學年,時和高中就不復存在了。

  兩個月後,經過兩次公聽會,以及眾多在校友的質疑與爭取下,時和和世大的改隸併校案最終以無法取得共識為由,在九月十八日正式成了昨日事。世大宣告將會尋求其他有共同發展理念的高中合作,事件才算暫時告了一段落。

 

 

 

  熱烈的陽光從窗外潑灑,落在玻璃窗裡大大小小的獎盃獎牌,落在深褐色的木質桌面,也落在坐在辦公椅上的西裝男子身上。

  這裡是校長室。

  事件一落幕,予尋便來到校長室,向畢典上的突發事件向校長致上歉意。

  校長始終保持著沉穩的態度,不但沒有責罰予尋不顧警告上臺演出,也不追究,只是偶爾流露出難耐的笑容。

  在接任時和高中的校長職務之前,他只是一名學務主任,可他懷有抱負,充滿企圖心,如願在四十而不惑的年紀就坐上了高中校長的位子。

  然而,也正因為年輕,於是急於做出成績,而這件併校案就是他想做出第一件成績。

  與世大合併能夠獲得多少的資金?多少教育資源?他是最清楚不過的了,否則如何能說服學校高層和其他教師?

  「學生就是有本錢可以任性。」他旁若無人似地低聲感嘆。

  半晌,他再度抬起目光,望向了穿著一身率性的少女,「就算這次沒有併校,不代表之後都不再考慮併校。」

  「我知道。」她毫不猶豫回應,嘴角掛著淺淺的笑容,「但就算我們畢業了,我相信之後的學弟妹也會不會眼睜睜看著時和走入歷史,所以我並不擔心。」

  冷氣機流瀉出靜默的空氣,一片靜默中,沉穩的男子和率性的少女彼此對峙,時光在兩人之間劃出鮮明的界線。

  大人總是無法理解,學生們總以社團為重的讀書態度,不明白不僅僅只是一場成果發表,而是一種精神的傳承。

  若非宮安生和洪孟潔當初心心念念喊著絕對要辦成發,學弟妹也不會傳承這份精神,讓大傳社起死回神;又或是過去風光無限的熱音社,只不過沒辦成發,便幾乎在所有校內活動上銷聲匿跡了。

  所以她並不擔心,她已經把能做得都做了,而之後的學弟妹會繼承這份精神,繼續守護這所學校。

 

 

  「學姊!」

  正要離開學校,一道低沉卻青澀的嗓音卻忽然叫住她。

  明明自己沒穿制服,若非認識她的人,還有誰會叫她學姊?

  她遲疑地轉過頭,就見一名男生從樓梯口快步走來。他穿著一套便服,也不知是不是時和的學生。

  「果然沒看錯,真是學姊!」他露出一口白牙,語氣相當興奮。

  一時半刻,予尋還真想不出這位學弟是誰,細看了一會,才從熟悉的眉角想起了他的身分。

  「你是……劉心銘的學弟,你怎麼在這?」她流露幾分驚喜說。劉心銘跟她提過,他之後仍有和這名國中學弟保持聯絡,就怕他再想不開。

  「我考上時和了啊,今天是來報到的。」他亮出手裡一疊的入學資料,除了厚厚一本新生手冊,還有數張社團的宣傳簡章。

  「原來如此,恭喜。」想起校門口一路上來都是發放補習班傳單的工讀生,還把她也誤認是高一新生,她便不禁感到有些無奈。

  但這聲恭喜卻反而讓男生垂下了眼臉,語氣流露幾分失落:「只是,我爸媽覺得我應該要考上前三志願……」

  聞言,予尋也不沒再作聲,只是忍不住感傷起來。

  她望了眼前方貼滿紅榜的川廊,揚起淡淡的笑顏,向他鼓舞道:「不要氣餒,還有三年不是嗎?只要好好努力,想進臺大也不是問題。」

  受到激勵似的,男生頓時咧嘴笑了:「我也覺得時和沒甚麼不好,因為這是心銘哥的學校,我很高興能進入這所學校!假若未來三年好好拚一下,也是能考上臺大法律的!」

  「為甚麼想唸法律?」她不禁愣住了。

  「因為我家只接受我唸醫學院或法學院,但我對醫學系實在沒甚麼興趣,就想說念法律也不錯。」他思忖道,嘴角頓時微微上揚,「小時候常看一些主角是律師的歐美電影,所以對律師有些憧憬,但也不一定要成為律師,法官或檢察官也好,總之我想不出討厭法學院的理由就是了。」

  「我還以為你會說,檢察官聽起來就是很帥的職業之類的呢。」她笑道,看著男生眼底閃爍著光輝,很難想像在半年前,他還是一心求死的國三考生。

  「是蠻帥的啦,可是若只因為聽起來很帥,就決定成為檢察官,理由也太膚淺了吧?」他不以為然調侃。

  她沒有回應,但卻笑得更深了。不知道,還真有人這麼膚淺呢。

  一時半刻,看著眼前頂著一張稚嫩臉龐的小高一,她放柔了笑容,定定望著他道:「你一定可以的。」

  得到這聲的肯定,男生耙了耙後髮,有些靦腆地笑了。

  「那學姊我先走囉,我還要去二樓登記要購買的校服。」

  「嗯,快去吧。」她點頭笑道,目送他朝二樓走去。

  長長的走廊上,男生穿著全黑的短袖上衣和及膝的牛仔短褲,走路的背影很是愜意。一雙青澀的眼睛不時四處張望,不斷用好奇的眼光打量這個陌生的環境。好奇,興奮,膽怯,就像踏進這所學校的新生。

  她出神地望著這道青澀的背影走遠,視線像是穿透了時光,看見了過往的點點滴滴。

  穿著制服的少年站在走廊的盡頭,襯衫白淨輕薄,隱約能看見他裡面穿的黑色無袖背心,誰管會不會被抓,練舞時總會脫去襯衫。

  劉心銘你知道嗎?你救的不只是一個學弟,而是一個和你有相同夢想的人。

  他會進入法學院,會考到律師執照,又或是通過司法考試,成為法官或檢察官,完成你來不及實現的夢想。

  清風吹響了樹葉,颯颯作響。

  陽光如金子般流洩而下,穿透不斷向上伸的枝枒,在地板上留下斑駁的樹影。

  她慢慢轉過身,視線再次落向了川堂兩旁醒目的紅榜。紅榜像一朵朵開得絢爛喧嘩的鳳凰花,同樣在畢業季綻放,同樣火紅得艷麗,同樣象徵離別與新生。

  三年前,她就是站在這裡,對自己未來三年的高中生活充滿了期待。

  三年後,她再次站在這裡,但內心卻已不復當時的熱血與希望,只有心如止水的平靜。

  她的目光平靜地掠過一張張紅榜,直到一個熟悉的名字落進視界,她才停住腳步。

  這一次,她沒再和江閔正唸同一所學校。

  她一直覺得以他的實力,當年應該能進比時和排名更好的高中,如今看見了他的大學榜單,更是覺得如此。

  從小學一路到高中,十年的光陰,彼此擦身而過無數次,緣分到如今真的走到盡頭了吧。

  雖然她對他表現得如此決絕,可她還是知道的,他執意要她上臺的理由。

  她之所以能夠重新開始,能夠迎向未來,都是江閔正,是他一路拉著她往前進,是他給了她前進的動力,給了她希望,成為如今的檸檬。

  然而,與她一起面對過去的人,為她撫平傷痛的人,卻是劉心銘。

 

  『好好守護對妳而言,最重要的東西吧。』

 

  她最重要的東西,就是與他相遇的每一分每一秒,而這些時間都是在這裡度過的,都在這所學校。

  他們一起唸書的教室,一起走過的走廊,一起跑過的操場,這裡每一個地方都曾有過他的身影。

  而江閔正身為家長會長的兒子,他一定比其他人更早知道併校這件事,早就預料到班聯會和畢籌會一定會有所行動,所以才執意要她上臺,然後順理成章的加入畢籌會。

  然而,時間到了盡頭,她還是沒能和他們任何一人走到最後。

  一會,她收起思緒,再度望了一眼待了三年的校園,一張張青澀的面孔經過她的身邊,唯有她的時間像是靜止了般,平靜的臉上只有懷念。

  多少人的年少情懷,多少人的青澀時光,多少人的天真無畏,都被時光磨成了沙,吹起漫天塵埃,埋葬在青春的流光之中。

  她的高中有太多的後悔,太多的遺憾,太多的傷悲,但無論如何,這仍是她的高中三年。

  都是一生只有一次,最好的時光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
沫晨優

∴°☆.幸福的大門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