畢籌會的工作除了籌備畢典主題,就是拍攝畢業短片。由於頒獎過程相當冗長,除了社團表演,畢籌會也會拍攝不少串場影片,大大小小加起來至少要拍十幾支短片。

  而擔任導演和剪接的人正是宮安生。

  宮安生在學測時就順利申請上了電影系,若不是予尋陷在失去戀人的悲痛中,早應該跟他說一聲恭喜。

  高二班聯會則負責活動執行及場佈,畢竟在活動方面,班聯會還是比較有經驗。

  畢典倒數兩個禮拜,高三已經開始放溫書假。整條高三走廊只開放了兩間教室供考生到校唸書,絲毫沒有國中時臨近畢業前夕的歡樂氣氛。

  予尋仍是每天到校團練,就算沒有團練也會幫忙場佈,日子過得相當充實,幾乎忘了自己當初是多麼不情願參加。

  然而,就在她以為日子會就這麼來到畢典當天,校方卻給他們投下了一顆震撼彈。

  唐敏並沒有參與畢籌會,而是繼續準備指考,所以當她出現在畢籌會拍片的教室現場,所有人都不禁感到訝異。

  「發生大事了各位。」唐敏沉靜說道,神情嚴肅。她的身後還跟著一男一女,正是現任兩位班聯會正副主席。

  所有人頓時都停下了手邊的工作。

  教室裡,十幾個人圍成了一圈,聽著正副主席的來意。

  「你說時和高中可能會併入世大?」擔任畢籌總召的男生面露驚愕道,「這甚麼鬼大學,聽都沒聽過,更沒聽說過要併校這種事!」

  「你們也覺得很扯對嗎?」唐敏冷冷一笑,「今年三月學校就派代表去和世大談這件事了,老師們也都知道,而且再過一個月就要投票表決了,若不是有高二生無意間聽見了,我們學生根本沒人知道這件事。」

  「而且我們高三現在都不在學校,選在這種時候併校,是怕有學生站出來反對吧?」另一名男同學也忍不住憤慨說道。

  「就我們所知,世大會跟我們併校,是為了我們的那塊地。」高二主席解釋道。每個人都知道,時和高中有一塊校地要拿來蓋體育館,只是資金遲遲沒有下來,所以這塊廣闊的校地被擱置了十多年。如今,世大願意提供資金蓋體育館,供兩校學生共同使用。

  「難道沒有老師反對嗎?」宮安生問。

  「就我們打聽的,老師們幾乎都是贊成的。」副主席接著解釋,「世大有附屬國小部,我們有國中部,若能併校正好能達成從國小到大學的一條龍式教學,更能因應現在的十二年國教,而且世大在國外上也有不少姊妹校,可以提供我們國際交流的機會。總而言之,就是大學有更豐富的教學資源,能為學弟妹提供更多的教育資源。」

  「可是那樣就是『世大附中』,不是『時和高中』了啊!」女同學忍不住出聲打斷,說出了在場所有人的心聲。

  「一知道這件事,我們班聯會就有跟學校反應,是否可以採『國立永世大學附屬時和高級中學』的方式,保留我們原本的校名……」一語未完,主席已經垂下眼臉,俊秀的臉上有一道深鎖的眉毛,「但學校認為『附中』這兩個字有助於提升校排名,說甚麼在臺北校名有附中兩個字的高中,分數都很高。」

  「最好是啦,世大附中聽起來就像是師大附中的山寨版,根本是會被人笑話吧?」隨著總召反駁,現場也響起了一陣笑聲。

  「而且從這裡搭車到世大要半小時耶,這叫地緣近?那我們跟台大不是更近,改成台大附中不是更屌,保證每個人一聽到台大附中搶破頭都想進來有沒有!」另一名男生接著出聲,現場的笑聲又更大了。

  就連予尋也忍不住笑了,只是是一抹哀傷的苦笑。

  如同當初戀舞社併入熱舞社,表面上是併社,實際上是倒社。「併」這個字其實是具負面涵義的字,有吞噬掉另一方的意思。

  「若最後真的併校了,我們的畢業證書不就等於廢紙了嗎?因為就沒有時和高中了啊!」其他女同學也跟著無奈叫道,氣氛更加低迷了。

  「沒錯。」但高二副主席兀然應了一句,讓所有人都愣了下。她望著在場的學長姊們,凜然開口:「正因為如此,我們才會想來找各位學長姊商量。」

  一旁的主席接著說道:「既然校方完全不理會我們學生的意見,就只能發起自主行動。我們班聯會已經擬好連署書,只是現在高三都不在學校,所以只能拜託各位學長姊了,因為只有畢典那天,高三才會來學校。」

  「這有甚麼問題?」總召大人立即漏齒笑道,爽快的程度讓兩位高二學弟妹都感到訝異。

  「反正那天都是最後一天待在學校了,還有甚麼顧忌的?」另一名女學生也跟著附和,語氣同樣坦然自若。

  看見其他學長姊也都是一臉認同的模樣,兩位學弟妹的內心也不禁油然升起一股感動。

  可副主席很快又收起笑容,正色開口:「我們計畫在畢典最後一場演出結束後就行動,因為檸檬學姊正好是主唱,我們覺得是否可以請學姊作為發言人呢?」

  隨著她的目光落向了自己,予尋這才意識到她是在對自己說話。

  打從檸檬擔任主唱,畢聯會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誰,也不是秘密了。此刻,所有人的目光都一齊落向了她。

  「予尋,可以嗎?」唐敏接著問。除了予尋,其他人都對平日強勢的唐敏此刻流露出的懇求感到難得。

  予尋的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,只是點了點頭,臉上含著淡淡的笑容回道:「嗯,可以。」

  得到正面的回覆,正副主席頓時都鬆了一口氣了。

  「我們之後會把詳細的連署活動傳給各位學長姊,學長姊們只需要負責聯絡其他高三就好了。」主席已經揚起高興的笑容說道。

  「那麻煩你們了!」總召微笑點頭。眼見有了共識,他隨即伸出右手,手心向下,激昂說道:「讓我們在畢典那天大幹一場吧!」

  其他人這時都了然地笑了,紛紛伸出手往上蓋,圍成了一個圈。當予尋回過神時,每個人都已經伸出了手,並且看向了還站在原地的她。

  她被盯著有些愣然,有些遲鈍地邁開腳步才慢慢走進圓圈的一角,將手伸向了圓圈中心。

  待所有人都進到了圈圈裡,總召立刻用充滿朝氣的聲音再次喊道:「自己的學校自己救!」

  所有人也都齊聲回應,無數隻手往天上伸,氣氛忽然變得熱絡起來。

  擔任吉他手的女生這時興奮地攬住予尋的脖子,過去幾週下來,彼此因為團練也有幾分默契和交情。

  這一刻,看著周圍團結一心的同學們,予尋第一次覺得自己是某個團體的一份子,只是他們的目標不是辦一場成發,一場畢典,而是拯救這所讓我們相遇的學校。

  加入畢籌會,是她做過最不後悔的決定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