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今日開始日更喔!一路更新到最終回!

 

 

 

  「他不會希望妳這麼做的。」他苦澀道,一雙眼睛深深望著她,望著這個自己多年來凝望的女孩。

  「是啊,他不會希望……每個人都這麼說。」她轉頭望向了身後蔚藍的天際,再次笑了起來,笑容淒然,「為了他,為了他們……我得好好活下去,連他們的份一起。」

  「但正因為如此,才讓我感到更加痛苦啊!」她的聲音哀働淒厲,一隻手緊緊壓著胸口,彷彿這樣就能夠阻止心痛的感受繼續擴散。

  「正因為深刻明白一個人的死會給周圍多少人帶來痛苦,所以我不能想不開,更不能死!這種想死卻不能死的痛苦,你懂嗎?」

  「予尋妳冷靜一點。」他抓住她的手,就怕她心生衝動,「這一切都是我的錯,全是我的錯!妳要怪就怪我。」

  她聽不進去,只是奮力甩開他的手,凌亂的髮絲蓋住了她半邊的臉頰,「無論……我多麼努力多麼地努力,上天還是一再奪走我珍惜的事物,一再讓我一無所有!」

  「無論我多麼、多麼努力改變,多麼、多麼努力讓自己不要再做出後悔的決定,可我還是一次又一次深陷後悔之中……我累了、真的累了啊!」

  看著這樣的她,他不禁加重了力道,將她的手牢牢固定在半空中,忍不住低吼:「如果人生沒有後悔就不是人生了!」

  他緊緊握著她的手,一雙眼睛深深凝望著她,像是看盡了過去最燦爛也最殘酷的年華,然後一字一頓說出這句最痛徹心扉的體悟:「沒有後悔的人生不是人生,沒有遺憾的人生也不是人生……」

  她沒有反應,只是流著無聲的淚水,那雙眼睛似乎只裝了永無止盡的眼淚似的,只有一片深不見底的空洞。

  見她冷靜下來,他也鬆開了手。

  她睜著茫然的雙眼,雙手不自覺扶住了欄杆,然後緩緩地,慢慢地,無力地跪在堅硬的水泥地上。如同失去了所有的支撐和力氣,只剩眼淚不斷流下臉龐,那是對人生的無力,對命運的無力,對一切事物的無力。

  她很清楚,劉心銘的死不是誰的錯,只是內心實在有太多無力發洩的痛……

  「妳不是一無所有……」他跟著蹲下身,心疼道,同時將失神的她整個擁入懷中。

  「妳還有夢想不是嗎?」

  她愣住了。

  他緊緊擁著她,在她耳邊沉痛說道,每一字都帶著後悔莫及的疼痛:「妳不是說無論遇到多大的挫折,無論會不會實現,妳都不會放棄夢想,因為這就是妳活在這世上的意義,不是嗎?」

  話語如寶石般璀璨耀眼,但卻句句割心,痛得她逐漸恢復知覺。

  是啊,她還有夢想,無論如何都要實現的夢想……

  就像是從夢中驚醒般,眼淚不再是無聲的水珠,而是一顆顆會發出碎裂聲響的珍珠,只是閃爍著悲傷的光澤。

  淒厲的哭聲瞬間劃破死寂的空氣,她在他懷裡放聲痛哭。恍惚間,他想起第一次見到這個女孩的那天。

  她穿著一身亮麗的裝扮站在鎂光燈下,舞步動感大方,臉上的笑容自信又燦爛。從那一刻起,她的笑容就在他的心裡落下根,隨著時間發芽茁壯,長成了愛情的形狀。

  他從沒想過,只是去才藝比賽的現場為同學加油,卻遇上了讓他一見難忘的女孩。

  他不曉得她的名字,但偶時會在走廊上和她擦身而過。在那個女生們總要成群結隊的國中時期裡,獨自一人的她在他眼裡總是特別的醒目。

  然而,這樣安靜的女孩卻有著站在眾人目光中心的勇氣,擁有比誰都要燦爛的笑容,對於知道她這一面的自己,他感到有些自喜。

  然而,過往暗戀女生的經驗也讓他體認到,太主動的男生反而會令女生退卻,所以他一直在等待機會。

  當第一次看見她以檸檬的裝扮出現在大傳社的影片裡,他明白是時候了。

  他從不急躁,從不害怕,他和她的相遇相識就像命中注定,總有一天會在一起的,只要──

  那個熱舞社的男生沒有出現。

  舞會歡樂的音樂飄過了寂寥的夜色,散落在幽靜的露天劇場。他一直站著走廊角落,看著自己深愛的女孩跪倒在地板痛哭失聲,最後被別的男生擁入懷裡。

  從那一刻起,深陷在黑暗中的他忽然覺得,自己長久以來最想得到的東西,即將要被別人奪走了。

  他開始害怕,開始感到急躁,於是計畫在畢業旅行時向她告白,就在繁星滿天的璀璨夜色下,對她說出那句話埋藏在心裡已久的話,就怕若是再不說出口,一切就來不及了。

  可最終,他們還是錯過了。

  他並恨她,只是後悔,後悔沒有早點向她表明心意。

  明明是他先遇見她,喜歡上她,向她告白的,最後卻眼睜睜看著她喜歡上別的男生,和別的男生交往。

  既然愛情沒有先來後到,橫刀奪愛又有甚麼錯呢?總有那麼一天,他會奪回本來屬於自己的東西。既然高中三年無法在一起,至少還有大學四年,十七、八歲的少年最不缺的就是時間。

  然而,直到看見了她這副憔悴落魄的模樣,他才發覺,當你真正喜歡一個人,只要她能幸福,你已別無所求。

  哪怕能帶給她幸福的那個人不是你。

  良久,兩人就這麼跪坐在冰冷骯髒的地面。

  他擁著她,直到她的哭聲漸漸停止,氣氛陷入一陣詭異的死寂。

  「……江閔正你知道?」不知過了多久,她忽然開口,聲音像是從無底深淵爬出來似的,空洞而無情,「我從來不相信命中注定會相愛這種事……」

  「但相信命中註定會錯過。」

  隨著最後那句話落入空氣裡,他不禁呆住了,宛如嘗到了一塊最苦的純黑巧克力,味道苦澀得難以言喻。

  一年前,在南臺灣那片最璀璨的星空下,他費盡心思籌畫了兩人必須見面的理由,卻在最後一刻陰錯陽差地錯過。

  哪怕只要誰在原地多待一秒也好,或任何一項突發因素消失了;哪怕不顧時間地點直接在電話裡向她表明心,結果都會截然不同。

  你以為只是錯過了一個告白機會,深不知,正是那一天,就在你獨自椅欄仰望夜空的時候,你所愛的女孩在另一個男孩懷裡幸福得哭了,並且第一次察覺了自己的真心。

  從此涇渭分明,兩條河水不再有交集,曾以為最浪漫的注定,變成了最可怕的註定,朝著最遺憾的結局的前進。

  想起兩人相遇至今的種種,他緩慢地揚起一抹悲涼的笑容,鬆開了擁抱她的雙手,只是靜靜地望著眼前始終如一具木偶的女生。

  他就這麼望著她,接著一點一滴收起自己嘴角的苦澀,接著在女生猝不及防的時候,再度抓住了她的肩膀,低頭湊近她的臉頰。

  感受到噴灑在頰邊的滾燙呼吸,她掙扎著想要逃走,但一陣劇痛早已自她的脖頸擴散開來,痛得她忍不住呻吟。

  「你……」她惡狠狠地抬頭瞪視他,左手緊緊摀著被他咬傷的脖頸,一個鮮明的吻痕印在雪白的肌膚上。

  但男生早已站起身,用近乎冷酷的眼神低望瞪著自己的女生,昔日的溫文儒雅在這一刻只剩下近乎冷酷的鎮靜。

  他們之間隔著經久未清掃的水泥地板,歷經風吹雨打,長出了一塊塊青苔。

  她悲憤地瞪著他,他冷酷地望著她,彼此的臉上都掛著不曾在對方面前流露出的表情,就像被撕下了面具,流露出不為人知的那一面。

  也許,這正是她無法喜歡上江閔正的原因。

  打從一開始就是對方特別的存在,所以只在對方面前展現自己美好的那一面,看似如夢境般美好夢幻,但卻不是真的。

  可是,這世上誰不是戴著面具示人呢?

  所以,能夠讓妳願意在他面前脫下面具的那個人,才是真正的愛情。

  忽地,他的嘴角揚起了一絲雲淡風輕的笑意,白淨的襯衫衣領還沾著少女溫熱的淚水,浸染出了幾滴水漬。

  這一瞬,她的內心忽然湧起了一絲懼怕。

  「既然如此,我也不怕妳恨我了。」他微笑看著跪坐在地上的她,語氣深情而殘酷,字字深刻。

  「好好守護對妳而言最重要的東西吧。」

  說完這段話,他直接轉身離開了。

  她茫然地跪坐地上摀著自己的脖頸,目送他轉身離開。

  然而,脖頸上那道的新鮮傷口彷彿一道烙印,卻彷彿有著灼燙人心的熱度,令她感到隱隱作痛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
沫晨優

∴°☆.幸福的大門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