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終章

 

  布簾敞開了大半,皎潔的月光從窗外輕輕灑落,夜風拂來,有斑駁光影在雪白的牆壁游移,房內一片幽暗,沒有開一盞燈。

  為了不驚擾熟睡的簡父,簡楚恩躡手躡腳地帶予尋進房。幸好他的房內有衛浴設備,不必再出房盥洗。

  予尋拿下假髮和隱形眼鏡後就直接倒在床上,連妝都懶得卸了。不過,她還是勉強坐起身,半夢半醒問:「我沒洗澡就睡你的床,你不介意?」

  「妳不吐在我床上,我就謝天謝地了。」他冷漠道,轉身就要離開。

  「等等。」她急忙叫住他,同時亮出一直握在手裡的筆記本,「這是說好要給你的,你看完後要丟要燒都可以。」

  「怎麼,裡面寫了很多我的壞話嗎?」他嗤笑一聲,走回來接過那本筆記本,上頭有兩個孔洞都脫離了線圈,老舊程度可見一斑。

  「君璇姊姊說這個筆記本是在警方進行調查時找到的,但她最後並沒有交給警方,全家也只有她知道這本筆記本的存在。」語畢,她沒來由地輕笑起來,笑聲流露一絲嘲諷。

  世上果然沒有絕對的秘密啊……

  簡楚恩以為不會有人知道他和君璇的關係,她也以為自己是唯一知道君璇心意的人,深不知,在他們不曉得的地方,也有個人默默守著這些秘密。

  聽見女生莫名其妙的笑聲,簡楚恩直覺認為她是喝醉了,只是隨意翻著筆記本。

  不曉得,她的意識前所未有的清晰,過去幾天的她才是醉生夢死。

  她想起君璇姊姊對她說的那些話,那些話就像最後一塊拼圖,補足了她和簡楚恩都不曉得的那一塊。

  「當時家裡的氣氛很糟,爸媽每天都在吵架,我也在忙社團的事,她和君辰又都是考生,每天都得留在學校晚自習。那時全家很少聚在一起吃晚餐,更別說談心了。特別是君璇,假日幾乎都待在補習班,也許就是這樣,我們都沒能發現她的異樣,沒發現她一直在說謊,沒發現她早就沒和妳連絡了。若是當時我們有誰能察覺出她在說謊,也許就能避免憾事發生了。」

  「她自殺的前一天,爸媽又起了爭執,為了什麼事不記得了,因為真的不重要,只記得我媽在她面前哭了出來,可是無論我媽怎麼哭,她都無動於衷,毫無反應,最後還被我媽罵了。那時候,我們就應該察覺到她已經生了心病,可是我們全家都沒人發現。」

  「我不希望這本筆記本被家人發現,但又捨不得丟掉,所以覺得交給妳最適合,換作是妳,一定比我們都了解君璇的心意。」

  看著眼前那本毫不起眼的筆記本,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如果,當年君璇的姊姊選擇將筆記本交給警方,警方一定會找出那名男生進行調查。無論真相如何,已經有一次的紀錄的簡楚恩都難推其咎。

  這本看似毫不起眼的筆記本,足以毀了一名少年的前程。

  「君璇姊姊,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?」離開前,她忽然問,視線落向書櫃上密密麻麻的課本,「君璇以前跟我抱怨過,說妳的課本從來不丟,連國小課本也不願丟,不懂為何一直留著?」

  「這個嘛……當時想說大學可能會兼差當家教,就都留下來了。不過最近也清了一部分,不然沒位置買新書。」

  「原來,我還以為姊姊以後想當小學老師呢。」

  「我小學時的確想過要當老師。」她露出淺笑,眼底閃爍著明亮的光芒,「不過我更想成為一名記者。」

  看見予尋臉上的驚訝和不解,她只是莞爾一笑:「我知道現在大家都說『少時不讀書,長大當記者』,妳會訝異也是理所當然的,但一個新聞系的教授曾對我這麼說過:『正因為現在的新聞業如此糟糕,所以才更需要我們這些真正具有新聞專業的人投身業界,不然現況永遠不會改變。』」

  「既然過去已經成定局了,那就只能把握現在,這是我從自己過去犯的錯誤中得到的體悟,也是我最想告訴妳的一件事。」她定定望住予尋,眼底滿是感慨,「我怕妳會對君璇的事感到自責,所以要君辰找妳來我家拿這些信,只是妳始終沒有來。」

  聽著那些話,這一刻,她的心底再度湧起濃烈的悲傷,三年了,不知不覺已經三年了。

  她以為自己總有一天會走出國中時期的陰影,可是上天卻給她開了一個更大的玩笑,所有的悲傷和悔恨又再一次襲捲而來。

  良久,看著簡楚恩再次轉身離開房間,她睜著迷茫的眼睛,忽然道:「我以為你不會拒絕對你投懷送抱的女人。」

  他沒有回應,只是停下腳步,看了眼坐在床上的予尋。

  時過境遷,甚麼都改變,但某些時刻卻又和過去有著驚人的相似。好似無論怎麼逃,都逃不過時間的捉弄。

  濃郁的夜色吐出寂寞的氣息,室內的氣溫低得令人感到不可思議。

  男生一腳跨上床鋪,傾身靠近女生。女生坐在床上紋絲不動,只有胸口有明顯的起伏。男生的目光像在欣賞一件藝術品,沉靜而內斂,噴灑在她耳側的呼吸滾燙卻不急促。

  彼此的距離如此之近,他伸手撥開她耳側的鬢髮,動作緩慢而輕柔,彷彿拉長了時間,但嘴脣卻始終停駐在她的耳側,隔著若有似無的距離。

  靜謐中,他忽然啟口,落在她耳邊的話語溫柔而殘忍:「妳不可能會喜歡上我的,我也不會喜歡妳。」隨之離開了床鋪。

  女生的臉上頓時滑下一道無聲的淚水,嘴角流露一絲苦澀。

  「很痛……對吧?」她恍惚道,同時用力拍了兩下胸口,接著毅然抬起頭望,「那種無力挽救、只能恨上天、恨自己無能為力的悔恨,我直到如今才明白你活在怎樣的悲傷裡。」

  「所以妳才想來找我?」他居高臨下地望著她,語氣毫無半點憐香惜玉之情。

  淚水在她臉上斑駁不止,她壓抑著悲傷道:「我覺得我現在的心情只有你能了解,因為我們都失去了自己最愛的人……」

  隨著情緒緩和了下來,她不自覺撫上自己的左臂,一臉出神說:「因為劉心銘和我都是考生,所以很少約出去玩,只有寒假出去兩次而已。如果知道會有今日,我不會和他冷戰,浪費了能在一起的時間……我們還有好多事沒做,還有好多地方沒有一起去,好多電影沒來得及看……」

  「你不覺上天真是殘忍,就這麼無情地奪走了一個人的生命,讓人連挽回的餘地也沒有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一天比一天衰弱,眼睜睜地看著他離開人世……」她哽咽道,眼淚像倒灌的海水,瘋狂滑過她的臉頰,好像怎麼哭都流不光體內所有淚水,只能永無止盡地悲傷下去。

  男生忍不住逸出一聲嘆息,質問道:「所以妳就這樣糟蹋自己?」

  「糟蹋?」她恍惚一笑,再度抬頭望向他,眼中流露出一絲怒意,「你說,我要怎麼忘記這份傷痛?怎麼忘記自己最心愛的人被無情帶離了人世?怎麼在這個沒有他的世界活著?」

  「我現在只要每天睜開眼睛,就會想到他已經不在世上了,每天睡前都會希望這只是一場惡夢,夢醒了,就會發現他其實還在我身邊……」

  「可是這不是夢,是現實啊!每一天對我而言都是惡夢!」

  她的聲音陡然拔高,語氣有著足以劃破黑夜的銳利,字字椎心。

  「為甚麼上天總是帶走我最重要的人?三年前的今天我在後悔沒能和君璇合好,三年後的今天我在後悔和劉心銘冷戰,明明我努力試著改變,打算拋下過去重新開始,努力讓自己度過不一樣的三年,為甚麼……為甚麼三年過去一切還是沒有改變,我還是一無所有?」她向他激動地大吼,雙手同時用力地拍打床鋪,無處發洩的悲痛灌滿了她的胸腔,每一口呼吸都是疼的,每一個字都出自心肺,讓她透不過氣。

  面對女生這副喪心病狂的絕望模樣,他的胸口也不禁隱隱作痛。當年的他,不也是如此痛恨這個世界、痛恨時間對待他總是無情?

  倏地,他抓住她亂揮的雙手,目光緊緊盯著她,要她也看見他的悲傷。

  「至少你們還有機會把心意告訴對方。」他抓住她的雙手,忍不住低道,「至少你們曾在一起過、幸福過、對未來擁有希望過……」

  「至少……」

  「你們知道對方也很愛自己、能把愛說出口。」

  多年來壓抑在內心深處的悲傷像被喚醒了般,讓他的聲音一度崩潰。同病相憐的悲傷縈繞在兩人之間,男生幽黑的瞳孔裡正倒映出女生淚流滿面的臉龐。

  半晌,他鬆開了她的雙手,放柔聲音說:「他不會希望看見妳這樣的。」

  眼淚再次沖散了她眼底的霧氣,她沒有回應,只是看著他靜靜流淚。

  他在她面前坐下,輕巧地撥開那些黏在她臉頰的亂髮,撫摸她淚流滿面的臉龐。他的眉頭緊皺,望著她的目光盡是心疼,眼裡有她從未見過的溫柔。

  「妳還有美好的未來,還有很多在乎妳的人,妳不應該待在這裡,也不要再來找我了。」

  面對他突如其來的溫柔,女生急忙握住他的手,用力搖著頭,悲不可抑地哭著。我已經甚麼都沒有了,甚麼都沒有了啊,我不要連你都離開我……

  夜色冰涼,空氣中瀰漫令人窒息的沉痛,每一滴眼淚,每一口呼吸,都有著令人感到心如刀割的痛楚,在以為早就麻痺的胸口上,無情地劃下血淋淋的心痛。

  男生捧住女生淚流不止的小臉,低下頭,在她的額髮上輕輕落下一吻。

  但比那更溫柔的,是落在她耳邊的聲音,溫柔得幾乎讓人心碎。

 

 

  「回到妳原來的世界吧。」

 

 

 

  這一晚,她夢見了自己和劉心銘的第一次約會。

  在夢裡,她和劉心銘穿著時和高中的制服,走在熱鬧的大街上。他們剛看完了一場電影,打算在附近找一間店吃飯。

  她在路上看中了一臺夾娃娃機裡的泰迪熊,劉心銘二話不說立刻投錢,但連投了十枚硬幣仍是夾不到。她嘲笑他技術差,於是不服氣的他又去換零錢,打算再戰十回。附近的路人受到男生氣勢的感染,也紛紛停下來在旁觀戰。

  不知換了第幾次零錢,最後是店員不忍再看下去,好心幫他們喬了位置,泰迪熊才總算掉出了洞口,周遭頓時也響起了掌聲。身為女朋友的她感到既開心又丟臉,但劉心銘絲毫不在意,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。

  後來,他們來到一家喫茶店。

  店裡客人很多,君璇坐在最裡面的位置朝他們招手,簡楚恩就坐在她旁邊,一臉誰都不要招惹他的中二模樣。他們兩個也穿著校服,只是是不同學校的校服。

  她和君璇互相介紹了自己的男朋友,驚喜地發現彼此的男友早就認識了,國中正好上同一間補習班。整個下午,他們都待在喫茶店,分享著彼此在學校遇到的趣事,討論著下次要來個四人約會,氣氛歡樂,洋溢著幸福的光芒。

  最後,夢醒了。

  她在一片白光中睜開了眼,灰塵的粒子在光芒中舞動,映入眼簾的,是寬敞卻凌亂的男生房間。

  外頭傳來汽機車刺耳的噪音,她呆滯地望著天花板,眼角不自覺落下淚來,不明白是夢境太真實、太美好,還是簡楚恩真的離開了?

  他在床頭留下了一張字條,說爸已經出門上班,廚房裡有特地留給她的早餐。

  她沖了個澡,將早餐端到客廳吃。

  屋內一片寧靜,待頭髮吹乾,她便收拾東西離開了。

  離開這個她從今以後再不會踏入的家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
沫晨優

∴°☆.幸福的大門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