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媽,妳先去幫我付醫藥費吧,我想趕快回家了。」率先打破靜默的是劉心銘,他的語氣淡然,似乎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剛才說了甚麼。

  劉母隨即笑開,但也沒多問,打量了兩人幾眼就轉身離開了,留給他們獨處的空間。

  待劉母走遠,予尋壓抑震驚的情緒,愣愣地開口:「……你、你剛剛說甚麼?」

  「我想趕快回家了。」他回答得迅速。

  「上一句。」

  他故作思考了下,但在予尋威脅的目光下,覺得再不回答可能會有生命危險,就不再繼續裝傻了。

  「這不是妳希望的嗎?」他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

  「是、可是……但……可是……」她很想反駁,但事情發生得太突然,反而讓她語無倫次了。

  「予尋。」他忽然放柔了聲音喚道,隨之握住了她的一隻手。

  她感到一陣茫然,但還是順著他的牽引,在他隔壁的座位坐下。

  大廳內闃然無聲,他看著自己握在掌心裡的手,平靜說道:「聽別人說,臨死前自己的一生會在眼前掠過。剛剛我在天橋上,差一點就要被拉下去的那一瞬間,我忽然意識到,如果我的一生就這麼結束的話,我最後悔的一件事不是自己這麼輕易就死了,也不是沒能成為大學生,而是……」

  他停頓了下,接著轉頭直視她,溫柔的笑意如流水在他的嘴角漫流。

  「而是沒能答應妳的告白。」

  他握住她的力道那麼用力,卻也那麼溫柔,彷彿是在抓住甚麼失而復得的寶物。

  她一眨也不眨地望著他,半句話也發不出。

  「當時我腦袋想的都是妳站在橋下,所以我絕對不能放手,不能讓妳再經歷一次痛苦的回憶。也在那個時候,我才明白,我把妳看得有多重要。」他低聲說,笑容裡流露出一絲苦澀,「因為害怕妳有天會背叛我,喜歡上別的男生,所以拒絕了妳,覺得若是我們只是朋友,就能一輩子在一起,也不必擔心這種事。」

  「可是,一輩子到底有多長呢?也許是明天,也許是幾年後,又或許,下一刻就是一輩子了,世事難料,既然如此,我寧可好好把握當下。」

  「很抱歉,因為我的懦弱傷害了妳。」

 他的語氣流露滿心的愧疚,但至始至終,他都緊緊握住她的手,不曾放手。

  「你覺得這樣說,我就會原諒你?」

  「咦?」他狠狠一震,因為女生的反應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。

  再怎麼說,這些話都是他剛剛在救護車上想到的肺腑之言。

  他原以為她會感動得落淚,至少不是現在這樣,直接抽回了手,一副冷語冰人的模樣。

  「我可是在全校面前跟你告白耶,你只是在醫院裡回答妳媽的問題,連我的意願都不問一下,這也太不公平了吧?」也許是幸福來得太突然,讓她再度語無倫次了。她也不明白,為何自己會拘泥於這種小細節?

  「那妳覺得我該怎麼做才對?」劉心銘也不生氣,反倒很認真地向她提問。

  「至少也該好好告白吧。」她小聲說,眼珠子不禁飄向左下方,完全不敢直視他。

  所以也就沒有看見,男生的嘴角再度揚起了一抹狡黠的笑容。

  「妳說得對。」他收起笑容,一臉正色道。

  「予尋。」一片靜默中,他再度喚了她的名字,聲音極其地溫柔,同時帶著淺淺的笑意。

  她抬起頭他,就看見了他眼中所倒映出的自己,接著越來越近……

  他伸手按住她的臂膀,很有技巧地避開她臉上的粗框眼鏡,在她的嘴角輕輕落下一吻。過程靜默無聲,就連呼吸聲都在瞬間消失了,宛如時間靜止。

  下一秒,他的脣移離了她的嘴,但那隻手依然按著她的臂膀,只是脣瓣轉而依附在她的耳畔,輕聲說道:「妳願意當我的女朋友嗎?」

  男生溫熱的呼吸噴灑在她的耳根,她感到胸口一陣燙熱。

  「你、你……」她伸手摀住嘴脣,最後滿臉氣憤地說,「你這是吃豆腐吧,哪裡是告白?」

  也許是已經習慣了女生剎風景的反應,劉心銘只是右手一攤,沒轍地笑了。

  「如果妳覺得吃虧,吻回來不就好了。」他不以為然說。

  女生的臉頰紅得如通透的蘋果,雙手隱隱握成了拳,極力克制著想痛扁他的衝動。再怎麼說,這都是她的初吻,卻這麼輕易地被奪走了,而且地點還是在死氣沉沉的醫院,讓她實在感到失望透頂。

  但轉念一想,她何時是這麼在乎細節的人呢?

  很快地,予尋平復了情緒,緩慢而優雅地摘下了臉上的眼鏡,接著直接扯過他的領子,在他的嘴上重重印下一吻!

  這一吻來得太突然、太強硬,劉心銘整個人驚呆了,感覺這不像一個吻,而是自己的嘴脣被人用力撞了一下,嘴脣隱隱傳來了一絲痛楚。

  三秒後,予尋鬆開了他的衣領,再度戴上眼鏡,用一副雲淡風輕的語氣說:「扯平了。」

  若不是因為一隻手打著石膏,不然他真的很想給她一個掌聲,恭喜她終於坂回了一城。

  但最終,他只是寵溺地笑了,伸手撫摸她的頭髮,順勢將她的小臉拉向自己的肩上。

  「我的女朋友真主動。」他的語氣低低的,帶有一絲揶揄的意味。

  這一刻,感受著臉頰傳來的體溫,嗅到這股熟悉的清爽氣息,予尋已經無力再回擊了。她像一隻溫馴的小貓,依偎在他的肩上,疲憊地閉上眼睛。

  過去兩週,她經歷了失戀、被網友惡意中傷,還差一點失去了自己最愛的男孩。

  但在這一刻,她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,一點也不覺得累。

  夜深。

  醫院大廳籠罩在一片冰冷蒼白的燈光下,寂若死灰,深夜的醫院總是比白天更多了幾分死寂與落寞,瀰漫更濃重的悲傷氛圍。

  然而,此時經過大廳櫃臺的夜班人員,瞥見坐在椅子上的那對男女,心裡卻莫名生出了一絲難得的暖意。

  靜蕩蕩的大廳裡,兩人的小頭顱歪向了彼此,眼皮一動也不動,疲憊地睡著了。

  包括此時回來的劉母,看見這幕畫面,也都忍不住莞爾,捨不得喚醒他們。

  然而,大人們不會曉得,他們的疲憊不全然只是因為經歷了一場生死交關。

  上了一整天的課,唸了一整晚的書,面對無數個選擇題,寫著無數張試卷,消耗的原子筆水、自動筆芯與疲憊指數成了正比。

  早在三個月前開始,他們就已經在面對一場人生中的重要關卡。

  然而,無論他們如何脫胎換骨地成長,一旦褪去了面對大人的偽裝,卸下了對抗世界的武裝,熟睡的小臉露出了年少特有的青澀和單純,就會發現,他們終究還只是個孩子。

  是需要陽光和雨水,需要大人小心呵護,才能夠在紛亂吵嚷的世界繼續成長茁壯的兩株幼苗。

 

 

 

  隔天一早,劉心銘捨身救人的新聞便登上了各大報的頭版。

  當時不少路人都有拍下那段驚險的救人過程,並且上傳臉書,成為了記者們爭相報導的題材,全臺灣的人都看到了他英勇救人的那個瞬間。

  那晚採訪不到他的新聞記者,也在隔日來到了時和高中,直接拜託校方讓他們採訪當事人。理所當然,這般值得嘉獎的事蹟,校方也不會拒絕,直接廣播請劉心銘來學務處一趟。

  在媒體的渲染下,不過一天的時間,劉心銘便成了英雄般的人物,標題無疑都是「英雄出少年」。身為警察之子,他的父親也因此與有榮焉,接受了媒體的採訪。

  然而,原以為新聞熱度只能維持一天,誰知,那名學弟的父親也是大有來頭,是一名台北市的市議員。

  於是在這麼多戲劇性的發展下,媒體當然是大肆報導了一番,不少談話性節目也都針對這起自殺事件發表了看法。

  後續衍生出來的副作用,也不知是不是模仿效應,連續三週都有學妹利用檸檬的廣播向劉心銘點歌告白。

  收到點歌委託的當下,予尋還真是啞巴吃黃連,有苦說不出。恨自己當時為何要用廣播告白?害她現在必須幫別的女生向自己的男友表白。

  但無法否認,身為熱舞社的學長,又長著一張好看的臉,還擁有一顆充滿正義感的心,並成了全臺灣的名人,哪個學妹不會心動的?

  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她彷彿見證了一位校草的誕生。

 

 

 

  _______________

 

 ღ∴°小雜言。°★

 

 

  看到這裡的幸福們,大概會忍不住感嘆:「終於在一起了!」

  但身為作者,寫完這段的當下,我唯一的心聲只有:「寫了兩萬字,終於讓這對冤家在一起了。」

  我只知道自己寫了快十回,才讓他們走到了一起。

  對於能夠將劉心銘這位低調的男主角,晉升為全校皆知的校草,也是我始料未及的,但卻是我寫得很高興的部分。在現實世界中,每個人對美的定義都不同,校花校草未必是最美最帥的那一個,而是除了外貌外還有其他個人魅力,例如好人緣、才華或曝光率,只是正好長得亮眼,於是被大家公認為校花校草。

  對於能塑造出這麼一位真實性高的校草,我感到很高興(因為我從沒在學生時期見過真正的白馬王子)。

  當然囉,愛情只是這部作品重要的元素之一,在他們高中畢業之前,故事還會繼續下去。預計第十二章才會完結,也就是說還二十多回。

  接下來的故事,才是我最想寫的部分,也期望大家能看到最後。

 

 

 

    文章標籤

    a841121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