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比橋底下的喧嚷吵雜,橋上是一片凝滯的死寂。

  男學生目光如炬,左右兩方的員警都不敢輕舉妄動,劉心銘仍是距離他最近的人,只差幾步就能抓到他的手。

  可就怕他一個衝動,哪怕抓住了他的手也無法立即將他的身體拉回天橋,反而讓他毅然往下跳。

  周圍的警員不斷勸說男學生放棄跳橋的念頭,卻反而讓男學生更加激動,好幾次都作勢要往下跳。

  當中有幾名員警和劉心銘的父親是舊事,很快就認出了劉心銘,也就沒有阻止他繼續站再這邊勸說。認為比起大人,男學生應該會更樂於和同齡的男生溝通。

  而在警方還沒到達前,他和這名男學生有過一小段對話,多少明白了他想跳橋原因。在學校被同學欺負,在家裡被父母責罵,同學們罵他醜,父母又只在乎他的成績,認為沒有人在乎他,沒有人理解他,每天活在永無止盡的痛苦之中。

  「心銘,你盡量和他說話分散他的注意力,我們會趁空檔把他拉回來。」站在劉心銘身側的員警張大叔低聲說道。

  劉心銘只是輕輕頷首,嘴脣緊抿,雙眼依舊緊盯著眼前在天橋外瑟瑟發抖的男學生。

  身為警察之子,他從小就看著父親處理過不少案件,其中也包括社會案件,包括跳橋事件。他知道該如何應對,只是案件獲救的主角往往是中年男子或婦女,因為對社會不滿、覺得天理不公,在走投無路之下選擇跳橋。

  但換作是一心想尋死的年輕人,往往在警察還沒趕到前,就已經跳橋身亡了。

  如今,他之所以還有機會挽救,不過是趕在第一時間阻止。

  若不是予尋在他一腳跨上天橋時就察覺不對勁,也許,此刻的這條馬路早已圍起了封鎖線,成了令人不勝唏噓的自殺現場。

  光憑這一點,他就覺得眼前這名男學生已經撿回了一條命。

  「學弟。」他再度喚,「我知道你現在很痛苦,很想一了百了,可是你的人生還這麼長,還有很多事等著你去做,如果你現在真的往下跳了,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。」

  「你憑甚麼這麼說!」男學生的雙手緊緊握著冰冷的欄杆,骨節泛白,全身的力氣彷彿都聚集在了那雙手,「你完全不曉得我活在怎麼樣的地獄裡!」

  每個大人都說他年紀小,還有美好的人生,可正因為人生還那麼長,放眼望去,盡是一片無邊無際的地獄,這樣的日子再長又如何呢?

  所有人都討厭他,沒有人在乎他,一件值得他活下去的人事物都沒有,他對他的人生失望透頂,一點活下去的動力也沒有。

  而如今,他卻連選擇自己死亡的權利都沒有……

 

  聽著那一聲聲絕望而淒厲的呼喊,予尋的思緒逐漸回攏,視線定睛在那一道瘦弱落的身影,右手的五指慢慢收緊。

  當她回過神時,身體已經衝出了人群,但立刻就被旁邊的員警攔了下來。

  「請讓我上去,上面的人是我的朋友……」她被攔在天橋的入口,連階梯都沒來得及踩上。

  員警看見了她的校服,也明白她指的是誰,立即打斷她:「小妹妹,現在天橋禁止閒雜人等進入,上面警方會處理的。」

  她很快就明白員警的擔憂和為難,也不再強行進入,但卻也沒有選擇轉身離開。

  她站在原地,一手抱著懷裡的書包,一手從校服口袋掏出手機,撥了一通電話。

  聽著電話裡的忙音,她抬頭仰望著天橋上的那道人影,眼睛眨也不眨。

  數秒過去,她並不期待對方會接電話,只是想賭一賭,所以當電話被接起時,她不免感到既驚訝又感動。

  她吞了一口口水,感到喉嚨一陣乾澀,但還是壓抑著身體的顫抖,緩聲道:「對不起……可是有一句話,我希望你能幫我轉達。」

 

  天橋上,不只是兩方的員警,就連站在天橋外的男學生,內心都感到了一陣愕然,只是沒表現在臉上。

  現場的氣氛依然凝重,劉心銘接起了震動不停的手機,彷彿不知道現在的情況是何等嚴肅。

  「妳說吧。」他應了一聲,視線直直望向男學生。

  站在他身側的員警張大叔,正想直接沒收他的手機時,他忽然開口了。

  「你存在這個世上最大的意義,就是這個世上只有一個你。」

  他的話音清晰入耳,如同是在念誦一句台詞,唯有視線始終不離那名男學生。

  天橋下,予尋緊緊握著耳邊的手機,說著那些埋藏在內心,卻再也沒機會說出的話語。

  「哪怕是基因相似的雙胞胎,度過相同的時間,也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,是獨立的個體。」

  「所以不要覺得你的存在沒有意義,因為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,誰也取代不了。」

  隨著手機傳出男生複誦的清朗聲音,她的眼眶微微泛紅,只覺得內心一片冰涼。

  一時半刻,橋上是一片死寂,只有夜風掠過耳畔的沙沙聲響。

  劉心銘放下手機,向前走了幾步,率先打破了這陣死寂:「學弟,不會沒有人在乎你的,如果你現在就在這裡結束生命,只會傷害了那些真正愛你的人。」

  男學生並沒有反應,只是看著他向自己伸出的手,靜靜流淚。

  隨著劉心銘往前走,後方的警察也趁勢悄悄上前。

  此刻,橋上緊張的氣氛,就連橋下圍觀的群眾都感受到了。

  高中男生一步步走向國中男生,兩旁的員警悄悄上前,彷彿只要再一步就能碰到那名國中男生,順利將他從天橋外拉回來。

  只要,再一步……

  秋夜的晚風出奇地冷,宛如進入了漫長的冬夜,氣溫極低,令人感到一陣顫慄。

  兩道熱淚流淌在男學生的雙頰,他望著素昧平生的學長向他伸出的手,嘴角忽然揚起了一抹笑。笑意極淡極淡,可眼底卻裝著複雜的情緒。

  望見那一雙幽黑無光的眼眸,這一剎,劉心銘忽然意識到了什麼,感覺全身的毛細孔都在迅速緊縮,內心湧起了一陣恐怖的寒意。

  他的雙腳立即用力一蹬,但……

  已經來不及了。

  男學生直接鬆開了手,任憑身體重心往後傾倒。他的表情安詳,宛如是要往後跌入一張柔軟的床鋪……

  與此同時,橋下有無數驚恐的呼聲同時響起。有女人的尖叫聲,有男人的喊叫聲,還有無數分辨不出是男是女,是年輕還是年老的吸氣聲。

  劉心銘的右手抓住了天橋欄杆,左手用力往前伸,半個身體越過了天橋的欄杆,捨命抓住了那名男學生的右手!

  但抵不過重力加速度的他,雙腳卻在下一秒直接離地,整個人瞬間被拉下天橋!

  也在零點三八秒的瞬間,兩方的員警同時上前。

  一方抱住劉心銘的身體,讓他的身體不被往下拉;一方抓住劉心銘緊握住的那隻手,為他分擔男學生的重量。

  更在這一剎,從左手腕傳來的痛楚幾乎貫穿了他的全身,宛如是被人用力扯開似的,劇痛如潮水向他襲來。他的右手緊緊抓著欄杆,左手死死抓著男學生的右手,額際立即滲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。

  被拉住的男學生這下也驚呆了,他的雙腳懸空,全身因被忽然拉住而撞到了天橋的欄杆,胸腔頓時傳來了一陣鮮明的痛楚。

  當他回過神時,腳不著地的恐懼感讓他的背脊感到一片寒涼,另一隻不自覺往上亂伸,似乎是想抓住欄杆。

  「你再動就真的會死!」感受到男學生忽然縮起腳,還躬起身子,劉心銘吃痛地破口大罵。

  旁邊的員警則立即抓住了男學生那隻向上亂伸的左手,打算一股作氣拉他上來。

  「小心!」員警們發出吆喝聲,所有人都將全身的力量投注在這兩具年輕的肉體上。

  「撐住心銘!」張大叔在他背後說道。

  他沒有回應,只是咬牙苦撐,視線落在下方自己緊緊拉住的那隻手。他的腰部和雙腳被三雙強而有力的手緊緊抱住,同樣腳不著地。

  在這之下,是一片平坦的柏油馬路,警車和消防車的車燈將整條街打照得亮麗刺眼。

  外圍站著一群圍觀的群眾,有住在附近的居民,有正好路過的路人,有老人小孩,有婦人先生,有年輕男女,還有……

  那個向她保證過,絕不會讓這名男學生往下跳的女孩。

  所以哪怕自己的這隻手廢了,他也不會放手……

 

  也絕不能放手。

 

 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