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想自己走。」夜風呼呼地吹,予尋的聲音如同此刻的這陣冷風,只有冰涼。

  晚自習結束後,劉心銘便一路跟在她身後來到公車站,讓她實在忍無可忍,轉頭瞪了他一眼。

  但劉心銘並沒有因此退卻,仍跟她搭了同一輛公車,並在同一站下車。 

  耐不住情緒的她,在走了一段路後,再度轉過頭瞪向身後的他,語氣咬牙切齒:「若是為了那件事,我沒事。」

  他也知道自己惹她不高興了,頓時露出小狗般委屈的表情,但一見她轉身離開,又跟了上去。

  晚上九點半。

  附近的店家都已經拉下了鐵門,兩人走進靜謐的校區。一條馬路隔著兩間國中,一邊是永林的校門,一邊是成明的後門,行經的路人幾乎都是剛補習下課的學生,或是要到附近的運動公園慢跑的住戶。

  「妳難道不覺得奇怪嗎?」他跟在她身旁開口,「舞會明明是上學期的事了,為什麼那個人卻到現在才發布那張照片呢?」

  「你想說甚麼?」她仍是不斷往前走,連看都不看他一眼。

  「妳難道不想找出偷拍的人是誰嗎?」他也不死心,仍跟在她身側。

  「找到偷拍的人又如何,事情都已經發生了,我現在只想專心準備學測,不想浪費時間在這些無謂的事情上。」語落,她輕輕瞥了他一眼,「只要你不說,就沒有人知道我是檸檬,這件事就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。」

  「但有一次,就可能有第二次,我怕那個人是想對妳不利。」

  「所以呢,你怕那個人會傷害我?」她忽然停下腳步,轉頭直視他,語氣比起疑問,更像是質問。

  也許是被她不以為然的語氣激怒了,劉心銘的聲音除了擔憂,還多了兩分無奈和三分怒意,「是,我很擔心。」

  聽見這道肯定的口氣,她輕輕笑了,笑聲充滿了嘲諷。

  這也讓他的眉頭皺得更緊了。

  「你怕別人傷害我?」她歪了歪頭,眼底流露一絲嘲諷,「可是,真正傷害了我的人,是你。」

  他啞口。

  「既然你不喜歡我,就不要對我好。」她的眼底盈滿了悲傷的情緒,心痛的感覺如同荊棘纏繞著她的心臟,「你知道那種明知道不可能在一起,卻還是得在那個人面前裝作一臉若無其事的感覺嗎?」

  「把你的正義感收起來吧,我不需要你的關心,也不需要你的憐憫,如果你不喜歡我,就不要出現在我的周圍。」她說得字字懇切,卻也句句諷刺。

  凜冽的風吹過死寂的人行道,穿梭在兩人之間。她的眼中溢滿諷刺,他的眼中盈滿愧疚,但彼此的眼底卻都蘊藏著一股倔強,還有一絲無法訴盡的憂傷。

  率先收起目光的是予尋,但她卻沒有轉身,而是愣在了原地,視線越過了男生的肩膀膠著在遠處。

  像是看見了甚麼東西,她的眉頭緊蹙,臉色逐漸變得慘白。

  劉心銘也察覺到了,隨之轉身往後看。

  街道沉浸在一片清冷的氛圍,但女生的視線卻是落在更上面的地方,在距離他們十公尺左右的一座人行天橋。

  連接兩邊人行道的天橋橫亙在馬路上,佇立在橋上的一盞盞路燈散發出溫暖而明亮的黃色光暈,點亮了寂寥的夜色。

  然而,在那座天橋的中央,兩盞路燈的中間,卻有一名男學生一腳跨坐在了天橋的欄杆上。

  距離那麼遠,光線那麼暗,行經天橋底下的車輛沒有注意,行經人行道的路人也不會察覺,那一道影影綽綽的身影,一旦落盡視線,是怎樣地令人心驚膽戰。

  雙腳宛如被黏在了地面,她愣愣地望著橋上那道瘦弱的人影,無數個畫面在她的腦海裡飛騰。像是透過了前方那一道怵目驚心的身影,看見了遙遠的過往,她感到全身都在顫抖。

  反倒是她身旁的劉心銘,立刻拿出了手機,撥了一通電話給警消,報案的過程簡潔迅速。

  周圍經過的路人,這時也都注意到了天橋上的人影,紛紛停下腳步,發出一聲聲驚呼。

  掛斷電話後的劉心銘,這時立即脫下了身上的書包。

  「妳留在這裡,等下員警到了就把詳細情況告訴他們。」語畢,他隨即將手上的書包丟給她,二話不說就轉身往天橋跑去。

  「等一下──」抱著被他硬推入懷裡的書包,予尋這才反應過來,急忙叫住他。

  他立即停下腳步,轉身面向她,雙手用力按住她單薄的肩膀。

  這一剎,予尋再次愣住了。

  昏暗的光線在男生眉清目秀的臉上映出一層淺淺的陰影,但那雙眼眸卻是黑得發亮,彷若有星子在他的眼底閃爍。

  他的嘴角掛有一抹淡然的微笑,然而,出口的那句話,是那麼地自信,那麼定堅定,如同一道信念。

 

  「放心吧,我絕對不會讓他往下跳的。」

 

  隨著壓在肩膀的重量消失,這一次,她沒再叫住他,只是抱著手裡的書包愣在原地,望著他的身影越來越遠,可眼底卻逐漸蒙上了一層霧氣……

  

 

  『在目前為止的人生,有兩件事最令我感到後悔。一件是高中入學的時候,選了戀舞社,一間會倒的社團。另二件則是……』

 

 

  少了書包的重量,劉心銘的腳程飛快,踩著天橋的階梯一路往上爬。

  不一會,他就到達了天橋。

  他不禁放慢腳步,微喘著氣,向那名男學生慢慢靠近。

  跨坐在天橋上的男學生,此時也注意到了劉心銘的存在,立即轉頭向他斥喝:「你要幹甚麼!」

  劉心銘沒有回應,只是繼續向他靠近。

  看著眼前步步為營、小心謹慎的劉心銘,男學生很快就領悟到他絕不是偶然經過天橋的路人。

  「再過來我就跳了!」他扯著嗓子喊道,但嗓音稚嫩而清澈,並不低沉,還在變聲階段。

  劉心銘隨即也停下了腳步,兩人的距離不到兩公尺,但也足以讓他看清那名男學生的容貌。


 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