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子來到第二次模擬考結束。

  天空萬里無雲,葉子在陽光下飛舞,幾乎不再有陰晴不定的雷雨;褪去炎夏的酷熱,氣溫也變得涼爽舒適,肌膚鮮少再滲出大面積的汗漬。

  時序進入秋天。

  段君璇幾乎不曾再借用他家的浴室,也就不曾再向他借換洗衣物。她在客廳唸書都穿著學校制服,認真的模樣和在學校時相差無幾。

  「妳的課本。」他從房間拿出五、六本課本,將之放到客廳桌上,「我今天看到它們被丟在頂樓。」

  原以為她會感激涕零,然而她卻只是淡淡瞥了一眼,一臉恍然大悟說:「原來是在頂樓,難怪我今天到處都找不到。」

  面對她的淡定,坐在沙發上的他忍不住問:「我以為妳會很急著找課本。」

  「剛好都不是今天的課,所以不急,心想可能是放家裡了。」她拿起最上面的課本開始翻閱,檢查著內頁是否有被亂畫或破損。

  「要是最後都找不到呢?」

  「我就去學務處請主任幫忙調監視器,看是誰拿走的。」她換下一本繼續檢查。

  「最好別指望學校的監視器,往往看不到什麼鬼。」

  她笑了出來,未置可否,「我很好奇,你們當初是怎麼拿到頂樓鑰匙的?」

  對他們班而言,頂樓鑰匙已是公開的秘密,只是他們班的教室這學期在一樓,上頂樓有點麻煩,只有少部分不想聽課的學生才會上去抽菸。

  「上一屆畢業的學長姊留在教室裡的,聽說是他們剛好有人家裡是開鎖店,就偷偷開鎖打了鑰匙。」他的語氣藏不住佩服的情緒。

  「我還以為是從學務處偷來的呢。」她咧嘴笑了起來,「我到現在還沒看過學校頂樓,很想上去看看呢。」

  「放學吧。」他撐著頭說道,「放學沒什麼人,妳的課本就是放學順道去拿的。」

  將那些課本擺放整齊後,她的視線再度回到他身上:「那鑰匙可以暫時借我嗎,這樣下次我再有東西被丟在頂樓,就可以自己放學上去拿了。」

  他沒有回應,只是拿起桌上的那串鑰匙。鑰匙發出輕脆的聲響,他拆出其中一把丟向她:「可以直接給妳沒關係,我再借他們的打一把就好。」

  她立即伸手去接,回以一抹無聲的笑容。

  並不是什麼都沒想過就給了她鑰匙。

  其實今天早上在頂樓時他就發現了她的課本,但礙於帶回教室會招人側目,所以只能放學再上去一趟,反正她今天放學會來他家,到時就可以還她了。

  但如果今天不是星期四,或是被丟在頂樓的東西是當下就需要用到的物品,他就會直接給她鑰匙,讓她自己去拿回來。

 

  隨著氣溫降低,校園裡已不見短袖上衣和百褶裙,每個人都套上了運動外套或換上了冬季制服。

  而越是進入冬季的日子裡,她來他家的頻率越來越高。

  她從不排斥他的觸碰,像是以此作籌碼留在這裡,又彷彿是藉此忘卻內心的疼痛。

  每一次,她的臉上都有淚水;每一次,她的眼淚都是一聲不響的。

  到後來,他注意到她的手臂內側有細長的傷疤,也依舊視而不見。

  若不是陷在痛苦之中,她不會需要他;若非陷在這樣的泥沼中,他們不會有交集,所以他不打算拯救她。

  何況再漫長的痛苦,也不過一年的時間。

  她會考上理想的學校,脫離這個班級,就算成績不太理想,也是他不可能抵達的光明未來。

  到了那時,她就不會再需要他。

 

 

  十二月的天。

  雲霧遮蔽了陽光,即便是上午,校園卻一片陰暗,讓人提起勁。

  昨晚整夜都在打電動,簡楚恩感到特別困頓,看了一眼課表後,他決定找個安靜的地方補眠。

  他向學校的後棟走去,然而,當看見從正前方走來的兩個女生,他不自覺放慢腳步。

  前女友這時也愣了下,但很快就露出了笑容:「嗨。」彷彿兩人之間甚麼事也沒發生過。

  他沒有回應,打算直接走過。

  面對他視而不見的態度,前女友一改親切的笑容,冷聲問:「我朋友說,看到你放學跟一個女的走在一起。」

  他停下腳步。

  「你最近交女朋友了?」她回頭質問他。

  「她什麼時候看到的?」他側過身問。

  「上禮拜吧。」她向他走近幾步,「她還問我說你是不是換口味了,因為那女的看起來超乖的。」

  「她真是你的女朋友嗎,哪一班的啊?」她的笑意加深。

  「我沒必要告訴妳吧。」

  「說不說都沒差,我會問出來的。」她聳聳肩,「之後每個人一定也都會知道。」

  「知道了以後呢?」他試探性問。

  「看她有甚麼能耐呀。」她歪頭,揚起燦爛的笑容,「能當你女友,應該很厲害吧?」

  「隨妳高興。」他露出厭惡的表情,直接邁步離開。

  面對他不以為然的態度,前女友這時也壓抑不住憤怒,朝他的背影飆出一串髒話。

  直到走遠,他的耳根子才總算清淨。

 

  隔天中午,他如往常和班上幾個朋友聚在一起吃飯。

  但其實也不算聚,只是彼此的座位相近,中午稍微換個位子就可以很輕鬆地邊吃邊聊。

  「簡楚恩,你最近交女朋友了啊?」

 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疑問,正在吃便當的他差點沒噎到。

  其他幾個朋友聽見這個問題,雖然同樣吃驚,但隨即便熱絡地討論起來,也不管當事人有沒有回應。

  「你聽誰說的?」他露出僵硬的笑容。

  「就你前女友來問我啊,說上禮拜看到你跟一個女的走在一起,而且還共撐一把傘,問我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?」

  不意外。他默默翻了白眼。

  「那你怎麼回答?」

  「我說怎麼可能,如果你真的交女朋友,一定會先告訴我們啊。」他低頭扒了一口飯,「不過我還是很好奇那女的是誰,不會真的是你的女朋友吧?」

  「她看錯人了。」他若無其事說,隨之低頭扒了口飯。

  「是啊,你交女朋友我們怎麼可能不知道。」其他人跟著附和。

  「可是……她描述得還蠻具體的耶,雖然沒有看到正面,是從馬路對面看見的,但那女的戴著眼鏡,制服完全沒有修改,而且書包看起來很重,裝很多書,問我是哪一班的……」

  「那一定看錯了啦!」一個朋友笑出聲,「這種聽起來像書呆子的女生怎麼可能是他女朋友。」

  「也不能這麼說。」另一個人出聲,「他這顆頭這麼顯眼,要看錯除非眼睛脫窗吧。」

  聞言,眾人的目光這時都來到了主角的臉,不僅面容姣好,還頂著一顆惹人注目的棕色捲髮,的確要認錯都很難。

  「從實招來喔。」坐在他隔壁的男生已然伸手勾住他的脖子,「不會是隔壁班那個很可愛的女生吧,之前看你們走在一起。」

  「拜託。」他一手抓著那隻手,一手握住筷子掙扎。

  眼角餘光中,他瞥了一眼坐在教室前方形單隻影的女生,她坐在位子上用餐,也不知道有沒有注意到教室後方的動靜。

  被勾著脖子的他,這時默默嘆了一口氣:「你再說一次那女生的特徵,也許我只是忘了。」

  朋友們立時爆出驚呼,無數句調侃衝向他,聲量幾乎全班都能聽見。

  「這還會忘的喔,你是每天跟不同的女生回家嗎?」

  「這是帥哥才有的特權,我們凡人永遠遇不到。」

  因為無論如何都會被發現,他也懶得否認。

 

 

  那陣子,天色比之前更家陰鬱,不時會降下冷雨,空氣又濕又冷,讓人的心情都染上了一層憂鬱。

  晚上九點。

  筆電如往昔播放著飛球樂團的音樂,樂聲夾雜著外頭淅瀝的雨聲。

  段君璇換回乾淨的制服後便坐回地板,開始收拾桌上的課本與文具。

  「之後,」直到筆電關上,客廳只剩下清晰的雨聲,坐在沙發上的簡楚恩忽然開口說道,「不要再來我家了。」

  她的手驀然停住,幾秒後她抬頭起頭,臉上流露苦澀的笑意:「可以問原因嗎?」

  他沒有對上她的目光,語氣不冷不熱:「我交女朋友了。」彷彿她應該要知道。

  段君璇眨了眨眼,神情並不吃驚,比較像是在消化他話語裡的意思。

  過一會,她的嘴角揚起淺淺的弧度:「我明白了,我不會再來了。」同時將書包的拉鍊拉上。

  「那我可以問你女朋友是哪一班的,我認識嗎?」收拾好書包,她再度望向他問,眼神中只有好奇。

  「隔壁班的,不確定妳認不認識。」他敷衍回答,

  然而她下一秒道出的女生名字,卻讓他不由得一愣,挑眉問:「妳知道她?」

  「知道啊,她給人的感覺很可愛,在走廊上看到她時都會忍不住多看她一眼,聽說她成績也很好。」她笑道,接著背起書包站了起來,「你們很配呢。」

  「妳想問的就只有這些嗎?」看著她準備要離開,他再度問。

  她思忖了下,點了點頭:「嗯……再怎麼說你都有女朋友,我要是再繼續來你家很奇怪吧,如果你女朋友誤會就不好了。」

  他的神情暗了下來,接著起身走到門口,為她打開鐵門。

  最終,她只留下了一聲「再見」就離開了。

  外頭的雨聲依舊,彷彿下了一整天,空氣中瀰漫濃重的潮濕氣味,如同他們初次在超商外巧遇的那一天。

  只是此刻是冬季,雨水比那時還要冰冷無情。

  面對死寂清冷的客廳,他的內心比平日更加空虛,但隨之湧起的不甘,卻讓他的眼底染上了一層憤恨。

  他用力踹了門口的鞋櫃一腳,完全不在意上頭擺放的昂貴花瓶可能掉入地面。

  為什麼她完全無動於衷,甚至連一絲難過也沒有?

  為甚麼她能如此遲鈍,沒有想過她和隔壁班女生的共同點,沒有意識到他這麼做的理由?

  她望著他的眼神永遠那麼平靜,總是一丁點情緒也不流露,從來都只能從她的眼裡看見希冀,對他只有索求,卻不見任何一絲愛戀。

  為甚麼──

  她能這麼無情?

  

 

  一週後,簡楚恩有女朋友的消息便不脛而走。

  之前那些猜測也在一夕之間得到了證實,他絲毫不否認上次放學一起回家的女生就是他隔壁班的女朋友。雖然那女生戴著眼鏡,從不打扮,但模樣相當清純可愛,在男生群中相當有人氣。

  周圍的朋友都欣然接受了他有女朋友這件事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