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那場雨之前,他和段君璇從未有過交集。

  她不是名列前茅的學生,雖然優異的國文成績讓她始終擔任國文小老師一職,但她的數理成績相當平庸,特別是數學時常寫不完,總是在前十名中的邊緣徘徊。

  不過,在老師眼中,她仍是認真積極的學生,和他問題學生的形象天差地別。

  作弊事件告一段落後,兩人像從未發生過任何事,直到期末結束。

  他沒有參加暑期輔導,新學期開始後才感受到班上凝滯而壓抑的考試氛圍,以及鋪天蓋地的考卷。

  他依舊坐在最後一排,依舊能一眼看清班上的情形。

  段君璇的背影看起來更加孤立無援,說不上原因,但從周圍同學的目光也能察覺出她受到排擠。

  那段時間,由於他們的教室換到了一樓,隔壁的池塘時常傳來青蛙的叫聲,讓大家連午休也不得安寧。

  即便是陽光燦爛的盛夏,模擬考成績出爐的那天,班上仍瀰漫著一股低氣壓,哀鴻遍野。

  下課時,一道椅子重摔入地的聲響吸引了全班的注意。

  段君璇站在自己的位子旁邊,呼吸急促,面露驚恐,不難看出她是被什麼嚇到,在逃難的過程中不小心推倒了自己的椅子。

  一名男同學走上前,拿起被丟落在桌子底下的夾鏈袋,一臉恍然大悟說:「原來是被放到了這裡啊,難怪我都找不到。」

  「誇張耶,這種東西還不趕快丟掉。」旁邊的女生面露厭惡說。

  遠遠看見那個透明夾鏈袋,簡楚恩就能猜到裡面裝的是什麼了。

  昨天有一隻小青蛙跳進了教室,男生們出於好玩把牠裝進了夾鏈袋裡把玩,其中一個男生還活活打死了牠,所以夾鏈袋裡現在裝著的是一具青蛙的屍體。

  毫無預警從抽屜裡摸出一袋青蛙屍體,任誰都會嚇到,何況是女孩子。然而,在場卻沒有一個人上前安慰,只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,互相揶揄調侃。

  鐘響後,段君璇默默扶起椅子,看得出來她仍驚魂未定,平日挺直的背顯得頹喪,她幾乎沒有抬頭看講台。

  下一節數學課,數學老師忽然換了抽籤方法,要全班隨便喊個千位數,再以短除法分解,分解出來的最後一個數字便是被抽中的座號。

  座號是質數的段君璇不幸被抽中,底下的她猛然抬頭,慢了一拍似地走上講臺,看得出來她剛才處於恍神狀態。老師看她始終寫不出答案,也不為難,再抽了另一個人上臺作答。

  最後,她黯然下臺,回到位子上後頭低得更低了。

  也是那一天,依然沒有第八節的他,早早就回了家。

  看著外頭忽然下起的滂沱大雨,儘管家裡還有昨晚剩的飯菜,仍舊打傘出門。

  天空比上次更加晦暗無光,雨勢也比上次更加猛烈無情。

  他來到十字路口,第一眼就看見佇立在超商外的熟稔身影。

  女生垂著臉,不知站了多久,但這次她的手裡多了一把折疊傘,不再是全身溼透,不過,書包和大腿以下仍不可避免被大雨淋濕。

  他走過斑馬線,與她的目光接上。

  那雙眼睛失神而茫然,就如同那日,透出雨水般冰冷的氣息,彷彿任何事物落進那雙眼裡都會失去光彩。

  過去三個月來,每到星期二傍晚五點多左右,他總會不由自主來到這間超商附近,目的是為了買晚餐,但內心卻會想著,也許,有那麼一絲可能……

  她會出現。

  可是,今天是星期四,時間也早就超過五點半,他卻仍是撐傘出門,像是冥冥之中受到某種神祕力量牽引,不得而為之。

  但後來,他發現並沒有什麼神秘力量,純粹只是直覺,但這樣的直覺卻建立在可以依循的事實之上。

  從那雙距離自己幾步之遙的眼中,他看見,自己也許是她陰暗世界裡僅存的出口,是她墜海後僅有的浮木。

  只有當她瀕臨絕望的邊緣,才會出現。

 

 

  客廳一片沉寂。

  女生像隻小貓般蜷曲在沙發上,頰邊的髮絲披散在她白淨的臉上,擋住了她的側臉,但從均勻的呼吸判斷,無疑是睡著了,空便當盒則被丟進了回收桶。

  男生一手用毛巾擦拭著濕髮,一手從旁邊的沙發拿起一條毯子蓋在她身上,隨後彎下腰,撥開落在她臉上的那綹黑髮。

  凝望著那張毫無防備的睡臉,他才意識到,自己有多久沒有觸碰女孩子的身體,忽然感到下半身一陣燥熱,再度回到浴室沖了冷水澡。

  再度回到客廳後,原本安靜的氣氛已被電視的聒噪取而代之。段君璇抱著雙腿坐在沙發上,睡眼惺忪地望著電視機。

  「妳今天不唸書了嗎?」他率先出聲,在另一張沙發上坐下。

  「累了,等等再唸。」她沒有看他,但眼睫不自覺垂了下來,「反正離段考還有一段時間。」

  「我以為妳是那種每天回家都在唸書的人。」

  「我是啊。」她不禁苦笑,「可是就算每天唸到三更半夜,成績也沒比別人好……」

  「模擬考成績很糟?」一想到今天發下模擬考的成績,他直覺性地問。

  她沒有回答,只是輕嘆了一口氣,瞟了他一眼問:「你這次PR多少?」

  「三十幾吧,有點忘了。」

  不意外男生對成績如此漠不關心,她笑了笑,表情流露一絲自嘲:「我是你的兩倍。」。

  接下來的時間,兩人都只是看著電視螢幕,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。

  待節目告一段落後,段君璇起身從書包裡拿出歷史參考書和筆袋,在沙發前的地板上坐下。

  「明天考歷史?」

  「你真的完全沒在看考試時程表耶,怎麼每次都不知道明天考甚麼?」她出乎意料地發出笑聲。

  「我有看,但記不住。」

  「你是沒心在記吧?」

  他不否認,反正就算看了也不會準備。

  「但我覺得你記憶力應該不差的吧,之前期中考你只是考前唸半小時,歷史就考了七十幾分,跌破大家眼鏡耶。」。

  「可能是我爸背科也很厲害,所以遺傳到他的吧。」當時他還在補習班,為了應付補習班不得不唸。

  「對喔,你爸是律師。」她笑道,「那你應該不笨吧,如果認真唸一下的話,搞不好會考得比我還好喔。」

  「假如我考前看一看就考得比妳高,妳不會覺得很嘔嗎?」

  「才一科歷史而已,不足為懼。」她再次笑了起來,明亮的笑容落進他眼裡,「要不這次換我來考你,幫你複習?」

  「我課本都放在學校。」他兩手一攤,直截了當說。

  「沒關係啊,我的課本借你看,我看講義就好。」她起身從書包裡拿出課本,遞到他面前,「等你看完後我就出題考你。」

  「要是我真的考得比妳好,可別怨我。」他不情不願地收下。

  她瞇眼,笑而不語。

  半小時過去,她收回走他手中的課本,開始抽考。

  前五題他都很快就說出了答案,這也讓段君璇感到驚喜,不禁感慨他過人的記憶力。

  「這題課本有寫到?」他反問,起身從她手裡抽出課本後,再度坐回原地,「妳該不會是不服氣,考我課本裡沒有的題目吧?」

  見他始終找不到答案,她也開始挪動身子,靠近他身邊,「我哪會這麼小心眼,是課本上的內容啊。」

  「你看,在這裡。」她伸出一隻手,指頭落在課本上的一行小字。

  「拜託,這哪會考啊!」看見竟是圖片底下的那行小字,他忍不住轉頭向她吐槽。

  「這題之前有出過好嗎,只是你都沒在上課,才覺得不會考。」她也抬頭反駁,眼睛瞪大。

  可能是沒想到對方也剛好看向自己,對上視線的那刻,兩人都不禁愣住了,誰也沒開口說話。

  一陣靜默驟降。

  他低頭貼上她的脣。

  幾秒後,他移離她的脣,但她依舊一臉茫然,一動也不動,彷彿還沒反應過來剛剛發生了甚麼事。

  「討厭嗎?」他低聲問,兩人的臉龐依舊靠得極近,彼此的氣息在空氣縈繞。

  她回過神,垂下臉,最後輕輕搖了搖頭。

  當再度吻上她的脣時,她已經沒有先前的不知所措,她的身子倚靠著沙發,任憑他吻著。

  直到他的手驀然伸進了自己的衣物底下,她心一驚,抓住了那隻手,連忙坐正:「等、等一下……」

  他停下動作,以為她要拒絕,但她只是垂下眼,避開他的視線,聲音結巴:「這裡……不太好……」

  嚥了一口口水後,她將頭低得更低:「這裡是客廳……」同時鬆開了他的手。

 

 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