舞臺燈倏地亮起,兩位主持人再度走上舞臺,談笑風生介紹下一組藝人。

  舞臺右側。

  男生朝右手邊臨著後臺的幽暗操場瞟了一眼,說:「我去一下後臺。」

  其他熱舞社社員還沒來得及問原因,他就已拋下一句:「如果我等會沒回來,你們不用等我了。」直接轉身離開了。

  望著那道沒入黑幕的背影,一位男生隨之開口:「你們覺不覺得流星最近和平常不一樣?」

  「你是說他最近太安靜了?」另一個女生出聲。

  「怎麼說呢,就是……」男生擰眉,似乎是想不到適當的詞彙形容。

  「等他想說的時候就會告訴我們吧,你們別想太多了。」中央的男生不以為意開口,沉著的語氣與眼下輕鬆的氣氛格外不搭調。

  不禁引起了其他社員的笑聲。

  「唉唷,難得聽見社長說出這麼正經的話。」

  「我偶爾也是很正經的好嗎。」他笑著反駁,用手肘頂了頂旁邊的男生,話題也就此告一段落。

  

  忙碌的後臺。

  予尋一從舞臺回來,江閔正立時遞上了一瓶水。

  「謝謝。」予尋微笑接過,另一隻手的臂膀則掛著剛剛脫下的斗篷外套,手上還握有一支黑色觸控手機。

  「這是……」江閔正打量著那支莫名出現的手機,她的手機應該放在包包裡,不會帶在身上。

  「戰利品。」她吃吃笑道。表演時她把這支手機放在靠近後臺的地板上,下臺時方便帶走。

  她先是仰頭喝了幾口水,隨後走到放有自己包包的桌子附近,將水瓶放上桌面後便再度套上斗篷外套,最後從包包裡頭掏出兩樣東西。

  「我現在要出去一下,半小時在剛剛換裝的廁所外碰面吧。」將東西都收進外套裡的暗袋後,她隨之笑說。

  「好。」他沒有多問,只是笑應了一聲。目送她從門口離開後,他的視線不由自主落向了她的包包,裡頭裝有她的制服、手錶和運動鞋等等,而她剛剛從裡頭拿出的東西是手機和……

  美工刀。

  「唐敏。」他忽然喚了一聲從眼前經過的女生。

  正值舞會邁入高潮的緊繃時刻,被這麼莫名其妙一喚,她沒好氣地回:「怎麼了?」

  「妳等等可以幫我看一下桌上這個包包嗎,我想出去看表演。」

  「沒人會想偷這個好嗎,你放心去吧。」她白了他一眼,就為了這麼點小事叫住她,是嫌她現在還不夠忙嗎?

  「先謝啦,舞會很棒,妳今天辛苦了。」他勾起脣角,開始低頭滑手機。他本就不擔心誰會來偷,而是怕有人偷偷打開,一窺裡頭制服上的學號。

  唐敏這時也笑了,收回在他身上的目光就繼續指揮後臺的情況。

 

 

  一走出後臺,予尋立刻向右轉,但一件無袖黑色背心卻兀然映入眼簾,阻擋了她的去路。

  兩人的腳步同時一滯。

  男生的視線焦距在女生那頂帽子底下的半張臉。

  女生的視界始終裁切在男生脖頸的位置,沒再往上移。

  下一秒,她立刻拉低帽沿,打算若無其事地快步繞過他離開。

  「等一下。」男生微微側過身,一把拉住她的手腕,力道不大,她大可以輕易掙脫,但他犀利的語氣卻讓她有股作賊心虛之感。

  她沒有轉頭,但眼珠子卻不由自主向右移,那雙球鞋轉了方向朝她靠近,那件無袖黑色背心二度出現在她眼前,佔據了她右邊視線的一角。

  第一次是因為措手不及,所以愣在原地,但沒理由第二次還會乖乖站好。

  「唔……」男生忽然感到肚子一陣吃痛,但不是來自內部,而是外力衝擊。

  女生用手肘奮力頂了一下男生的腹部,接著按住帽子往另一個方向狂奔。她的內心此時有無數句OS飛過,不外乎是感嘆自己怎麼偏偏選在這時離開後臺?

  男生身體微彎,痛苦地捂住肚子,視線直直望著那道沒入黑暗的背影,埋怨的語氣如是自語:「妳也太狠了吧……」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