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場陷入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,若不是音樂持續縈繞,大概會以為表演已經結束了。

  兀的,一盞舞臺燈向觀眾席照去,現場忽然響起一片譁然。

  雪白的光束包裹著少女,也是整個會場此時唯一的光芒。不知何時,少女已來到了臺下。她的手上沒了魔術棒,就連帽子也換回了原本黑色寬邊圓帽。

  她自在地步入人群,腳步跟著音樂的節拍舞動,步伐誇張,但輕盈無懼,轉圈時手中還會迸發出一搓金蔥碎片,讓周圍的人都不自覺往後退出一條路。

  望著舞臺巨大的螢幕畫面,不只是距離舞台數尺的簡楚恩感到驚愕,就連這次單純只是觀眾的洪孟潔和宮安生都感到詫異。少女驀然停下腳步,手中變出了一朵玫瑰花,然後俏皮地送給周圍一位女學生──這樣近距離的互動表演,他們可完全沒聽予尋提起過!

  少女繼續往前走,一步併兩步,最後在高她約一顆頭的男生面前停下。

  簡楚恩試圖向後退,但唰一聲,舞臺上三、四盞鎂光燈竟同時亮起,數道盛大的強光匯聚在了他和她身上,戲劇效果十足。他的臉上此時只有詫異,對這如此誇張的排場感到汗顏。

  少女不以為意,只是伸出了雙手,在自己了嘴唇前的位置交握,接著搓了搓,三張撲克像一把扇子緩緩打開,出現在了男生眼前。只是,她這次似乎並沒有要將之化為碎紙,而是要男生抽一張。

  猶豫幾秒,他伸出右手,打算抽出最右邊那張。

  可她卻忽然往後跳了一步,讓他的手撲了空。

  隨後少女再度向他走近。

  她抬頭望著他,三張撲克牌擋住了她半張臉。面對她那副依舊等待自己抽牌的模樣,簡楚恩感到一陣惱怒,有種被耍的感覺。

  他隱忍怒氣,再度伸出了手,可她依然在他即將碰到牌身時迅速收回手。

  但這一次,男生的眼神卻忽然一凜,將伸出的手往上移──向她帽子撲去!

  亞麻色的捲髮微微揚起,少女迅速伸手按住帽子,上半身往右邊扭,右腳同時往右邊踏,左腳離地,俐落地側過身,順利閃過了男生這突如其來的抓帽舉動。

  見少女成功保護了自己的帽子,周圍的觀眾這時也忍不住拍手叫好。

  雪亮的光束依舊緊緊跟著她,她往旁邊踏了幾步,男生也跟著向後轉。她的手上依然握著三張撲克牌,等待他抽。

  兩人被包圍在人群中心,彼此對峙。

  他又連接伸出右手和左手,而她依舊繞著他往右跳了幾步,就是不讓他碰到牌。兩人的互動就像土耳其冰淇淋攤販上表演,讓周圍的人都覺得逗趣,只是男生想拿到的不是冰淇淋,而是一張牌。

  「妳鬧夠了沒有。」他冷著聲音說。周圍的觀眾留給了他們相當足夠的圓形舞臺,對話聲不至於被旁人聽見。

  少女沒有回應,只是伸手,指了指最左邊的那張牌。

  怕這次又會被她戲弄,他頗為遲疑伸手,緩緩靠近最左邊的牌……

  就在快要接近那張牌時,他立刻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抽出,就怕她又跳開。男生非常有戲的反應也引了在場的人一陣笑聲。

  如果說這是她對他上週的報復,她成功了。

  抽出牌的那刻,他能看見少女未被撲克牌遮擋的半邊嘴脣隱約彎了起來。

  但還沒看清自己抽到什麼牌,音響突然傳來一陣嘹亮的小喇叭聲,背景音樂再度換了,是更為熱鬧歡騰的音樂,好像他的抽牌舉動是個開關。

  原本匯聚在他們身上的強光,頓時向四方散開了,紅的,黃的、藍的,數道繽紛絢爛的光束在臺下來回滾動,不斷在每個人身上染上鮮豔的色彩。

  舞臺這時也出現了四、五個穿著背心的工作人員,他們每個人都抱著一顆巨大的氣球,將之傳給臺下的群眾。

  音樂歡快熱情。

  五顏六色的氣球在人海上滾動著。

  在場的人這時都忙著傳遞那些氣球,就怕那些球一不小心落地,再搭配熱鬧的音樂和絢爛的燈光,現場的氣氛更加熱鬧了,幾乎沒人再注意他們了。

  少女快速繞了男生周身一圈,當她回到原地時,手裡多了一支手機。

  少女一手握著手機,另一手向他揮了揮,最後帶著輕快的步伐,頭也不回地離開了。

  目送少女一步併兩步走向舞臺,途中還忽然跳起來,伸手推了一下往自己飛來的氣球,男生這時才慢了一拍似,往兩邊的制服口袋一摸──

  果然……

  手機不見了。

  摸著兩邊空空如也的口袋,男生無力地嘆了一口氣。

  隨著臺下再度陷入一片幽暗,光束再度回到了舞臺,那些大球這時也都不見蹤影了,每個人這時都再度望向舞臺。

  舞臺中央,少女將帽沿拉得低低的。

  她的左腳隨著音樂節奏打起拍子,像在等待前奏。

  音樂人聲出現的剎那,她一把拉開了身上的斗篷外套,然後迅速綁在脖子上,將之打上了結,就將一件披風綁在身後。

  斗篷隨著她動感的舞蹈飛揚著。

  眾人這時也看清她斗篷底下的穿著。

  不再是無袖背心配緊身牛仔褲,而是一件黑色吊帶褲,搭配一件領子是海軍式樣的T袖。頸子中間雖綁上亮橘色的外套,但仍隱約可見藍色領子中間垂下了一條鮮豔的紅色領結,其中一邊吊帶還點綴著一朵鮮艷的紅蝴蝶結。

  舞臺底下。

  男生將右手從口袋裡伸手,一道刺目的白光正好滾過觀眾席,也將他手中撲克牌的圖樣照亮。

  那是一張鬼牌。

  看見牌上的彩色小丑,他不禁再度抬頭目光,望向眼前衣著風格酷似小丑的少女。她身後的背景海報大大印著「馬戲夜」三個字,副標則打著一句「夜晚的序曲,小丑的逆襲」。

  少女隨著音樂勁歌熱舞,全身洋溢在繽紛絢爛的流光裡……

 

  後臺。

  班聯會正在清點剛剛收回來的大球數目,並洩掉球內的空氣。

  唐敏一掛斷手機,便向另一隻手上的對講機大喊:「最後一組藝人再五分鐘後就會到了,公關組的立刻派人去後門接。」

  江閔正站在離後臺最近的地方,雖然完全看不見臺上的情況,但聽見外頭一片熱烈的聲浪,也感到安心了。他想起一週前,她不但身上帶著傷,還堅持要想出另一套表演內容,就不禁佩服起她的大膽和勇氣。

  當時她堅定的眼神,讓他有種絕處逢生之感。如果她沒有重重摔落,就不會添加像小丑那樣與觀眾互動的橋段,也就不會有今日的表演。

 

  舞臺右側。

  鎂光燈散發熾熱的白光,最靠近燈具的塵埃被強光照得清明,在空氣中載浮載沉。

  這裡的視角不是最好,但因為離後臺和舞臺都很近,是不少表演完的社團的特等席。

  熱舞社此時也站在這欣賞表演,一如舞社熱情的調性,是所有社團中拍手歡呼最為激動的一群人。

 

  臺上,少女伸手將肩上綁著的斗篷外套往旁邊用力拉──

  亮橘色的外套被輕易扯離少女的肩膀,甩向天空,就像一面旗子,在她的頭頂劃出一道弧度。

  音樂在這刻戛然而止。

  舞臺的燈光忽然向中心聚攏,最後只剩一道強烈的白光筆直打照在正中央的少女身上。

  被甩入最高點的外套,裡頭忽然有大把銀色的金蔥奔湧而下。

  外套像一條緞帶般落入地面。

  白光無聲照耀著那些如雪花般飄然欲下的金蔥。

  少女一手按住帽子,一手放在胸口,站直了身,然後向觀眾鞠躬。

  她一動不動,可金蔥卻依然緩緩往下飄落著,像星子般在她周身閃爍著光芒。

  最後──

  最後一盞燈也暗了下來,會場再次陷入一片死寂般的黑暗。

  但──

  轟雷般的掌聲卻嘹亮了寂寥的夜色。

  少女隱身在漆黑舞臺上,大口喘氣,此時此地,身處在這個沒有一絲光亮的世界,她總算能正大光明好好看著眼前。

  她的視線從底下昏暗的人群,來到頭頂上的那片夜空。

  大城市的光害太嚴重,她從沒想過能在夜裡看見繁星,可就是如此,當佈滿黑夜的星子在天上閃爍,她不自覺睜大了眼──

  時和高中地處都市的邊陲地區,旁邊又比鄰一座山頭,也許就是如此,才能在此時空曠的操場上看見天上的繁星吧。

  微弱的光芒點綴著寂寞的夜,不比舞臺光絢爛奪目,但就是那麼靜靜存在天邊。

  如此靜默,如此美麗。

  令她永難忘懷。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