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七點。

  籠罩在夜幕下的時和高中,今晚特別熱鬧。

  校門口無數學生進出,男生摸索了好一番才在人群中找到舞會入口。

  那是一條走廊通道,負責驗票的男學生先是抬頭瞟了他一眼,才把票根遞還給他。

  旁邊的女學生則適時揚起一抹親切的笑,並向他遞上一支螢光棒,「歡迎。」

  但男生直接無視走過,讓女學生一時感到有些詫異和尷尬。

  他跟著人群穿過走廊,來到空闊的操場,五光十色的露天舞臺隨即落入視線,一名女主唱正手持麥克風高聲呼喊:「時和高中的朋友大家晚安,我們是『FIy Ball──飛球樂團』!」而後響起一陣刺耳的尖叫。

  舞臺底下擠滿了人群,人群後方則散落三三兩兩的稀落人潮,男生站在人群外幾步之遙的地方。由於舞臺旁邊還架設了一面大螢幕,遠遠望去也能看清舞臺的狀況。

  女主唱的歌聲從音響裡流瀉而出,嗓音宛如曬在陽光下的棉花糖,溫暖輕柔,現場的氣氛也隨之改變。

 

  不要了解 因為你從不明白

  那一年太天真 太自在 也太有未來

  我的幸福你感受不到

  數千日子僅在一瞬就成了遠走高飛的記憶

 

  男生站在暗處諦聽,面無表情。但當來到副歌時,熟悉的旋律仍讓他忍不住閉上了眼,鼻息輕吐出一個深深的嘆息……

 

 

 

  後臺。

  在唐敏的指揮下,每個人各司其職,運作順利。

  社團表演被安插在開場與藝人的演出之間,目的是暖場或串場。

  予尋到達後台時,正巧有一群人回到後臺。幾乎不必多看,她就能從人聲和社服樣式就認出是熱舞社。

  她拉低帽緣,往江閔正身後退了幾步。

  察覺到予尋似乎在躲避那群人,江閔正並不意外。走在那群人裡最後面的男生正大光明地朝他們投來打量的目光,那雙眼眸相當平靜。

  過去一週,她幾乎都坐在位子上,發現她扭傷的同學並不多,坐在她後面的劉心銘是其中一個。不過,他當下也只有揶揄地說了一句:「能在家跌到扭傷,妳也挺厲害的。」反應相當冷淡。

  不知道,她還真沒這麼厲害,可以在家跌到扭傷。

  予尋低著頭,與那群人擦身而過,如同去年的迎新。

  只是這次她來到更加寬闊的舞台。

  隔著一面板子,樂團女主唱的歌聲近在咫尺,底下有數百名的觀眾,掌聲與尖叫聲不絕於耳。

  她深呼吸了一口氣,抬頭望了下身旁的男生,「謝謝你陪我任性這麼一次。」

  江閔正先是一愣,隨後勾起微笑,「這句話等表演成功再說吧。」

  聞言,她低下頭,笑而不語。

  轟雷般的掌聲響起,另一邊連接後臺的出口明顯可見一群人下場,是剛剛的樂團,那三人身後還跟著一群幫忙搬大鼓小鼓的班聯會成員。

  舞臺再度亮起,兩位男主持人的聲音接著傳來。這次舞會的主持人不再是學生,而是請外面有經驗的主持人。

  「聽說接下來的表演者,非常神秘啊。」

  「怎麼個神秘啊?」

  兩位主持人一問一答地介紹,隨著掌聲如潮水般響起,會場也再度陷入一片黑暗。兩人走入漆黑的舞臺,就和昨天預演的那樣。

  底下的眾人屏息以待著。

  倏地,輕快的樂聲從音響傳出,數道炫目的白光向外放射,逆光中,少女的身影猶如一道剪影,只剩黑色輪廓。

  另一個人影隨即從後方走了出來,他似乎穿著西裝,身影挺拔,還戴了一頂高帽。

  少年傾身,向她遞出一隻手,舉手投足都充滿紳士風度。

  少女轉向他,將自己的掌心交給他。

  少年牽起少女的手,周圍的光芒這時也開始產生變化,數道繽紛的光線圍繞他們打轉。

  兩人宛如在跳雙人舞蹈,身段有華爾滋的優美,但舞步卻染著音樂的輕盈,並沒有太多肢體上的接觸,沒有任何一種舞蹈能去概括。

  少女旋身,身上的斗篷外套隨著自轉輕盈揚起。隨著一次次轉身,她的眼光餘光也一次次掃過觀眾席,儘管一片幽暗,但從舞台上滾下的數道光芒,依舊將那人的身影打亮。

  僅僅一瞬,她已足夠看清。

  不同於四圍天藍色的運動外套或潔白的制服襯衫,那件筆挺的西裝外套在人群中格外醒目,那雙黑寶石般冰冷的眼眸,直直望著她──

  簡楚恩。

  她微愣,右腳忽然傳來一陣鮮明的疼痛,連帶使她的腳步往後踉蹌。

  不只是她,連臺下的觀眾都倒抽一口氣。

  她的身子向後傾倒,但並沒有跌入地板。江閔正立刻上前,一隻手拉住她的胳膊,另一手則將她攬腰抱住。

  舞台旁的巨大螢幕裡,少女頭頂上的寬邊帽順時掉落,一頭亞麻色的波浪捲髮垂落身後。她的右手腕被少年緊緊握住,左手攀上他的肩,畫面映照她半邊臉頰上熠熠生輝的金色面具。

  出乎意料地,底下爆出一陣熱烈的喝采!

  輕快的音樂持續流瀉,將眼下的情況襯托得更加突兀。

  兩人彼此注視,近得能清楚感受到對方急促的呼吸,若說這是他們目前為止最靠近的一刻也不為過。

  「他來了?」他湊近她的耳畔,低聲問。

  予尋微喘著氣,沒有回應,但臉上忽然揚起的那抹笑容已透露了她的答案。

  只是讓少年在意的,卻是眼下落地的帽子。猶豫該幫她撿起來,還是讓她就這麼繼續跳?

  察覺到了少年內心的忡然,她隨即取下他頭頂上的高帽,「帽子借我吧。」

  她吃吃笑道,「等等再把帽子換過來。」

  他了然地笑了,隨即在她的腰上施力,讓她能順著這股力量站直身子。

  搭配音樂的重拍,她輕快地轉一圈,將手中的高帽給自己戴上,如一段舞步,分毫不差,音樂停止。

  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動感的音樂。

  少年默默抓起落地帽子,將舞臺留給她。

  舞臺燈揮灑出溫暖而熱情的紅色光芒,現場的氣氛隨著少女的勁歌熱舞被炒熱了。少女沐浴在紅光中,身上的斗篷彷彿被染紅了般,鮮豔奪目。

  隨著音樂轉換,少女站直了身子。她的左手忽然變出了三張撲克牌,右手輕輕一蓋,三張撲克牌瞬即化成碎紙,悠然飄落。隨後她的右手再度變出三張撲克牌,再度重複相同的動作,又是一搓碎紙紛飛。

  緊接著,她掏出一條黑色絲巾,將之蓋在手上,眨眼的時間,絲巾就變成了一根黑白兩色的魔術棒。

  此時的舞台充斥著冰冷的藍色燈光,少女一手捏著帽緣,一手握著魔術棒,再度起舞,舞步雖然不比剛才動感,但搭配著魔術棒卻多了幾分創意和優雅。

  舞臺底下。

  男生遠望那道比印象中還要亮麗的身影。

  亮橘色的身影沐浴在光芒與眾人注目之中,如天上的一顆星星,耀眼奪目,是跟他身處在不同世界的人,隔著他一輩子也無法觸及的高度。

  所以──當看見少女一步步朝自己走來,他下意識地往退後了一步……

  

 

 

  _______________

 

 ღ∴°小雜言。°★

 

   為了避免大家誤會,要跟大家提醒本篇出現的樂團和歌詞都是不存在的喔!

  為何這次特別說明,是因為截至目前為止,《星黑戀影》收到最多的讀者疑問就是:「請問<月圓>這首歌真的存在嗎?」這一直讓我很意外,因為就劇情發展,不太可能直接放市面上的流行歌進來,沒想到會被讀者一問再問……可能大家太想親耳聽聽<月圓>這首歌吧。所以,如果有人想幫忙作曲,非常歡迎哈哈

 

 

 

 

  

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