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有段時間全校都在傳一段口交影片,聽說是那男的強迫自己女友幫自己做,還錄下來傳給別人。一開始是說那男的直接被退學了,但後來有人說只有停學一段時間,下學期改名字回學校……』

  『匡噹──』

  男生平靜的敘述聲,伴隨便當盒墜地的清脆聲響嘎然而止。

  她怎麼會忘呢,再怎麼說都是發生在君璇班上的事,就算對八卦流言再沒興趣,君璇也曾跟她提過。

  只是實在太久遠了,君璇也只提過那麼一次,說那男生在事發當下就轉學了,便認為那是和自己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事。

  回憶起國一,那是在她記憶裡如陽光般透亮的單純時光,一件聽來如此不堪的事件,理當不可能會被掛念。

  卻沒想到,多年後,與君璇有所交集的男孩,會是那起事件的男主角。

  夜風拂來。

  直視眼前那個被陰影籠罩的男生,他眼底的距離和冰冷,頓時都有了合理的解釋。

  簡楚恩將手機收回了口袋,忽然一把拉過她毫無防備的手臂。

  她吃驚地順著這股力道向前傾,瞪大的雙眼映出男生臉上一閃而過的笑容。

  他一手抓著她的臂膀,傾身湊近她的耳側,用著幾乎會被風吹散的低沉嗓音說:「妳知道……好奇心能夠殺死一隻貓。」她能嗅到他身上的氣味,夾雜著一股菸草味,極淡極淡,卻依舊存在。

  那隻手順著她的臂膀往上爬,穿過髮絲,然後撫上她驚愕的臉──

  一綹髮絲滑過他的指間。

  予尋猛然回神,身子向後退。若不是視線昏暗,她花容失色的模樣很可能會引來路人的側目。

  「妳不是全都知道了?」他玩味地看著她。

  她勉強扯出一個微笑,「如果你所謂的全都,是指從別人口中聽來的話。」  

  他的眼神微微一沉,笑容頓時從臉上褪去。

  見他背起書包,轉身就走,予尋這時也立馬拿起書包起身,跟在他後頭問:「你要回去了?」

  令她意外的,他停了下來,側身望向她。

  但落在她身上的那雙眼眸,卻如同半年前初次看到他時,那般冰冷無情,「妳知道,所謂的秘密啊,是要連自己都覺得不堪入目的東西。」

  「如果妳連拿都拿不出來,就別跟我談條件。」

  「你生氣了?」她苦笑問。每個人心裡都有不想被揭露的瘡疤,她怎麼會天真地以為對方能對自己敞開心胸?

  她搞砸了。

  輕嘆了一口氣,她順勢將手裡的書包背上,接著走到旁邊的垃圾桶,將手中的空盒空杯丟進去。但再度轉身時,卻發現簡楚恩並沒有轉彎走進捷運站,而是筆直往前。

  她望了一眼古味盎然的紅牆捷運站,猶豫幾秒,最終還是決定跟上去。

  「對不起,我剛剛不應該問你那種問題。」她沒有看向他,只是跟在身側,聲音流露明顯的愧疚,「因為我認為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才對,真正知道真相的人往往選擇沉默,所以我從不相信流言蜚語。」

  他沒有反應,依然在攤販眾多的街上筆直向前。也不知是男生的腳步加快,還是男生的步伐本來就大,她到最後得一步併兩步才跟得上他。

  直至經過一間廟宇時,他驀然停住。

  「既然妳無論如何都想知道我和她之間的事,那閉著眼睛跟我走吧。」他面無表情說,看不出到底是在生氣,還是已經不在意了。

  「為什麼要閉眼睛,直接看會怎麼樣嗎?」她困惑,雖然這裡平日的人潮不多,但周遭都是商店和攤販,閉眼走路難免遭人睥睨。

  「我只是問問,妳不想就算了。」冷冷拋下這句話後,他直接掉頭。

  眼見他這次似乎真的要回去了,她沒想那麼多,直接伸手拉住了他,「沒問題,我可以!」隨後閉上了眼。

  儘管看不見四周,她還是能感受到原本抓在手裡的那一隻手,此刻正回握住她的手腕。

  他牽著她往前,走了幾步後便向右轉,似乎是轉進了一條小巷,步伐絲毫不因她看不見而有所怠慢。她幾乎是被拉著走。

  隨著街上那些喧囂聲逐漸遠離,她的其中一腳突地踢到了硬物,睜眼一看,才發現腳下是石階!

  幸好,握著她的那隻手及時出力拉住她,她才穩住重心,沒與階梯親吻。

  「……謝謝。」她抬頭,向他尷尬地露出笑容。

  巷口洩進來的光線掉落在男生臉上,見他一臉冷然地與自己對視,予尋再度閉上眼,低頭乖乖跟著走。

  比起平地,石階走起來更加困難,好幾次她都忍不住睜眼才沒跌倒,然而巷子裡幾乎沒什麼燈光,就算偷偷睜眼,一時半霎也幾乎看清什麼,只能憑著感覺去習慣。

  她被他拉著一路往上爬,幾乎不見半點大街上的喧囂聲了,但他的步伐依舊沒有慢下來,從雙腳傳來的痠疼越來越鮮明,她的呼吸也開始急促起來。

  再度來到一個階梯的平台時,她感覺階梯有轉彎,她能感覺手腕被往右拉。

  她微喘著氣,順著這道指引快步跟上,但下一秒湧進內心的驚愕情緒卻讓她睜開了眼──

  儘管視線再昏暗,她還是能辨出腳下不再是向上的階梯。

  剛剛一路往上爬,毫無休息,她的雙腳早就無力反應了。她一腳踩空,懸在半空中的身體立時往下掉。

  然而,比這更令她愕然的是──

  他──

  驀然鬆開了手。

  男生站在她前方下兩格的階梯位置,若反應得快,理當是可以用雙手接住她往下跌的身體。

  可是,他卻只是個旁觀者,冷眼看著她往下墜,連假裝都不假裝。

  就像是墜入黑暗深淵,風吹過耳畔,她什麼都看不見,甚麼也抓不到。

  所有感知都如白駒過隙,唯一清晰的,只有伴隨疼痛一齊出現的清脆聲響。

  便當袋被重重摔入粗糙的地板。

  她的身體連撞了好幾個階梯,最後跌坐在下一塊平台。

  書包肩帶沿著肩膀無力垂下,一時半霎,她只用雙手撐起身體,撫平絮亂的呼吸。

  「站得起來嗎?」低沉的嗓音伴隨腳步聲傳來。

  眼角餘光中,她看到男生的一腳正落在她身側,也就是他正站在她旁邊。

  「你是故意的?」她低著頭,咬牙的聲音聽來既壓抑又冰冷。

  「我並沒有強迫妳,這是妳自己的選擇。」他蹲下身,傾身湊近她的耳畔,一股淡淡的菸草味沁入她的鼻息,「妳不是想知道我和段君璇有過甚麼事嗎?」

  「我只是讓妳親身體會。」

  這句話冰冷至極,她驀然轉頭,兩人的距離近得不能在近,她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和目光同樣冰冷。

  「這是甚麼意思……嘶……」她想起身,可是從腳踝傳來的疼痛讓她作罷。

  「扭傷了?」他盯著她伸手撫住的部位,笑容玩味,「這樣妳下禮拜還能上台表演嗎?」

  她緊抿著脣,沒有應聲。

  他輕輕一笑,伸手撫上她的臉頰,將她的臉轉向自己,「既然聽過我的傳聞,就應該知道我和不計其數的女生交往過,段君璇不過是毀在我手裡的其中一個。」

  幽暗中,她的眼睛依舊明亮,散發著凜冽的氣息。她幾乎是用仇視的表情在瞪視他。

  這讓他更加肆無忌憚地笑起來。

  「從來就不是我主動搭理妳們,我也沒有強迫妳們,我真好奇妳們是看上我的臉,還是我有錢,還是……」他沒有說完,但噴灑在她耳側的溫熱氣息卻越來越靠近。

  最後落進她耳裡的那句話,充斥了輕視與不屑──

  「妳們女生真的是既膚淺又虛偽。」

  她壓抑著身體的顫抖,卻無法屏住呼吸,貼著臉頰的那隻手開始往下滑,經過纖細的脖頸,來到她衣領下方的肌膚。她能感受到他的呼吸逐漸變得急促了。

  可是,一片死寂的對峙中,簡楚恩收回了手,一聲不響地站了起來。

  她的內心頓時像洩了氣的皮球,鬆了一口氣,但隨之而來的,卻是一抹自嘲而無力的笑容。

  一直以來她都是受到男生的幫助,從來不曾領悟過男生有多可怕。

  然而,比起女生那種連身心都要推入谷底的心機,讓妳連反擊的餘力都沒有,這樣的傷害終究太光明磊落了。何況,是她自找的。

  「下禮拜五……」她驀然出聲,目光飄向男生滯了一下的離去身影,「你會來吧?就當是要看我狼狽出糗的模樣。」

  對曾經墜落入過谷底的人而言,身體上的疼痛早就遠遠不及內心的痛楚了。

  更別說讓能毀了她。

 

 

  _______________

 

 ღ∴°小雜言。°★

 

  這次來聊聊角色吧,我想這部大概是我目前男角比例最多的一部了,就算不是最多,也一定是男生擔任要角最多的一部。

  連載至今一年(不知不覺一年了),大家可能會逐漸發現,這次的女主角和過去我寫過的女主角最大的不同,就是她有很多不討喜的一面,她會埋怨、會生氣、會胡思亂想,也比以往的女主角都要任性,卻也更符合人性。最初我甚至想過要不要乾脆用第一人稱來寫,但後來多方考量後,還是用以往的第三人稱。其中一個原因是第三人稱能更完整側寫檸檬的形象。

  目前連載到第六章,預計是連載十章,共一百回。按這樣一週一回的速度,預計明年寒假完結,但假如暑假時我小宇宙爆發,可能就提前了(這樣我今年的新年新希望就實現了)XD

  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