街道紛擾喧嚷,人車歸心似箭,熱鬧地為傍晚的城市抹上一層溫潤絢爛的光彩,但同時教人心更加寂寥。

  離開了那對不請自來的男女,簡楚恩在路上外帶了一個便當,便回到了住處。

  客廳一如既往地漆黑死寂,就算打開了燈,也只是讓這個整齊的空間更加令人窒息。

  他不用多久便解決掉便當,一點痕跡也沒在這客廳留下。

  回到房間後,他在電腦桌前坐下,等待開機的片刻,他瞥見書桌角落的筆電。默看數秒後,他拿起那台筆電,按下電源鍵。筆電型號有些過時,但外觀仍舊嶄新,看得出來不常使用。

  一進入臉書頁面,一個對話視窗便立即跳了出來。

  視窗裡只有一句話──

 

  『你是誰?』

  

  男生的目光焦距在那句問號隔壁的頭貼,照片裡,是個和自己年紀相仿的女生,她穿著天藍色的寬鬆學校外套,頂著一顆不染不燙的中長黑髮,就和今天來找他的女生相同的打扮。

  唯一的差別,是照片裡的女生沒有戴眼鏡,眼睛明亮如星,對著鏡頭不漏牙齒地笑著,給人清純可人的感覺。

 

  『你、你其實是認識我的,對吧?』

  『剛剛我還沒報出名字你就直接回說不認識,正代表了你其實早就知道我是誰了,才會那麼急於和我撇清關係。』

  『我曾經在放學時看見你和君璇合撐一把傘,君璇不是那種對誰都可以聊得開的女生,可是你卻能讓君璇感到自在,我想你和君璇有一定的交情,君璇一定有跟你說過我的事吧?』

 

  他將雙手放到鍵盤上,開始敲字,但最終還是長按倒退鍵數秒,留下了「已讀不回」。

  他靠著椅背,忍不住閉上眼。房內死寂,但回憶喧囂,思潮洶湧,一遍遍沖刷著淤積的片段聲息……

 

  『雖然予尋和我一樣看起來都是靜靜的,但她總是很清楚自己喜歡什麼,想到什麼就會去做。認識久了,會發現她的個性善解人意,但脾氣不太好,她給人的感覺並不強勢,但有時卻很執拗。』

  『可以說是和我很不一樣的人呢。』

 

  「是呢……」

  他的脣角勾起微笑,聲音淡如薄霧,瞬間就消散在死寂的空氣中,不留一點痕跡。

  

 

 

  隔天一早。

  予尋拖著疲憊的身子到公車站,遠遠就能看見江閔正倚靠柱子的身影。

  「妳蠻幸運的,今天公車來得比較晚。」江閔正看了眼手機上的公車APP,向她笑道。

  「太好了。」她勉強扯出一個笑容,差點以為自己要遲到了。

  「睡不好?」

  「嗯。」她不否認,何況她今天的眼袋如此明顯,要不注意到也難。

  「再兩個禮拜就是舞會了,要是這段時間要是感冒發燒就不好了,不要太累了。」他語帶關心,聲音聽來格外溫柔。

  「我會的。」她心虛地揚起微笑,他可能以為她是在家練舞練到太晚,卻不知她只是心煩。

  一如往昔,兩人上了公車後便沒在開口說話,早上尖峰時段的公車總令人感到沉悶。

  直到下了公車,步入學校,予尋才打破沉默:「對了,我問你,國中的時候你有沒有聽說過一個叫『簡楚恩』的男生?」

  「簡楚恩?」他反問,光眉頭皺起,實在看不出他是驚訝還是困惑。

  予尋不疑有他,只是點頭。

  「妳說的人該不會是以前十三班的那個?」

  「你認識?」這下換她感到困惑了,既然只說出名字就能知道是哪一班,是不是就代表認識?

  可是她看過她和簡楚恩的共同朋友,除了劉心銘和兩個國中同班同學,就再無其他人了。

  「不能說認識……」他的眼神頓變得有深沉,「妳國一時沒有聽說那件事嗎?」

  「甚麼事?」

  「當時那件事在學生間傳得沸沸揚揚,聽說還被刊登在了報紙上,學校差點就要他退學了,妳沒聽說嗎?」

  她立時陷入深思,但實在是時隔太久,她又不是會關心八卦的人,也不記得君璇有跟她說提過這類的事,最終誠實地搖了搖頭。

  「是打群架嗎?」她猜測。

  「打架被抓到頂多記過而已,比那更嚴重。」

  來到教學樓前最後一段靜謐的小路,江閔猶豫地開口,似乎是在選擇適當的詞彙,令予尋更加不解。

  匡噹──

  一語未完,江閔正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響嚇到了,隨後才注意到是予尋手中的便當袋墜落,咚一聲砸在地上,連帶使得不鏽鋼餐具也發出了清脆的聲響。

  看得出來她臉上雖然沒什麼表情,但心裡還是十分震驚。

  意識到聲響來自自己墜地的便當袋,予尋立馬回神,但第一個反應並非是撿起便當袋,而是笑問:「這是真的嗎,怎麼會有人……」

  「雖然這聽起來很扯,但我們班當時有人手機裡有那段影片,他還播給班上不少人看,我也有看,不過現在那影片應該已經找不到了。」語落,他幫忙撿起落地的便當袋。

  她這次也沒再追問,只是伸手接過他遞來的便當袋,尷尬地擠出一個笑容:「謝謝……」

  「不過妳怎麼會忽然好奇那男生的事?」

  「就最近有朋友提起他,有點好奇……」她心虛地笑笑,視線落向別處。

 

  『那男的國中時是完全不唸書的學生,當年也有很多負面的傳聞,而且還混過幫派,我勸妳最好不要和他扯上關係比較好。』

 

  她現在才了解到,也許劉心銘口中所指的危險,和她所認為的危險太不一樣。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