順著那隻手,她將視線往上移,一雙漆黑凜冽的雙眸登時落進她眼裡。

  劉心銘嘴上掛笑,但聲音卻冷得令人發顫:「你剛剛差一點就要犯下傷害罪了,而且證人還這麼多呢。」語畢,他隨即施加了力道,用力扭著那隻手,痛得青春痘臉男立刻哇哇叫。

  「你這個……」青春痘臉男揉著自己發疼的手腕,目露兇光,一副準備向他出拳的凶狠模樣。

  但簡楚恩這時卻忽然向前走,擋在了兩人之間:「如果現在有同校的人去通報教官就完了,你們快走吧。」

  四周聚集的人潮越來越多,大部分都是放學路過的職校學生,那三人也注意到事態不對,狠狠瞪了她和劉心銘一眼後,便悻悻然離開了。

  隨著那三人離開,駐足的人群這時也各自作鳥獸散。

  杵在原地的予尋這時也回過神來,向著忽然出現的人問:「你怎麼會在這?」

  「我剛剛就站在馬路對面,一見妳被剛剛那三個男生纏住,就立刻過馬路了,沒想到我還沒趕到,妳就先踢了中間的男生逃走了,我是一路追在你們後面的。」

  她也沒想到剛剛那幕會被他撞見,臉上頓時面露尷尬。

  「鐘聲一打完妳就揹著書包衝出教室了,還在想妳不會真的要來這裡找人吧,沒想到妳真的這麼有勇無謀。」他的目光頓時落向簡楚恩臉上,表情神色自若,「嗨,好久不見。」

  簡楚恩看著他,認真地打量了兩秒。

  「你誰啊?」

  但出口的話差點沒讓他跌倒。

  「我以前在補習班考試也幫過你幾次吧,你這忘恩負義的傢伙。」他的表情不知該哭還是該笑,隨後又瞪了在旁憋笑的女生一眼,「還有妳,不要偷笑。」

  「我真很好奇你們兩個是怎麼在臉書上成為好友的?」她很聽話地光明正大笑了出來。

  「剛創帳號的時候看到是認識的就加了啊,我臉書上有五百多個好友,不可能每個都很熟吧?」

  「是是……」她敷衍地點點頭,收斂了笑意。

  「啊,有印象……」簡楚恩恍然出聲,但語氣卻毫無高低起伏,「就是那個說自己數學很差,但常常考八十分的傢伙。」

  「感謝你想起來……」劉心銘無奈苦笑,好似對他這種不屑的反應習以為常了,反而是身旁女生驚疑的表情才真正令他感到無奈,「國中數學考八十分還好吧,妳國中考不到這分數嗎?」

  「也是……」她扯扯嘴角,點了下頭,想起國中跟高中的數學難度差距根本不能相提並論,劉心銘數學再差,國中也還是有一定的程度。

  「你們慢慢聊,我先走了。」被冷落的簡楚恩冷淡瞟了他們一眼,便徑自從他們身邊走過。

  「等──」予尋欲轉身追上去,但肩膀卻忽然被人從後面用力捏住,往後扯。她不但沒有往前,還踉蹌地退後了一步,直接跌進身後的人懷裡。

  「你幹嘛?」她憤然站起身,扭頭瞪視身後的劉心銘,這已經是她今天第二次被阻撓了。

  「妳沒看到他根本不想理妳嗎?」他一手捏著她的肩膀,一手抓著他的手腕,強硬地將她轉向自己,「而且妳剛剛差點就被人打傷了,妳還說妳不會讓自己陷入危險?」

  「這裡是大馬路,到處都是人,就算他們真的想做甚麼,頂多也只是打我一下,不可能真的對我做甚麼。」

  「那是在這裡,如果在其他地方沒有人可以救妳。」

  「我不需要別人來救我,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,不會讓自己陷入危險。」

  「可是剛剛──」他想再說些什麼,但一對上女生那雙異常平靜的眼眸,欲出的話語頓時卡在了喉嚨。

  她沒再掙扎,任憑他抓著自己的臂膀,抬頭直視他的目光平靜如水:「剛剛你跑過簡楚恩身邊時,沒注意到他的腳動了嗎,他也伸出了手打算阻止那男生,只是你出現了,如果你沒有出現,我想簡楚恩一定會救我。」

  「妳就這麼相信他?」

  「我相信的不是他,是君璇,既然是君璇曾經信任的人,就不是多壞的人。」

  「妳真的很固執。」他的語氣就如昨日坐在她面前那般,甚至更加無奈。

  「固執的是你吧,我都已經說得這麼明白了,不懂你為什麼還要阻止我,何況你也沒權利管我跟誰見面。」

  「明知做這件事可能會有危險,一般人都很難視而不見吧,再說妳不覺得我們在某方面很有緣嗎?」

  「有緣?」她困惑地看著他。

  「迎新會那天撿到妳的手錶,運動會那天被妳撞見和朋友吵架,這學期妳剛好抽到我前面的座位,我臉書上的好友裡正好有妳要找的簡楚恩……這麼多巧合,妳要我怎麼對妳視而不見?」他一件件細數,最後落下一句反詰。

  反觀予尋只是默然兩秒,隨後了然而笑:「沒想到你對緣分的定義是這樣……」

  「但就算如此,也只能說我們是比較熟的同學,你不該把珍貴的課後時間浪費在我身上,今天熱舞社應該有團練吧,不去練習他們不會生氣嗎?」

  她冷漠的態度讓他的眸子瞬間轉暗。

  他垂下臉眼,聲音飄渺,但已足夠能讓她聽清:「朋友……」

  落在她臂膀的力道逐漸加重,直到差點就會弄疼她的程度。他緊緊握著她,語氣冷然:「既然妳走不出去失去朋友的陰影,那我來當妳的新朋友,成為比妳那個朋友還要跟妳要好的朋友。」

  她微微一愣,最終笑了起來:「你在說什麼……」

  「六年。」他的眼神一凜,「妳們相處的時間也不過六年,可是我是活人,我有的是時間,十年、二十年甚至一輩子的朋友。」

  「你神智不清嗎,你又沒有理由……」她奮力甩開他的禁錮,向後退了幾步,但劉心銘卻再度抓起她的手,一把將她擁入懷裡,不容她逃走。

  她瞠大雙眼,順著這股力量,她的額頭硬生生撞入他的肩膀。欲想推開,但他胸膛起伏的呼吸,以及雙手隱隱的顫動,卻讓她的眸子暗了下來,不再掙扎了。

  他擁著她的雙手分外用力和壓抑,甚至隱隱顫動著。

 

  『你──』

  『是不是也曾經經歷了什麼?』

 

  她從不相信毫無理由的拯救,只相信無法視而不見的正義。

  打從第一次在演藝廳的後台看見這個男孩,他身上散發出的靜默氣息,便讓感覺他和自己是同一類人。

  畏光卻又眷戀著光。

  就算身處在光明美好的世界中心,也無法拋下過去曾瀕臨黑暗的自己,時不時透出一股淡漠的氣息,給人說不上的距離感。

  尖峰時段的忙碌車潮,周遭路人的側目眼光。

  四周紛擾吵雜,但她卻覺得一片靜默。

  良久,她只是輕輕吐了一句:「對不起……」

  早在剛剛冷靜下來時,她就已無心再去追簡楚恩了。

  她推開他的胸膛,拉遠兩人的距離,連視線都不願與他對上,只是逕自朝著與簡楚恩相反的方向離開。

  然而,擦身而過離開的瞬間,他卻清楚聽見,她口中溢出的冷然聲音──

  「……對我而言,君璇是任何人都無法取代的。」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