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

 

  下午五點。

  校門就像個打開的水閘,大量學生從裡頭湧出,特別是有教官站崗的此刻,每位學生的服裝儀容都分外整齊,放眼望去,大街兩旁清一色都是酒紅色的西裝外套。

  以至當一抹猶如天空般蔚藍的身影出現在校門外,不免會引來他人的注目。

  予尋穿著學校運動服,揹著黑色後背包,站在這間學校的門口對面。她的目光流連在那些放學的學生,就怕漏看了誰。

  她已事先打聽過,這間職校的高二學生都是五點放學,剛好這天她不用上第八節,可以在五點前搭車趕到這裡。

  隨著大批大批的學生不斷湧出,她的內心也越來越忐忑,不斷在腦海裡回想那個男生的樣貌,就怕眼睜睜讓他從眼前溜走。

  身在人群中特別醒目的高挑身材……

  明顯帶有顯性基因的微捲黑髮……

  以及一雙不帶半點感情的冰冷雙眸……

  他給她的印象如此強烈,是即便冬天遠去,也依然清晰如昨,她不會漏看,也不能漏看。

  她微瞇眼睛,一手握緊書包背帶,腳步不自覺往前,越過了馬路。

  她隨著人流往前走,腳步越來越急促,直到走出了街口,來到了大馬路上的騎樓──

  「簡楚恩──」

  她朝著眼前那群男生呼喊,胸口微微起伏,喘了幾口氣。

  這一聲清亮的呼喊也讓前方那群男生都停下了腳步,紛紛轉頭望向她。

  在此之前,她想過數種攀談的方式,但真正看到本人時,眼看他隨著人流越走越走,下意識的反應只想出聲叫住他。

  就怕他消失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唯獨她眼中所注視的那個男生,不但沒有回頭,還繼續往前走,彷彿沒有聽見。

  「楚恩,後面那女的在叫你耶。」直到其中一個男生叫住他,他才總算停下腳步,慢慢側過身,漠然地看著她。

  隨著那雙冷冽的眼神向自己掃過來時,她的腳步不禁滯了一下,但很快就定了心神,筆直向他走去。

  那些男生頓時也往旁邊退開,為她開一條路。

  她一路走到他面前,揚起一抹親暱的笑容:「你好,我想你應該認識我,我是……」

  「不認識。」

  他的聲音冰冷得足以將她的笑容結凍。

  「楚恩你也太冷漠了吧,人家都特地來找你了耶。」旁邊的男生們立刻笑出聲。

  那些譏笑聲也讓予尋回過神。

  她再度揚起了一抹笑,只是這次的笑容不再親切,而是深不可測:「那可能是我誤會了,我和你曾經讀過同一所國中,和你們班上的段君璇是朋友,我叫『李予尋』,因為有些事想問你,才來找你。」

  「請問你現在有時間嗎,或是我們可以約個時間?」

  「沒空,也不想。」他果斷拒絕,欲轉身離開。

  「不會花很久的,只要一小時就好,我只是有些事情想弄清楚。」她追上前,跟在他身側。

  但他卻忽然停下腳步,讓她也跟著停了下來。

  「我又不認識妳,幹麻花時間在妳身上?」他轉身面向她,看她的眼神充滿壓迫和不屑。

  但下一秒,他卻勾起了一抹笑,身子向前傾,附在她耳邊低聲笑道:「還是說,妳其實喜歡我?」

  感受到他聲音裡的戲謔,予尋只是屏息,不容自己驚慌。

  見她無動於衷,他的眸光轉暗,站直了身子,感到有些掃興:「交給你們了。」冷冷拋下一句,便轉身離開。

  予尋想再跟上去,但右手卻忽然被人用力拉了回來,差一點就因重心不穩而跌倒。

  「欸欸──要去哪?」抓著她的男生笑了起來,「楚恩都說不想理妳了。」

  她朝身後的人狠狠瞪了一眼,試圖甩開他,卻反而被抓得更緊,手腕傳來一陣清晰的疼痛。

  其他兩個男生頓時也向她走近,圍住了她。

  看著前方的簡楚恩越走越遠,身後抓著她的男生卻反而越靠越近,她只覺得內心有一把火在燒。

  「表情真恐怖。」他拉起她的手,「剛剛面對楚恩就那麼溫柔,真是雙面人。」

  「放開我。」她握緊拳頭,視線狠狠掃過周圍的兩個男生,最後落定在眼前滿臉青春痘的男生身上。

  男生瞟了一眼她運動服上繡著的校徽,笑道:「看妳的樣子應該蠻會念書的吧,放學不回家卻跑來這裡找男人,也太、嗚……」

  予尋默不吭聲地踢了一下他的下體,力道之大,夾帶著一股憤恨,讓男生立刻鬆開了她的手。

  這出乎意料的舉動也讓其他兩個男生一時都愣住了。

  她抓緊時機,立刻轉身跑走,就怕被他們再度抓住。

  「妳這個婊子……給我回來!」被擊中的青春痘臉男吃痛說,率先起步追她。

  她朝著簡楚恩離開拔腿狂奔,幸好她今天穿的是運動服,儘管體力和腳程都不及男生,但身在騎樓,途中有不少路人和障礙物,比起身後三個人高馬大的男生,身材嬌小的她更有地利之勢,一時半霎還不會被追上。

  而且簡楚恩並沒走多遠,不一會,她就在一家網咖前發現他的身影。

  予尋一路衝到他面前,擋住了他去路。

  看著從身後衝出來的女生呼吸急促,頭髮凌亂,眼鏡歪斜,全身散發著一股戾氣,不只是路人,就連簡楚恩也有些嚇到了。

  「你、你其實是認識我的,對吧?」她上氣不接下氣說,但語氣卻十分肯定,「剛剛我還沒報出名字你就直接回說不認識,正代表了你其實早就知道我是誰了,才會那麼急於和我撇清關係。」

  她的眼神凌厲,狠狠地瞪著他。

  「我曾經在放學時看見你和君璇合撐一把傘,君璇不是那種對誰都可以聊得開的女生,可是你卻能讓君璇感到自在,我想你和君璇有一定的交情,君璇一定有跟你說過我的事吧?」

  與時同時,身後那三個男生也追了上來。

  青春痘臉男生直接跑過來,一把扯過她的手臂。她試圖掙扎,但那人幾乎用要捏碎她骨頭的力道抓著她的手臂,痛得她忍不住悶哼。

  「妳剛剛居然敢踢我!」男生怒喝。

  她的視線雖被自己頭髮遮住了大半,但從自己身體被拉扯的角度,她很清楚即將會有拳頭落在自己身上。

  可是兩秒過去,除了烙在手臂上的力道逐漸減弱,什麼也沒發生。

  她倍感疑惑,卻也只是緩緩轉過頭……

  一隻手……

  一隻骨節分明的手,此時正隱隱顫動著,看得出來究竟得多用力,才能攔截那枚本來要在她臉上降落的拳頭。

  不只是她,連出拳的男生都瞪大了眼,對這隻手感到萬分驚愕。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