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別式那天,她照常到補習班上課。

  並非是父母不要她去那種場合,而是她,沒有勇氣面對君璇的母親。

  那次期末考,毫不意外,她考得奇差無比,每一科都退步十分以上,掉出排名之外。

  在電話裡得知她成績的補習班老師,當下的語氣非常錯愕:「妳這次是怎麼了,退步這麼多?」

  怎麼了呢?

  連她也無法說個明白。

  也許是沒能好好向君璇告別,之後的日子,直至下學期,她都處於恍惚的狀態,對於君璇的離開始終沒有真實感。總覺只要睡一覺起來,就會發現一切不過是場夢。

  一場惡夢。

  世界不會因少了一個人而有所改變,吵鬧聲依然故我,總在每次上課時與老師的講課聲對抗。

  班上舞弊的情形也沒有任何改善,一位平日完全沒在念書的男生,段考成績忽然突飛猛進,擠進前十名之列。儘管全班都心知肚明原因,但都選擇視而不見,集體意識在這種地方特別明顯。

  她埋首在書堆裡,一心只想畢業,好擺脫眼下這些令她厭惡的人事物。

  她的生活被補習班和考試填滿,無任何休閒娛樂。唯一的舒壓,是夜深人靜時,她會把考卷拿出來,然後一張張撕碎。

  也許是以前天真認為國三會用到,特地留下來的月考試題;又或是上個月寫完,全都弄懂的習題,每一張都是認真填寫,細心訂正,最終要成為圾垃的存在。

  時間宛如是陷在濃黑的泥沼裡,一絲陽光都透不進來,那樣地令人感到窒息。哪怕天上陽光越來越亮,氣溫一天天回暖,驪歌在閃閃發亮的初夏時節響起,她的世界依舊一片冰冷。

  六月。

  她不帶眷戀的從成明中學畢業。

  這一年,每間學校的PR值都創歷年新低,無數學生高分低就,要求二次分發,當年度即宣布停辦,北北基聯測成為台灣史上最短命的升學考試。

  也在這一年,臉書逐漸在學生間普及,各式社團相繼創立。還未開學,半數學生都已先在社團上互相自我介紹完畢,無名小站就此淡出青春舞台。

 

  「學妹,這本冊子妳回家可以看看,裡面有學校各個社團的介紹,也有今年聯合迎新的時間地點,如果有興趣可以參加喔!」

  學姊露出一張甜美的笑容,將一疊資料遞向她,「那這樣就可以了喔!」

  「謝謝。」望著那張清秀端莊的臉蛋,她靦腆接過,讓位給下一位前來報到的新生。

  穿堂貼滿了亮眼的紅榜。

  時值六月底,除了應屆畢業生,多數學生仍在校準備期末考。

  將一疊資料收進背包後,予尋不自覺向走廊望去。

  幾個學長正從教室裡出來,彼此有說有笑。他們身上散發的氣息和國中男生完全不一樣,有說不上來的成熟感,散發著更為耀眼的光芒。

  一想到之後也會穿上同款的制服,她的心情就覺得豁然開朗,好似長久以來的目標達成的感覺。

  光是開學第一天,每個人都專注聽講,勤做筆記的模樣,她就覺得內心陰霾許久的天空,出現了曙光。

  那是她國中三年來,從來不曾見過的上課光景。

  擺脫了龍蛇雜處的國中生活,她總算不必再忍受吵鬧的課堂和不公平的考試。

  可以度過不一樣的三年時光。

 

 

  與此同時,因臉書而再度連絡上的小學同學們,開了一場久違的同學會。

  大約二十個人聚在一家義式餐廳,分成男女兩桌互相暢聊小學的糗事,整間餐廳都是他們的笑聲。

  僅僅三年的時間,就能真切感受到彼此的改變,光是一句「以前你不是」就足夠讓人感到懷念。

  聚餐結束後,久未相聚的喜悅仍未褪去,一群人決定到夜市續攤。

  寬敞明亮的遊樂場,擺滿了夾娃娃機與遊戲機。

  不常到這種場所的予尋,始終站在人群外圍,靜靜笑看周圍的同學們。也在那個時候,她注意到段君辰也和她一樣,只是站在外圍,沒有參與遊戲。

  對上視線的那刻,兩人不約而同都收起了笑容。

  段君辰慢慢向她走來,與她站在同一側。

  「好久不見。」他以輕鬆的語氣說道,就和對其他久未見面的老同學那樣。

  這是自從上次收到訃聞,時隔好幾個月的再次交談。

  「好久不見……」她尷尬地擠出一抹笑,「聽說你考上附中?」

  見他點頭,她露出公式化的笑容:「恭喜。」因為以段君辰的實力,這是理所當然的。

  男生們反而還在損他怎麼不是上建中?

  「暑假的時候,我姊在整理房間,有找到妳們過去寫的信和卡片,她要我問問妳,想不想拿回去?」

  「信……」她陷入回憶裡,在她和君璇還未擁有手機的那個年紀,的確時常寫信,生日或聖誕節也會寫卡片送對方。

  「不用了。」她搖了搖頭。

  她都下定決心要重新開始了,實在不想再觸碰那些會令她傷心的事物。

  段君辰有些意外這個答案,愣了一下,才回應道:「那如果妳想拿回去,隨時可以來我們家拿。」

  「謝謝,我會的。」她露出疏遠的笑容。明明身處在如此歡樂的時刻,她的內心卻反而沉重起來。

  她忽然發現,她不該再和段君辰見面。

  一個是最要好的朋友,一個是最親近的手足,都是在那個時刻最有機會拯救她的人。

  他們就像是擁有相同痛楚的兩個人,只要再見到對方,過去種種就會被喚醒,再次撕裂傷口。

  同班兩年所說過的話,都比不上此刻來得多。

  「有段時間,我看了一本主角是雙胞胎的小說,忽然對雙胞胎很感興趣,當時就很好奇地問君璇,身為雙胞胎有沒有甚麼特別的事發生,像是心電感應那一類的?」她望著前方笑成一片的老同學,目光平靜。

  「她說唯一一件,是有天晚上你忽然問她:『妳現在是不是想吃蔥抓餅?』,她真的嚇了一跳,因為她明明沒有說出來,之前也從沒提到關於蔥抓餅,你卻能猜中,實在很神奇。」

  也是在看完小說以後,她才忽然意識到,她最好的朋友就是雙胞胎,只是平日忘了這一點。

  從眼角餘光,她發現段君辰正在低頭微笑。

  這也讓她的心底泛起了笑意。

  「還記得小學的時候,君璇曾跟我說過,你們晚上都會比賽洗澡,看誰洗得比較久,因為你們家有兩間浴室,可以同時洗澡,但往往都是她先出來,你都還沒出來。」

  「我當時真的覺得你們好搞笑,怎麼會比誰比較久,而不是比誰洗得快?」

  似乎是回憶又被喚醒,段君辰的嘴角再度失守,笑得更為明顯。

  「君璇說,雖然沒有心電感應這類的事發生,但比起跟同樣身為女生的姐姐,她感覺跟你比較親,很多事反而對你比較說得出口。」

  予尋頓時收起滿溢而出笑聲,「所以我覺得,儘管你們常常鬥嘴,但無論如何,她都不可能會討厭身為另外一半的你。」

  「因為你無論如何都是她最驕傲的弟弟。」

  這是她唯一能送他的告別禮。

  小學的那次美展,她只匆匆翻閱了那本手工書幾頁。雖然內容早已模糊,但在那個還天真懵懂,相信童話故事的年紀,是不可能會畫出以悲劇收尾的故事。

  中間再多的挫折,都是為了迎來最後圓滿的結局。

  段君辰當時一定也看到了結局,只是忘了。

  至少,從他此刻了然而笑的表情,她看得出來,他是記得的,只是需要有人將這件事告訴他。

  而她無疑是最合適的人選。

  她不需要從他身上找到某個人曾經的影子,就算他和君璇擁有再相似的臉孔,在她眼中都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。

  她需要的,只是一個切割過去的機會。

  就這點而言,段君辰無疑也是最適合的人選。

  「我覺得妳有哪裡變了。」段君辰露出打量她的目光,一手抵著下巴。

  「哪裡變了?」她試探性問。

  「變瘦了!」他抵住下巴的手,順勢比出了一個七,手勢像一把槍。

  這回答雖然有點煞風景,但予尋並不意外,因為這就是段君辰平常的模樣。

  況且,他答對了。

  整個暑假,她每天都會到公園慢跑,不碰任何甜食和高熱量的食物,保持良好的體態。

  生日時,姊姊也送了她幾樣保養品和化妝品,她開始會保養,以及學習如何化妝,同時也改戴了隱形眼鏡。

  Change──

  隱藏希望意思的單字。

  她在外在的改變,遠比內來得鮮明。

  也唯有如此,她才能夠在濃黑的泥沼中看見希望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