★本週一次更新三回,提醒從第38回開始閱讀喔!

 

 

 

 

  成明有學生在夜自習時跳樓的消息,在事發後不久,便在校園和補習班傳了開來。

  當時智慧型手機雖不普及,但光藉著手機簡訊,一傳十,十傳百,就已足夠在學生間傳遍了。

  關於跳樓的女學生,大家眾說紛紜。

  話題的熱度也在隔天新聞早報出來後,達到了最盛,一路蔓延到隔壁的永林中學。學校一大清早便召集各班導師,開了緊急會議。

  無導師監督的早自習,也給了學生們議論紛紛的時間。經過一個晚上,跳樓學生的班級和姓氏都已成了公開的事實,唯有跳樓動機仍無人能說得清。

  就算予尋再怎麼不掛心這件事,在聽見小道消息時,內心仍舊不可避免泛起漣漪,恐懼彷彿蟲子般爬滿了她的全身。

  身在九年十三班,又剛好姓「段」的女學生有多少個?

  會在這個時候忽然被叫去輔導處,是為了甚麼?

  從輔導老師口中得知段君璇就是跳樓事件的女主角,予尋只覺腦袋一片空白,老師問她任何問題,她都只是點頭搖頭,完全忘了臉可以做出表情。

  因為她真的什麼都不知道。

  她不斷搖頭……

  一次又一次……

  至始到終,輔導老師臉上的神情都很溫柔,沒有強求她一定要回答,也沒有追問,同時也不吝嗇回答她整起事件的過程,像是深知她現在的心理狀態,只是一再安撫著她,要她說出心裡的哀慟,靠近她內心最脆弱的部分。

  但她說不完……

  一輩子也說不完。

  懊悔就像排山倒海而來的悲傷巨浪,欲將她淹沒,一語未完,眼淚就像壞掉的水龍頭,止也止不住,根本無法再繼續開口說話。

  輔導老師將她擁入懷中,不斷溫柔安慰她,彷彿這才是她的目的,要她好好哭出來。

  那是她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掉淚。

  在這之前,她從未為任何一部電影或偶像劇流淚,遇到再委屈的事,都能當下忍住眼淚不出。

  她以為自己的哭點很高,但其實不然,只是小時候遇過的傷悲太少,能觸動淚腺的事物太少,還太過單純天真,不懂什麼叫作失去。

  生活在太過幸福的世界。

 

  離開輔導室後,她並沒有直接回教室。

  輔導老師說整起事件還在調查,所以她才會被叫到輔導處,希望藉由君璇周遭的同學和朋友,得知她跳樓的動機。

  她在校園裡找了一處隱密的地方發呆。身處在校地廣大的校園,最大的好處就是會有很多掩人耳目的地方,時常在中午找地方練舞的她,早就把各處隱密地點摸清了。

  她翹了兩節課,直到放學才回到教室。

  之後幾天,事件的討論度仍然不減。

  課堂上,許多科任老師們都勸諫大家要珍惜生命,並在最後不約而同道出「人生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」,不只一遍,彷彿真理。

  補習班則是流言四溢,每次下課總有人圍繞著幾位十三班的學生打探消息,對女主角有各種臆測,八卦意味濃厚。

  但最多的,莫過於是對女主角跳樓行為的不解,及對父母的同情。

  那些流言臆測,予尋一概聽而不聞,置身事外。

 

 

  「李予尋──外找!」

  聽見窗邊同學的呼喊,她抱著困惑的心情起身,不認為有誰會來找她?

  所以當那張明明許久未見,卻莫名熟悉的男性臉孔落進了視線,她的腳步明顯滯了一下,才又繼續往前。

  自小學畢業後,她和他的交集,就僅止於到君璇家拜訪時,會彼此客套打聲招呼而已。

  「找我什麼事嗎?」她仰起臉,衝著他笑。過去兩年,身為男孩子的段君辰,身高開始急速抽高,早已超過一百八,就算什麼都不做,光是站在走廊上就非常醒目。

  「告別式在下禮拜六,也許妳會想來送她一程。」段君辰向她遞出一張對摺的白紙,「地點和時間我都寫在這張紙上了。」

  她垂下臉眼,盯著那張紙數秒後才接過。

  以前打電話到君璇家,接電話的往往都是她的家人;到君璇家拜訪,偶爾也會和他們家的人一起吃午餐,所以除了段君辰,君璇全家其實都認識她。畢竟,她還是世上唯一一個,和這對雙胞胎都同班過的人。

  只是沒想到,這麼快就會收到訃聞。

  「謝謝。」她再度抬眼直視他,語氣鄭重。

  他微微頷首,臉上掛著虛弱的微笑。臉上的憔悴彷彿也在這一刻顯露,此刻的他已不見往日的風趣和自大,她能從他疲憊的眼裡,看見與自己相同的悲傷。

  「請問君璇自殺的原因,真的是壓力太大嗎?」她的聲音膽怯,但眼神卻很堅定。因為錯過了這次,她可能再也沒有機會問了。

  他沒有立即回答,但表情並不困擾,似乎是在思考如何解釋。

  最後,他低下頭,黯然地點了下頭,「嗯。」

  僅僅如此,她已紅了眼眶,感覺鼻子發酸。

  因為光從他眼裡滿溢的自責,她已看得明白。那些流言蜚語中多少句是真實的,她聽得出來,只是不願面對。

  「雖然現在還在調查我姊是怎麼拿到頂樓鑰匙的,但他殺的可能性非常低,所以目前認定是自殺。」他低啞著聲音說,就怕引來經過學生的側耳傾聽。

  「……對不起。」她緊緊捏著紙條,另一隻空著的手則握成拳。

  「如果我當時不要那麼生氣,成熟一點,也許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了……」她忍著眼淚,肩膀開始顫抖,「如果我能陪在她身邊就好了……」

  「真的很對不起……」

  段君辰依舊低著頭,嘴角泛起一絲苦澀的笑。

  他們之間的空氣沉悶而死寂。

  周遭的流言蜚語早就無法傳進他們的耳裡。

  君璇走上絕路的原因,他們也許永遠無法知曉,但他們心裡卻很清楚,無論原因為何,若非陷入極度的痛苦與絕望之中,是不可能會作出如此令人沉痛的決定。

  他們都是幫兇。

  犯下的罪行,哪怕用一輩子的時間,也無法償還。

 

 

  _______________

 

 ღ∴°小雜言。°★

 

  大家好!

  這次有小雜言,不是因為劇情告一段落,而是有其他事想寫(予尋的過去篇大概還需要再兩、三回才會結束,本想乾脆爆字,跟第四章一起結束,但這部必須嚴格控制字數)……

  這次主要是寫給舊雨,因為你們可能會覺得第38章的劇情有些熟悉,跟我過去某部短篇小說很相像,只是我在幾年前隱藏起來了,也希望大家不要特地去找出來看(因為我現在回頭去看,有種黑歷史的feel,不忍卒讀啊)。當年隱藏的原因,也是因為當中的劇情我想移植到這部新作。原因為何?看過的讀者可以猜猜,因為實在不方便透露,也怕劇透,在此先說聲抱歉

 

  那說完正事,接下來就是雜事了XD

  自從今年暑假之後,我學會了一個技能,就是「追劇」,包括動漫和偶像劇。

  也許用「技能」來形容有點浮誇,但我以前追劇是非常慢的,像之前的《來自星星的你》我花了兩個禮拜,平均每天看兩集,也覺得追劇非常浪費時間。

  但自從暑假,以朋友都不敢相信的速度,沒日沒夜追完一部600集以上的動畫,我就習得了這項技能,一天追完一季動漫,三天追完一部偶像劇,不過前提是那天沒事可做。

  而且我自己計算過,身為一個慢產型作者,追完一季12集動漫的時間,只足夠寫完一回小說。換句話說,我寫完一回小說,等於可以追完一季動畫,所以這次寫了三篇,足夠我追三季動畫(聽來真有點可怕)XD

  然後最近得知巴哈姆特動漫瘋有提供動畫免費觀看,而且還是正版授權,理所當然要支持一下,就追了兩部動畫《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名》和《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》。簡單一句心得,我推薦後面那部

  不過之後大概連睡覺都沒時間了,要墜入期末趕報告的地獄了

  雖然之後停更兩週,但還是會發表其他的文章,有空還是可以上來光顧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