★本週一次更新三回,提醒從第38回開始閱讀喔!

 

 

  國三生活在日復一日的考試中展開。

  數張進度表夾在資料夾裡,複習講義一本接一本買,考卷的數量以驚人的速度累積成箱。

  早上參加學校的暑輔,晚上到補習班上課。

  日子不再是筆直向前,而是在的倒數計時中度過。

  自那天起,她再也沒和君璇聯絡。另一邊,補習班重新分班,她和巧琦也分到不同班,沒再見面了。

  也在經歷了庸碌的暑假後,予尋終是抵不過用眼的頻率,眼鏡已成了必要裝備,須每天裝卸在臉上。

  但無論她審視自己幾次,或讓別人來評量自己,眼鏡在她臉上就是不搭調,厚重的鏡框彷彿遮住了眼睛的光彩,不再明亮有神,像佈上了一層灰。

  只是戰事當前,她不得不屈服。

  收進桌面上散落的原子筆,她從抽屜抽出一本藝術課本,隨之和小彭一起出了教室。

  身在能容納幾千人的校園,從班上走到科任教室,實在是一條不短的路程。一路上,小彭的話匣子沒停過,她左而進右耳出,思緒在偌大的校園裡神遊。

  「予尋,前面是不是妳朋友啊?」

  小彭的這句話將她的思緒拉回原處。

  她定睛一看,君璇正和一位女生向她們迎面走來。

  予尋沒有出聲回應小彭的問題,只是無視前方的人繼續往前。

  直至彼此拉開了一段距離,小彭忍不住出聲問:「妳們吵架了?」

  「差不多。」她的聲音冷漠,很驚訝自己的聲音竟能如此冰冷。

  「雖然我不知道妳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,但我覺得妳還是和她溝通比較好。」

  「可是做錯事的人是她。」予尋倏然轉頭看向她,臉上掛著一個不甚好看的笑容,「應該是她先跟我道歉吧?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小彭頓了一頓,似乎在思索該怎麼解釋。

  予尋則早已甩過頭,逕自向轉左。

  「予尋,我說真的,妳剛剛完全沒看她一眼,所以不知道她臉上的表情有多愧疚,她一定是太愧疚,所以不敢跟妳道歉。」小彭尾隨在她後頭說。

  「如果她真的在乎這段友情,我相信一句『對不起』並不難。」她停下腳步,視線再度放回小彭臉上,字字都壓抑著怒意。

  「但我覺得妳還是……」小彭欲言又止。

  不待她說完,予尋直接甩頭走掉,途中甚至加快了腳步,不希望小彭再跟過來。

  也許在旁人眼中太過意氣用事,但他們什麼都不了解,實在沒有資格告訴她怎樣做才是對的。

  「多管閒事。」

  她忍不住低聲碎念,前進的步伐絕情孤傲。

 

 

  她不是沒有想過要拉下臉和好,只是在等待,等待一句真心誠意的對不起。

  隨著氣溫一日低過一日,每日浸泡在孤獨酒水裡,寂寞總在夜深人靜時不斷發酵膨脹,也一再讓她想念起過去兩人有說有笑的美好時光。

  只是,當發現對方其實並沒有如自己所想的那般想念自己,內心萌生再多的「想念」也會瞬間灰飛煙滅。

  升上國三後的第一次,全班又被班導留下訓話了半小時。

  來到學校後門時,鐵門早已拉上,只留了旁邊的小門供人通行。

  細雨如霧。

  天空一片灰濛。

  台北的冬天總是伴隨著冷雨,濕冷的空氣令人心生厭倦。

  她握著一把傘,雙腳在鐵門前兩公尺處停了下來。

  透過鐵門的空隙,她能清楚看見一對男女經過眼前。

  男生的身材高挑清瘦,一頭微捲的棕色短髮相當惹眼。女生頂著一頭清湯掛麵的直髮,肩上掛著亮黃色的提袋,提袋之大,從側面看過去幾乎遮住了她的半身,但也因為那個提袋,讓予尋能一眼就認出她來。

  直至那對男女走過鐵門,她才再度邁開腳步,步伐不自覺加快。

  就像是在追隨那兩人的身影,一踏出校門,她的目光仍不由自主朝他們離去的方向望去。

  細長的傘柄間隔在兩人之間,男生撐著一把圖樣可愛的摺疊傘,半邊的肩膀都被雨水淋濕了;女生微揚起臉,似乎向男生說了些話,而後男生也轉頭回應了她。

  隨著他們的背影越來越遠,逐漸隱沒在雨霧中,佇立在原地的她,忽然覺得過去這段時間聚積的想念,都被眼前這場冷雨淋濕了。

  她頭一次嘗到,什麼叫作真正的「孤單寂寞覺得冷」。

  

 

  氣溫持續降低。

  年末的聖誕節和跨年夜,總能為清冷的冬日覆上一層溫暖的意象。

  只是那終究只是氣氛渲染的表像,節慶一過,冬日的蕭瑟便如河水乾枯後的石子,再度裸露在外,讓人更感慘淡。

  考生的生活也和這個萬物枯寂的季節一樣,單調而枯燥,日子在一個個大大小小的考試中度過,彷彿沒有盡頭。

  所以當有足以驚動全校的事件發生,立刻就如星火燎原般,造成一發不可收拾的議論,而補習班往往立刻就淪為八卦流言的聚集之地。

  不只學生議論,連補習班老師都想探知一二。

  最初得知這件事,並非是從電視新聞或是師長口中,而是在事發後不久,她在補習班無意間聽到同學和老師在討論。

  她當下雖感震驚,卻不放在心上,就算回家上網看見相關新聞也是如此。

  直到隔天早上,流言在校園裡傳得沸沸揚揚,光在走廊上就能聽見人談論,連班導都特地在課堂上向全班說明。

  得知越多的細節,她就越發不對勁,一股恐懼在她的心中滋生蔓延。

  特別是當收到通知單,要她即刻到輔導處報到,她總覺得這條路走起來特別心驚膽戰,像是把自己送進地獄的前奏。

  她懷著這般恐懼的心情,推開輔導處的門。許多大人在裡頭來回走動,最醒目的莫過於兩位身穿制服的員警,幾乎沒人注意到她走了進來。

  第一個注意到她的,是她的輔導老師。輔導老師掛著親和力十足的笑容,帶她進入一間小房間,將吵雜阻隔在門外。

  房間坪數不大,布置得十分溫馨,無論是桌上的面紙盒、筆筒,還是桌下的垃圾桶,都看得出來是特別挑選過的,花紋都是橘黃相間的格子,令人感到溫暖的色系。

  輔導老師和她坐在同一張沙發上,對面則坐著兩位笑容同樣親切,但她完全不認識的女人。對於與陌生人處在同個空間,她感到十分拘謹。

  「今天找妳來,只是有一些事想問問妳。」輔導老師似乎是察覺到了她的緊張,輕輕握住了她其中一隻手,聲音溫婉動聽。

  她下意識地點了下頭,迎視老師含笑的眼睛。

  直到多年後,這雙鑲嵌在精緻臉蛋上透水似的雙眸,以及這道柔美得令人醉心的嗓音,都仍會在她的腦海裡一再重複播放。

  提醒著她,她就是從這刻開始,陷入了永劫不復的懊悔之中──

 

  「予尋,妳和十三班的段君璇是好朋友對不對?」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