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沒想到今天會這麼冷,我應該要穿多一點的。」迎著撲面而來的呼呼冷風,予尋搓了搓手掌,想藉此摩擦生熱。

  「還好我今天穿了毛衣。」君璇喜孜孜說,露出一副不畏風寒的得意模樣。

  在圖書館唸了一整個下午的書後,兩人便在公園裡散步閒聊,一路來到公園內的一座露天舞台,舞台鄰著一座扇形的小山坡,山坡上鑲嵌著一塊塊大理石磚,供人坐下休憩。

  兩人挑了一塊表面看起來最乾淨的並肩而坐。

  夜幕初籠,月色尚未探頭,公園裡的路燈已一盞盞點亮,映得公園裡分外靜謐愜意。

  君璇望著眼前寧靜的景致問:「予尋,我問妳一個問題喔。」

  「甚麼問題?」予尋沒有看她,只是握著剛從便利商店買來的熱飲,想從溫熱的瓶身汲取一些溫暖。

  「如果時間能夠倒轉,妳最希望回到哪一段時光?」她轉頭望住她問。儘管夜幕的降臨讓萬物都刷上了一層陰影,色彩不再如白天那麼鮮豔強烈,但還是能從聲息辨出她的臉上是掛著笑容的。

  「妳是說像坐時光機那樣嗎?」

  「差不多,反正就是可以回到某一段時光,再重新度過一次,其他細節不重要。」君璇微笑著解釋,「反正也不可能真的回到過去。」

  「我想想……」她陷入沉思,君璇則很有耐心地等著她的答案。

  數秒後,她露出了一個難為的笑容,「不知道耶……因為我也才國中而已,沒有特別想要回到哪一段時光,我反而希望能趕快升上高中,這樣就可以盡情玩社團了,還可以談戀愛!」

  「可是我姊說高中會比現在還辛苦喔,段考要唸的量是現在的三倍,特別是英文難度大增,說高中生活根本不是電影裡演得那樣。」

  「真的嗎?」予尋的眼底裡流露出一絲失望,但很快又轉亮,燃起了一絲期待,「可是妳姊唸的是女校,我想男女合校應該不一樣吧,我打算考一間校風自由的學校,參加那間學校的熱舞社,度過一個精彩的高中生活!」

  「但我姊說分數越高的高中,校風越自由,所以就算想玩社團,也還是要好好念書啊!」

  「好像是耶……」予尋一手撐著下巴嘆氣道,「不過,妳姊真厲害,能夠考上了第一志願。」

  「如果她之後大學又考上台大,就真的是人生勝利組了……」君璇輕嘆了一聲,語氣聽起來十分氣餒,「妳知道她每次唸書一定都要把課本內容唸出來,害我常常都覺得有點吵,而且她無論如何都不願意丟掉課本,哪怕是國一時的課本已經泛黃長蟲了,她也都要留下了,我都不知道留著要幹嘛?」

  「可能是妳姊以後想當老師吧,所以把自己的課本都留下來了?」

  「也許是吧。」君璇聳聳肩,似乎對自己姊姊保留課本的原因不太感興趣。

  不久,見時間有些晚了,兩人便離開了小山坡。

  由於君璇家就在公園附近,予尋時常陪她走到她家樓下才離開,哪怕會因此增加自己回家的時間,也只希望彼此有更多的時間相處。

  然而,經年累月下來,總會有感到特別疲累的時候,會希望不是自己,而是君璇能陪她走一段路。

  只是那天,無論她怎麼暗示,甚至笑問:「不能陪我走到前面的蛋糕店就好嗎?」

  君璇最終還是搖了搖頭,表示自己想直接回家的心情。

  如此令人傷心的回答,也讓予尋連道別的力氣也沒有,直接掉頭離開。

  同時,這一天,也是兩人最後一次相約在圖書館唸書。

  國二那年,教育部取消了國高中至小學長年以來的溫書假,明訂段考當天不宜提早放學,所以以往段考當天,中午就能看見學生放學的景象已不復見。

  各校皆應教育部的新規,將過去半天的段考日改為整天。

  而這項新令帶給學生們最實質的衝擊,無非是段考當日少了一整個下午的時間慶祝,兩人自此也很少在段考當日相約去玩,而是各自回家休息。

  另一方面,理科的出現也加重了課業的難度,予尋除了每天放學都得跑補習班,就連假日也需到補習班溫書,於是兩人再也不曾到圖書館一起唸書。

 

 

 

  「妳這次期中數學考滿分!」

  一道高亢的驚嘆聲自身側傳來,聲量之清晰,特別又是在密閉的教室空間響起,立時吸引了前後兩排同學的側目。

  予尋被這聲突如其來的驚呼嚇到,轉頭向巧琦投以白眼,示意她要低調。

  但絲毫未察的巧琦,只是逕自抽起了她桌上的成績條,再度怪叫道:「妳理化也有九十四分!國文和社會也都九十以上,妳這次也考太好了吧?」

  感受到周遭側目的眼光似乎又多了一倍,予尋抽了抽嘴角,不予回應。

  「只是英文……」

  「我知道我英文很差。」冷冷句點完她後,她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抽回自己的成績條,然後默默地低下頭,假裝在預習講義內容。

  每次期中考結束,補習班老師都會發下這張小紙條,要大家填寫段考成績,再統一回收登記。

  拜丁巧琦課前的大呼小叫所賜,今晚的理化課她可說是在眾人景仰的眼光中度過。

  所以當一離開補習班,面對室外新鮮的空氣,她總算能坦然開口,不怕有人側耳傾聽,「妳知道妳剛剛唸我成績唸超大聲的,旁邊的人都聽見了!」

  「又沒差。」巧琦一臉不以為意的表情,「這又不是甚麼丟點的事,幹嘛不能說?」

  「那妳也別說得那麼招搖啊……」她乾笑,暗嘆自己怎麼忘了丁巧琦這人本來就一點也不在意旁人的眼光,一向是補習班的焦點。

  和這種人在一起,本就不該妄想自己能夠「低調」度日。

  「妳很奇怪耶,我這是幫妳提高人氣,這樣大家就會知道妳數理超厲害,就會想和妳當朋友了耶。」

  巧琦說得振振有詞,但換來的是予尋一臉的哭笑不得,「這裡是補習班耶,我又不是來交朋友的,我要人氣幹嘛?」

  「補習班也是需要人際關係的好不好,妳想想,如果有天妳在學校發現忘了帶課本,就可以跟補習班的同學借啊!」

  「我在學校又不是沒有其他班的好朋友,我才不會跟補習班的同學借好嗎?」至少,君璇就是一位可以借她課本的別班朋友。

  「齁,妳真的……」巧琦扶額搖了搖頭,擺出一副為人師表的模樣,語重心長說,「予尋,我跟妳說啊……」

  予尋自知是說不回去,也懶得辯論,只是打斷她問:「妳爸是不是快來了?」

  「對啊,等一下就到了吧。」巧琦的注意力被巧妙地轉移,轉而向她賠了個不是,「拍謝,謝謝妳陪我等哈哈。」

  此刻補習班的騎樓門口,無數學生魚貫而出,周圍也有不少前來接送的家長,負責維持秩序的老師始終站在門口,催促著學生趕快回家。

  記得,君璇曾笑稱她們補習班的人數,就算要開一間小學也沒有問題,這句話實在形容得十分貼切。若不是每班的放學時間都有錯開,補習班樓下一定每天都會被學生擠得水洩不通。

  「予尋,我們以後一起上同一間高中好不好?」巧琦語氣誠懇地問。

  予尋當下先是一愣,思索了下,才做出反應:「可是我不確定自己以後會不會上高中耶,也許我會直接申請進高職。」

  「高職,為什麼?」比起失落,巧琦臉上浮現更多的是疑惑。

  「妳不覺得升上國二後,我的成績進步很多嗎?我想說依這樣下去,可以直接申請免試入學,進入理想的高職,這樣就不用考基測了。」

  「蛤?」但巧琦臉上卻出現更多的不解,一副欲言又止,「雖然妳的英文是差了些,但不考高中……」

  「可是我未來想從事的工作跟唸書無關,我現在會這麼認真,只是不想讓父母唸我而已,怕他們會不讓我跳舞。」語畢,她又補充道,「唸書對我而言只是工具而已。」

  「可是這樣我們就不能同校了耶,我想和妳上同一間高中嘛!」巧琦忽然像個孩子嘟起嘴,拉起了她的胳膊。

  予尋表面上雖然一臉為難,但心裡並不厭惡她這樣幼稚的舉動。

  另一方面,則是心想就算決定上高中,巧琦也未必能跟她考上同所高中,所以直到巧琦的父親來接她,她都只是苦笑不語,沒有給予正面的答案。

   但不得不承認,巧琦說出那句話的誠懇聲音,宛如注入了未來的模樣,立時就在她的心裡烙下了一個溫暖的印象。

 

  『予尋,我們以後一起上同一間高中好不好?』

 

  彷彿有天真的能夠實現。

 

  然而,她當下之所以愣住,卻並非是問題來得太忽然,而是忽然意識到,這在朋友之間如此常見的約定,卻是絕不可能從君璇口中聽見的一句。

  特別是那兩個字──

  一起。

 

  君璇不會像巧琦那樣認為既然是朋友就甚麼都要一起做,也不會為了爭取多一點相處的時間而犧牲自己的時間,更不會說出將兩人的未來綁在一起的約定。

  儘管她們無話不談,知曉對方從小到大的所有事,並且非常信任彼此,但這般看似真心不怕火煉的友情,卻往往只有虛無飄渺的「永遠」,而沒有貼近現實的「一起」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